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堡与德国:他改变了我们的世界观 | 文化经纬 | DW | 11.03.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洪堡与德国:他改变了我们的世界观

亚历山大·冯·洪堡(Alexander von Humboldt)测量所有他所遇到的东西。虽然他的一些发现今天已然过时,但他的整体研究观却和我们今天对世界的看法颇相一致。

(德国之声中文网)洪堡之名代表了非凡。在时间长河中,高校、中小学、轮船纷纷以他命名。不过,他的名字也被人利用来销售所有可能的东西:从缝纫机到香烟,不一而足。

其实,洪堡并非一直受到尊敬。1859年去世后,他的声名曾一度骤降。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所有人、事,但凡与德国沾边,在西方世界统统受到嘲弄,洪堡之名也几乎全然消失于公众意识。

然而,在他诞生250年后的今天,洪堡又重享令名。新项目以他命名得以推介;有关他的新书无计其数;在柏林,取名为"洪堡论坛"的博物馆在修缮一新的城市宫开馆。

如今,这位普鲁士研究家、作家、冒险家和全才学者之所以依旧受人尊崇,也是由于他的跨专业研究方法。然而,正是这种研究方法却让他在世时大吃其苦。

洪堡辞世时,专业化和分门别类被视为科学的未来。只有对某研究领域的深邃理解方有望导致新认识,-这是当时的普遍看法,任何其它做法均被视为不专业。

今天,我们面对的问题恰正要求人们表现出跨专业性。倘若只研究个别过程,人们就无法理解地球暖化现象。相反,我们必须把所有生物体、一切地质现象、化学因素和人类的行为作为一个整体来考察。

受洪堡的影响,人类才学会了把地球理解为一个动态的、复杂的系统。"洪堡学"是一种科研方法,将精确数据、个人观察及整体自然观结合在一起。

Staatsbibliothek Berlin Tagebücher (Staatsbibliothek Berlin/Timothy Rooks )

洪堡日记手稿(柏林国立图书馆)

一种全球视角

除跨学科性外,洪堡还为后来的科学家们留下了其它重要的遗产:不要害怕新技术;运用图表,以能更好理解复杂题目;接受这样的观点,即所有知识都不完整;平等对待一切人。

洪堡也留下了十分具体的东西:学者们研究他的日记、所发表的文字以及他生前搜集的巨大数据库。不久前,科学家们就曾利用了他对厄瓜多尔钦博拉索(Chimborazo)火山的测量数据,以更好了解这个当年被视为地球最高实体的火山过去120年来的变化。

此外,他们还利用洪堡的植物地理图画,调查有多少生物多样性因气候变化和农业开发而消逝。调查结果显示,与洪堡所处时代相比,今天,钦博拉索火山的冰川线后退了450公尺,植物分布线则提高了500公尺。

这一跨学科项目当会让洪堡深受鼓舞。他历来主张分享科研成果;他乐于和其他科学家们合作;国界、国籍或语言在他眼里从来不是障碍;当年的他是一个全球网络的枢纽,经由这个枢纽,很多科学家在多年时间里遥相呼应、互通声气。

测绘大自然

然而,在他人得以享用到他的那些数据之前,洪堡本人则不辞艰辛劳作于那些信息大山之间。为能解释,哪些植物在哪里生长,他绘制了信息图。他也是经由等温线标志气候区的第一人。

他将自己成百上千页笔记"翻译"成易于他人理解的无数图表。和一些当时最出色的艺术家一起,洪堡创作出了用于解释自然现象的画图,使普通人一眼就能看懂。

不过,若干图表和绘画细致至极,其内涵的意义迄今都还未能完全破解。而另一些简单些的图表如今已成为科学界的经典之作。洪堡的若干图表甚至成为博物馆展品。几乎所有图示都采用垂直方式,即洪堡看世界的方式:从山脉的最高峰降至地下深处的矿床,- 当然还包括这两者之间的所有其它东西。

Alexander von Humboldt, Aime Bonpland, Ejido von Quito, Vue du Cajambe, Ecuador, Cayambe, 1801 (Botanisches Museum Berlin/Foto: Timothy Rooks)

测绘大自然:洪堡在厄瓜多尔

尊重所有人

洪堡也是一个颇具创意的制图家。他详细的南美、墨西哥地图增加了当地住民的自信。它精准的制图展示了具体的地区边界,它们不再能受到挑战,并为不久后便获得独立的那些国家提供了一种形态。直到今天,每一张南美地图上都能找到洪堡的影子。

洪堡从未忘记过他研究的那些国家的原住民。对奴隶制,他曾作过最严厉谴责:"它(奴隶制)无疑是鞭笞人类的所有恶行之最。"在他眼里,所有人一律平等。

洪堡表明,新世界的所有文明与欧洲、非洲或亚洲的文明处于同一水平。也因此,二百年来,洪堡在拉丁美洲始终受到景仰。

如今,洪堡也是对维权人士的一种激励。美国田纳西州范德堡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英语世界中的亚历山大·冯·洪堡"(Alexander von Humboldt in English)项目负责人库岑斯基(Vera Kutzinski)教授这样讲到洪堡:"他抗争奴隶制这样的社会不公,抗争墨西哥矿区的非人劳动条件。这与今天人口走私、剥削人的企业、大量无证移民在美国所面对的令人发指的工作条件这样的问题可资类比。"

学无止境

库钦斯基教授指出,洪堡的工作不是一个已然完结的项目,这一点对我们这个一切求快的时代而言,具有约束效应。洪堡虽始终竭力使自己的项目能体现当时的最新研究成果,但也一再指出自己所有出版物的暂时性质。

此外,洪堡也不羞于承认错误,或向同事提供主意。洪堡成了数代科学家的一块跳板,他们跟从了他,超越了他。达尔文便是其中一位。洪堡去世后数月,他发表了《物种起源》。

库钦斯基总结道:"他(洪堡)坚持说,认知永无完备,学习过程绝无终竟,由此,洪堡指出了消费信息数据同对事物的实际认识之间的截然差异。"

Humboldt Universität, Unter den Linden, Berlin, Hochschule (T. Rooks )

柏林洪堡大学

一种真正的启迪

新近出版了有关这位学者的一本书的道姆(Andreas W. Daum)认为,视洪堡为一个难以接近的天才,这种态度并无意义。他指出,只有把他从高台上请下来,人们才能认识他,"只有在我们不把他当作超人的半神而顶礼膜拜时,我们才能更多地认识我们自己、认识洪堡。当我们认识到洪堡是这个世界上的一个人时,我们就能认识到,我们活在一个所有一切都相互联系的世界上。"

即使没有英雄崇拜,人们也能承认,洪堡乃是一位绝对的世界公民,从不在意国界或族界。这名普鲁士人在4大洲留下足迹。他曾在巴黎居住数十年;他会说多种语言;他曾使用13种文字写作。洪堡辛勤工作,慷慨地让他人分享自己的研究成果、不惜解囊提携青年才俊。他不惧犯错,不耻于自我修正或完全修改自己的意见。

这位学者为他人争取权益。

洪堡表现出,如果坚定追寻自己的梦想、让生活充满内容,则一个人可有何种作为。

为他人挺身而出,把生命献给科学:在我们今天这个很多人在社交媒体上自我导演的世界,洪堡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形重要。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