《漫游》导演祝新:回到最简单的东西里面去 | 文化经纬 | DW | 17.02.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漫游》导演祝新:回到最简单的东西里面去

在此次参与柏林电影节的众多华语电影中,95后导演祝新的长篇处女作《漫游》入围了以先锋著称的论坛单元,吸引了众人的目光。父母支持的两万块钱,让导演祝新实实在在体验了一把漫游在“奇迹”里的感觉。

Foto of director Zhu Xin, Movie Poster of Manyou Vanishing Days, (Midday Hill Films)

《漫游》导演祝新

德国之声:首先欢迎祝新导演来到柏林。之前在首映礼的时候,你有说到这部片子来柏林其实是一个"奇迹"。你这几天在"奇迹"中呆了这么多天,有什么特别的感想?

祝新:我觉得柏林电影节是一个特别尊重电影的一个平台,我感受到更多的是奇迹之内的大家的真诚和大家对电影的热爱。我觉得首映和后面的每场放映我都特别感动,因为我们的电影几乎每一场都是满场的,然后也有特别多的人说了对这个片子的喜爱,或者说一些很大的困惑,但是无论是怎么样的一个反馈,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大家都花了时间跟我们共同经历的94分钟,我觉得很美好。

德国之声:这几天全世界各地的非常优秀的电影在这上演,有没有去看一看别人家的作品?

祝新:我自己的话反正是我这两天几乎看了将近20本电影,然后我觉得很惊喜,因为柏林电影节特别多元,没有设限,所以无论对于《漫游》还是其他的作品来说,都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们在一起共鸣。

德国之声:《漫游》的中英文名字是如何诞生的?

祝新:这名字都是我取的。英文名是Vanishing Days,当拍完之后,我发现就是说片子里很多地方它其实就在杭州,很多都被拆掉。然后本身这个片子它也记录的是一个过去的已经不复存在的时间,在某种程度上,它也是我童年里消失的日子。

然后"漫游"其实是它最开始的时候小女孩在城市间的一次漫游,它看似是一个散步,同时也是和遥远的空间的一场对话。

Foto of director Zhu Xin, Movie Poster of Manyou Vanishing Days, (Midday Hill Films)

《漫游》的宣传海报

德国之声:片子中有普通话,有方言,整个电影的台词是如何设定的?

祝新:比方说我跟阿姨(剧中母亲彩琴扮演者)说你这里面有一场,就说你鱼盘子要转三圈,鱼骨头就不会卡在喉咙,然后刚开始阿姨就是说普通话,她可能觉得就特别别扭,然后我说你就回到你最真实的状态里面,把那个东西表达出来。我觉得其实台词的内容上面,很多时候我们是在共同交流中去完成。其实生活的经验,那些东西其实是很淳朴和真实的,我觉得不要小看我们在生活中的那些很简单很朴素的东西,所以这个台词和这个方言其实都是回到最简单的东西里面去。

德国之声:特别个人化的电影与大众口味会产生一些矛盾,立足于自己的家乡和童年记忆,有没有担心可能会导致很多观众无法理解?

祝新:因为我在拍的时候,其实连分享这个层面我都还没有想得那么具体,然后当时拍的时候就觉得说,因为我们大家所有人都是杭州人,我们觉得我们应该去尝试一个就拍我们自己的电影。然后就可能我去说服别人说,你们愿不愿意来拍我童年的感受这样一个的东西。也是自己出钱,我爸妈就支持我,给我2万块钱。所以我觉得最开始出发点其实是特别简单,就是说我想去做一个很自己的东西,现在它在两年之后就到柏林的时候,其实这是我们最开始没有想过。

我觉得其实某种程度上,我们从一开始到现在为止,我们都没有去思考过这个东西跟大众之间的一个距离,我们相信的是,我们只需要去遵循我们自己最真诚想要去做什么,因为这其实是一种沟通最好的方式。

德国之声:据说拍电影的时候刚好是在G20期间,那时候杭州管控比较严格,有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祝新:对,其实那个时候非常困难,我们基本上想拍的场景都拍不了,因为他都是说你是哪里人,你过来干嘛,然后我们就说我们是美院学生,他们会相对包容我们一点。我们其实大部分的场景最后都是选在没有人管的一些区域,其实这一部分区域反而就是更靠近我自己的生活经验里面,就是说它像是杭州的一个背面,它不是在G20的时候,那么很鲜亮的展现给大家那一面,那些东西它更属于我自己的童年记忆。

德国之声:此次柏林电影节所突出的主题是"个人的即政治的",你的电影中出现了红旗,假苹果,有没有一些隐喻在里面?

祝新:有。我是在杭州土生土长,但我父母一辈的是通过京杭大运河过来的,所以这条河的意义对我来说是很厚重的。然后我就小的时候看到运河上面有很多船只,然后每一艘运河的船不知道是什么规定,就是说它都会有一面五星红旗插在船尾。

然后里面你会看到除了红旗以外,还有乌龟、假苹果等,我认为这个电影里应该出现的部分,里面有很多它指向的是我对于生命的一些想法和作为一个现在20多岁的一个小孩子,在自己童年的时候,去怎么看待这个世界的。

德国之声:很多网友惊奇于你这么年轻就拍出了不俗的作品,都说未来可期,你自己对未来有什么样的期待?

祝新:因为其实漫游它是一个两年前甚至更久远的一个东西。正就在这两年时间内我就没有拍过新的东西,所以对我来说我现在是就很有很多东西肯定想要去执行,想要去实现的,所以下一个片子会跟漫游非常不一样,但因为是我自己导的,又会有一些共通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