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故1942》 想起1962 | 北京观察 | DW | 19.12.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北京观察

《温故1942》 想起1962

《温故1942》导演冯小刚直言:“中国电影全是垃圾、烂片,这是我们听到最多的。其实挺多人都准备了挺多挺好的剧本,但它就是出不来。”这部为通过审查而拍的影片,竟然唤起人们对1962年真实历史的回忆。

(德国之声中文网《温故1942年》的书和电影,把读者和观众带回到70年前的抗日战争中旱灾肆虐的河南,也令人回忆起50年前,1960年-1962年中国的大饥荒。温故知新,对比历史,1962年比1942年更为悲惨,3750万农民在"解放"了10年后,高举着走向共产主义天堂的人民公社旗帜,倒毙在人间地狱里。

Hungersnot China

研究显示,60年代的饥荒比图中的1942年更为严重

看电影《1942》,回忆的是1962

1942年的河南是真正的旱灾、天灾;1960-1962年的中国,基本是风调雨顺的正常年景,没有天灾,只有人祸;

1942年国民党县官没有多报粮食产量,只报灾情,由于军粮任务太重,农民没有口粮。1960-1962年河南、四川共产党的省委书记、县委书记吹牛、虚报高产,被征购太多,农民才没有口粮吃,活活饿死了。

1942年国民党允许逃荒,河南灾民可以逃到陕西、甘肃、四川区,还发点路费。1960-1962年河南、安徽省的市县委发文不准逃荒,怕影响社会主义形象,农民只能也只准在家饿死。

Frank Dikotter

《浩劫》作者(Frank Dikotter)

1942年河南出现了人吃人的惨剧,美国记者白修德照了相。1960-1962年中国也出现了人吃人的案例,冯客找到甘肃县民政局的官方记录,有"食尸"(挖死尸食)及"食人"(打死活人吃肉)的人名及处理结果。刘少奇向毛泽东说"人相食,我们要上书的。"2012年上了书,上了电影,但是毛刘名字没有特别点出来。

1942年国民党河南省政府主席李培基没有因不报灾情而升官。1962年河南省委书记吴芝圃、安徽省委书记曾希圣吹牛造成本省几百万人非正常死亡后,升任中共中央中南局和西南局书记,造成天府之国四川几百万人饿死的四川省委第一书记李井泉仍为西南局第一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官运亨通。

1942年蒋介石骂美国记者白修德如实报道河南灾荒是添乱。1960-1962年大饥荒中,毛泽东巧妙地掩盖灾情,欺骗了蒙克马利元帅、名记者韩素音等人,认为中国没有灾情,论骗术蒋不如毛。

1942年灾荒中宋美龄以白兰地招待外国记者。1960-1962年毛泽东知道饿死人的实情,下决心不吃猪肉。近年公布的毛泽东的食谱是,在大饥荒年代,他改吃海鲜,不吃肉了。……温故知新,更应思考制度上之腐败。

中国式沉默比幽默更悲哀

电影《1942》的作者刘震云的和导演冯小刚,他们很欣赏,也很震惊灾难中的中国人的幽默。电影里一个饥荒中的垂死者对着死者自满自足地笑了:"我比他们多活了三天,值了!" 刘震云、冯小刚为这种中国式的幽默而叹息。

生为河南人的刘震云,发现自己和好多中国人不知道1942年河南大旱饿死了300万人,相当于三座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死难者总人数。他大为震惊。更令人震惊的,是中国人感到生命不值钱,只能换几斗粮食。中国人把生死不当回事,晚死三天,就"值"了!这种幽默不是太悲哀了吗?

Yang Jisheng chinesischer Autor

《墓碑》作者杨继绳

但是,真正令人震惊的是中共政权下,中国人对更巨大死亡的沉默。 1942年河南旱灾死了300万人,可是1960-1962年的大饥荒中,仅仅河南一个专区--信阳地区就饿死了100万人!全中国非正常死亡3750万人(杨继绳《墓碑》)至4750万人(冯客《浩劫》)。对于这样古今中外罕见的大浩劫,中国人至今保持沉默。官方从来没有为几千万老百姓在正常年景中活活饿死而道歉、致哀、下半旗并追悼亡灵。新的皇帝也没有象历史上的皇帝那样发过"罪已诏"。最上面的官员保持沉默,史官们在官史里也保持沉默,至今未公布三年大饥荒中非正常死亡的总人数。《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羞羞答答地透露出有一年(1961年)人口减少1000万人,就成为"敢于突破"。怎么减少的?是打仗阵亡的还是活活饿死的?语焉不详。这是对浩劫变相隐瞒的一种沉默。除了极个别村庄为1960年-1962年饿死的乡亲立下墓碑以外,这些死难者的名字早已被人遗忘。

人们记得,1959年彭德怀为饥饿中的农民喊救命,很快被毛泽东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文革中又再次挨批斗,惨死于另一场浩劫中。知情人、当事人和后人,后人的后人都沉默了。

中国人以1962年到2012年的沉默,代替了1942年的幽默。这是中国的最大悲哀。

作者:姚监复

责编:石涛

作者简介:姚监复,1957年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曾任中国农机研究院工程师,原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国务院农村工作研究室研究员。哈佛大学燕京学社协作研究员。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