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林视点:雾中的道路 | 评论分析 | DW | 20.09.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评论分析

泽林视点:雾中的道路

中国的投资计划“新丝绸之路”推出六年,仍不被西方信任。但专栏作家泽林(Frank Sieren)认为,参与该计划的国家从中受益。

China Zug der China Railway Express fährt nach Iran (picture-alliance/dpa/Imaginechina/T. Zhe)

途径伊朗的中欧列车

(德国之声中文网)6年前的9月,中国国家和党的领导人习近平宣布了"一带一路"倡议,也称为新丝绸之路,旨在更加将人民共和国与中亚、欧洲和非洲经济联系起来。从那时起,有许多文章以价值约1万亿美元的该投资项目为主题,其中大多数表达忧虑:参与国将变得负债累累,失去主权。在欧洲,中国的资金让各国分崩离析。在非洲,中国表现出新殖民主义。

中国的投资很有帮助

两个新的西方研究描绘出不同的画面:据泛欧洲研究网络"调查欧洲"--柏林"每日镜报"的记者也在其中,迄今没有证据证明新丝绸之路造成经济损失或极度依赖。相反,根据该研究对当地的调查总结,投资迄今为止对当地经济和劳动力市场产生了积极影响。许多被中国投资者部分或全部收购的公司今天比以前更好。

连德国工业联合会金属产业政策部门负责人卢茨(Rüdiger Luz)也表示:(中国)投资者"通常遵守法律和劳资协议"。总部位于慕尼黑的设备制造商克劳斯玛菲的负责人史蒂勒(Frank Stiehler)就中国化工集团公司收购该公司表示:"今天,我们的投资是盎格鲁-撒克逊金融投资者主导时期的两倍。"在国民经济的层面,北京也对稳定的环境感兴趣。因债务陷入危机的国家会危及新丝绸之路项目--特别是如果它们是重要的枢纽国家。

中国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实施了3000多个项目 - 从缅甸的石油管道到肯尼亚的铁路线。大笔信贷亏缺仅出现在斯里兰卡,但这主要是由于两个大项目的亏空。当时的总统拉贾帕克萨非要在他遥远的故乡汉班托塔实现这两个大项目不可。总体而言,中国在斯里兰卡只扮演次要角色。北京的债权只占该国外债的10%。

Titelblatt Studie Seidenstraße Bertelsmann Stiftung

贝塔斯曼基金会的相关研究

西方提供更多的钱

贝塔斯曼基金会委托杜伊斯堡-埃森大学知名专家进行的一项研究得出令人吃惊的结论,涉及到在丝绸之路沿线的许多国家,西方的投资比中国要明显更多。研究者将25个接收国来自中国的资金流量与来自欧洲发展援助基金、世界银行和经合组织国家的资金流量进行了比较。 2013年至2017年期间,来自西方的资金总额约为2900亿美元,而中国则来自约2850亿美元。然而,以相对经济实力来衡量,中国的参与度几乎是西方的四倍。

尽管如此,中国会在世界各地让西方无法立足的说法不会成立。特别是西方的资金,虽然分散,但比中国的资金流量更稳定。对于大多数受援国而言,考虑到经济规模和国家预算,西方资金比中国的重要得多。在研究的时间段内,中国只在五个国家是更重要的合作伙伴。

出资国缺乏协调

然而,这并非不重要,北京比西方国家更巧妙地获取了政治资本。西方国家相互协调存在很大问题。就这些投资而言,并不存在所谓的西方。而中国却是存在的。新丝绸之路作为一个整体项目得到了更好的传播和政治支持,例如通过大型会议,大约40位国家元首最近在北京受到了招待。而北京方面比西方更关心的是,伙伴国家的政客们也将中国的投资纳入他们成功史的叙事中。

Infografik Chinas Wirtschaftsinitiativen ZH

欧洲的另一个偏见也是不正确的:中国最想要的不是欧洲分裂,是那些使用新丝绸之路投资的国家政府自身想要摆脱布鲁塞尔的管束。例如匈牙利政府成功制造政治噪音,并受到媒体报道,虽然实际的投资比例是:2013年和2017年间,匈牙利从西方出资国获得约二十亿美元,而从中国获得资金远低于十亿。仅欧盟的资金就占到匈牙利国家预算的5.6%。尽管如此,布达佩斯始终站在前沿,阻止欧盟对中国达成统一的批评性立场。原因是:布达佩斯希望将来从北京获得更多的钱。受到新的世界大国的追捧,总是比与布鲁塞尔官员打交道更舒服、在选民中更有成效。

投资的目的是成为世界强国

两项研究都得出结论,中国正在利用投资作为巩固其世界大国地位的手段,并扩大人民币作为支付手段的范围,引入中国商业惯例,以及建立自己的技术标准。但其他国家也这么做。无论是中国,欧洲还是美国:谁出钱,都会制造出影响力。但是,西方和中国的价值当然不同。都是为了自己的价值观。对中国来说,稳定比民主多样性更重要。

Frank Sieren *PROVISORISCH* (picture-alliance/dpa/M. Tirl)

德国之声专栏作家泽林

新丝绸之路的最大问题仍然是缺乏透明度。例如,通常不清楚贷款的发放条件。北京想要就个案及单个国家作出决定,并且不认为双边协议的谈判与西方有什么关系。但是,北京必须清楚,在这种条件下,对西方国家和企业发出的邀请自然会受到质疑。

贝塔斯曼基金会的研究得出结论,中国的资金"显然是经济考量"占主导地位,来自西方出资国的资金则"具有明显的发展政策特征"。换句话说:中国投资的最终目的是赚钱。西方则提供帮助。关于这些西方投资的谈论较少也是因为他们没有捆绑在一个强大的品牌下。这令人惊讶,因为营销和品牌推广实际上是是来自西方的学科。

接收国的视角

我们在西方低估的是:虽然我们不由自主地将新丝绸之路与失去影响力的恐惧联系起来,但接收国的观点不同。对他们来说,新的丝绸之路意味着希望、找到与世界富裕中心的联系。在这方面,中国人能够更好地从新兴国家的视角来看,并将其用于自己的目的。中国的倡议实际上也只不过是双边贸易和发展协议的松散集合。

"西方应该比以往更多地展示自己的机构、技术、商业模式和价值观,作为中国产品的替代品",该研究的作者提议。"欧洲应努力在第三国制定标准,这些标准也将适用于中国的融资。"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一段时间以来,欧洲甚至没有就统一的中国政策达成一致。而欧洲和美国找到共同点比过去更加不可能。

这也就是说:西方的不统一与中国施加影响力关系不大。我们无法集中力量的原因首先在于我们自己。

 

本文作者20多年来生活在北京。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