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林视点:无透明性 | 专栏:泽林视点 | DW | 27.01.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泽林视点

泽林视点:无透明性

德国之声评论员Frank Sieren认为,在逮捕华为高管孟晚舟一事上,美国选择性应用法律;但北京逮捕在华加拿大人一事则使中国在世界上的形象受损更大。

Kanada China Prozess 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 (Reuters/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 of Dalian)

中国对涉贩毒案的加拿大公民谢伦伯格改判为死刑

(德国之声中文网)倘德国和中国发生冲突,会怎么样?哪位德国人会是第一个?眼下,在北京的德国人已想到这一问题。此前,中方逮捕两名加拿大人,明显是要对加拿大政府施压;而加拿大当局又是在美国的压力下逮捕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的。

孟后被允许保释,离开监狱,回家过软禁生活;前外交官、一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朝鲜事务顾问斯帕弗(Michael Spavor)则已在中国系狱数周。直到今天,公众都无法确知,这两人到底受到何种指控。北京官方称,他们涉入了"危害国家安全"活动。

法制作为政治工具

一月中旬,又有另一名加拿大人摊上事情:中国一法院判处谢伦伯格(Robert Schellenberg)死刑,罪名是毒品走私。谢伦伯格并非因毒品犯罪而在中国被判极刑的首位外国人,但围绕他的司法程序所发生的种种事情却殊不正常:2014年底,现年36岁的谢伦伯格因携带222公斤毒品甲基苯丙胺被捕。经长达两年半的法庭程序,他被判处15年监禁。去年12月,孟晚舟被捕后不久,谢伦伦伯格案突然重审,只经一次庭审,便改判死刑,-而且是在谢伦伯格律师所指出的并无新证据的情况下。由此,即使是对相关话题没有研究的人来说也清楚了:直到今天,中国的法制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一种政治工具。

毫无疑问:是美国先挑起冲突。逮捕华为创办人任正非的46岁女儿不只是在奥巴马阵营法学家们那里、而且在国际上也有争议。一个国家可以制定缺乏国际共识、但涉及他国主权的法律?然后,这个国家可以经由国际通缉令要求他国逮捕不遵守这一法律的外国人?说得刻薄些,这种做法好比是,华盛顿禁止在iPhone上听 ABBA乐队的歌,为此,iPhone购买人必须同意这一规定,而美司法当局则有权下令逮捕身在海外的不遵从这一禁令的人。

由于加拿大自愿充当了这一司法实践的实施者,对中国人来说,该国一夜间失去了西方最安全港的声誉。过去20年,很多中国人受惠于加拿大友好的资本法和相对开放的房地产市场。今天,在大城市里,说普通话或广东话的服务人员比比皆是。银行、建筑企业,甚至医院,都注意到了来自远东的顾主们。中国人已成为一个重要经济因素。如今,中国移民的第二代在温哥华毫无顾忌炫富,甚至自己办有一个取名为《公主我最大》(Ultra Rich Asian Girls)的真人秀节目。现在,加拿大毁掉了这一鲜亮图像。

加拿大商品在中国仍得宠

话说回来,在加拿大发生的事情同北京的所作所为还是有很大区别。对华为老板闺女的做法尽可以叫人愤怒,然而,它发生在一个法治透明的环境底下。而对中国的司法程序,则就不能这么说了。外交部那位女发言人再频繁要求"尊重法律和中国的司法主权",也于事无补。很多事情人们都可以讨论,比如,有关文化特性;比如,该给予中国更多时间去发展。但是,没有透明性,法治便不可能,-即使在中国也不行。这一点,现在就更明显了。

Frank Sieren *PROVISORISCH* (picture-alliance/dpa/M. Tirl)

本文作者泽林25年来生活在中国

在北京,或在中国其它城市,很多人并不认为这一点有多重要。至少,华为老板女儿被捕事件没重要到促使他们不再会购买加拿大产品。恰恰相反:加拿大Goose夹克是今年冬季最受吹捧的服装。去年12月底,加拿大Goose得以不受任何阻碍开张其北京旗舰店。开业3天后,仍有顾客不畏严寒,排队一小时以上,以便入得店中。而此种情形并非北京独有。即使是在香港,全年温度落至10度以下的并无几天,人们也在位于IFC购物中心的Goose店外排起长阵。在中国社交媒体或官方媒体上的抵制呼吁落空如斯。

在加拿大,也没听说有人抵制中国货。美国和中国不能随意以个别人为代价展开权斗这一要求,似乎并未引起大众的兴趣。这是那个新兴的世界强国和那个式微的世界一强之间权斗故事中最令人惊讶的一章。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