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精神污染”——漫话中共党史术语系列之十 | 评论分析 | DW | 21.10.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评论分析

“清除精神污染”——漫话中共党史术语系列之十

1983年3月14日,马克思逝世100周年。3月16日,以周扬署名的《关于马克思主义几个理论问题的探讨》在《人民日报》刊发,在知识界、思想界引起了极大反响。当然,也在中央高层引起了一场争论,甚至引发了一场在当年被称之“清除精神污染”的运动。

Bildergalerie Hu Yaobang mit Zhao Ziyang Archiv 1982

邓力群等人推动的“清除精神污染”运动在短短几天后就被胡耀邦、赵紫阳等人叫停

(德国之声中文网)1990年代中期,我作周扬与中国意识形态研究时,很想搞清楚是谁发明了"清除精神污染"这个词。

1999年5月12日,我采访曾任《人民日报》总编辑的秦川,第一个问题就是:谁发明了这个词。我们之间有这样的对话:

  • 秦:"清除精神污染"提法的首创者是邓力群。早在1983年6月4日,邓力群在中央党校的一个讲话中最早使用了这一概念,用以指责有关人道主义和异化问题的文章。
  • 徐:邓力群的讲话公开发表了吗?
  • 秦:这个我不记得了,反正当时我对这个印象很深,你可以查一查资料。

煌煌三大册的《邓力群文集》没有收录这篇文章,倒是《编创之友》(1984年第1期)摘录了这个讲话谈"清除精神污染"的内容:

  • 关于"马克思主义人道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异化"的错误文章和宣传,已经产生了很不好的影响,特别是在一部分青年学生中,消极影响是很大的。我们所有从事宣传工作的同志,都有责任采取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态度,认真分析各种错误思潮,努力清除精神污染,使我们的青年和其他社会成员逐步成为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守纪律的社会主义劳动者。

看来,秦川的记忆靠得住。倒是邓力群对"清除精神污染"这个词发明权有时候不认账,有时候又认账。这个故事很值得说说。

DW.COM

2006年初,《邓力群自述:十二个春秋》出版,有专章"反对精神污染的前前后后",内中说道:

  • (1984年)2月17日晚,胡耀邦在石家庄同中宣部新闻局局长钟沛璋谈话时说:小平同志说思想战线不能搞精神污染,这个命题是正确的,但做法有问题。有些省委书记就对此有意见,说清除精神污染从一开头做法就不对,报纸上铺天盖地。36号文件是我同意签发的。现在看来,清除精神污染这个提法不妥,像宗教也是一种精神污染,就不能说清除。接着,胡又说:唯心主义能够清除吗?个人主义能够清除吗?还是反对或抵制精神污染比较妥当。

    胡乔木看到胡耀邦这个谈话材料以后,给我写了一个条子,要我查一下"清除精神污染"这个提法的由来。我请人查的结果是:

    邓小平在十二届二中全会的讲话中,用的是"清理"。

    邓力群起草、胡乔木修改的中央1983年36号文件中央《通知》中无"清除"字样,有"清理"字样。

    1983年10月12日邓力群在十二届二中全会的发言、10月18日在宣传文教单位传达二中全会精神会议上的讲话,均没有"清除"的提法。

    1983年10月21-26日,中央召开党外人士座谈会。《人民日报》10月24日、25日、26日、28日陆续发表有关报道,题为《中共中央召开党外人士座谈会胡耀邦同志在会上讲话》。据报道,彭真同志、邓颖超同志讲话均有"清除精神污染"的提法。报道还说,"胡耀邦同志在讲话中充分肯定了许多党外同志在座谈会上就整党和清除精神污染两个方面提出中肯意见和建议"。胡耀邦讲话是在1O月26日。

    10月23日,王震在南京召开的中国科学社会主义学会成立大会和全国党校第四次科学社会主义教学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有"清除"的提法。25日《人民日报》发表了王震的这个讲话。

    11月1日邓力群在宣传文教单位领导干部会议上讲话中,有"清除"的提法。

    11月17日《中国青年报》发表评论员文章《污染须清除生活要美化》。这篇文章是按胡耀邦的意见写的,《人民日报》也转载了。

    12月12日,胡耀邦的讲话题目就是《清除精神污染》。在此前后,特别是以后,中央领导同志的讲话、谈话中,许多都有"清除精神污染"的字样。

    1984年2月20日胡乔木把我们查的结果,送胡耀邦、赵紫阳阅。他们都圈阅了。按理说,查清了,也圈阅了,这件事该结束了吧。可是,1984年3月18日胡耀邦在会见日中友好议员联盟访华团时的谈话中依然故我。胡耀邦说,反对精神污染是邓小平同志提出来的,主要是指思想战线上的问题,指我们的同志在宣传、广播和文艺工作中不能搞精神污染。但后来在宣传中走了样,出现了扩大化,提出要清除精神污染。现在我们已经不用这个提法了,而是提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

把这段回忆简化一下,可以理出个头绪:

  1. 时任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说,"清除精神污染这个提法不妥";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的胡乔木,要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书记处研究室主任、中宣部部长的邓力群查"清除精神污染"这个词的出处。胡总书记有话,胡书记紧跟。
  2. 邓力群"请人查",但并没有告诉这个请来的人,自己在1983年6月4日就发明了这个词;这个请来的人也没有查到邓力群的发明权。
  3. 不仅如此,来人查的结果是:邓力群用这个词很晚,在11月1日;胡耀邦和王震、彭真、邓颖超等党内老一辈用的倒早一些。且,邓力群用得少,就一次;别人用得多。
  4. 如此这般,邓力群就认为,"查清了","圈阅了",胡耀邦没必要再把这件事老挂在嘴边了。

难道邓力群忘记了自己拥有这个词的发明权?

1987年1月,关于胡耀邦的"生活会"召开。12日上午加13日上午,邓力群作了"三个半小时"的发言。这个发言也"一字不漏地抄录"在他的自述里。在说到"反对精神污染问题"时,他说:

  • "清除精神污染"这个用语,我一九八三年六月四日的一个讲话中用过。同年九月二十几日,我在一个会上,又说过"抵制和清除精神污染"这样的话,报纸发了消息。十二届二中全会后,耀邦同志和许多中央领导同志,都用过"清除精神污染"。我用得多,耀邦同志用的次数也不少。

看来,邓力群并没有忘。他不仅认账了,理直气壮地"澄清""事实";而且,坦言:这个词"我用的多"。

这个"我用的多"的背后,实际上也说出了一个事实:这场运动是邓力群主导的。后来被胡耀邦等人叫停。通常是说法是,这场运动搞了"二十八天"。

系列报道说明:

  • 无论何时代,中共的宣传语言都很接地气,随时皆可因地制宜地把通俗易懂的白话纳入文件,形成一系列政治术语。历经国共内战的散文大家王鼎钧就认为,国共较量,国败共胜,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国民党行"文言文",深奥难懂,政府文告难以贯彻到底层;而中共行"白话文",以"顺口溜"宣传政策理念,则深入人心。到2021年,中共将立党百年。中国当代史学者、资深媒体人徐庆全纵观百年历程,以"名词解释"方式解读中共党史政治术语。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