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林视点:夹在布鲁塞尔与北京之间的雅典 | 专栏:泽林视点 | DW | 13.07.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泽林视点

泽林视点:夹在布鲁塞尔与北京之间的雅典

对企业更友好的米佐塔基斯在希腊选举获胜让中国人感到高兴。但是本台专栏作者泽林认为,即使雅典需要中国作为合作伙伴,也不能完全忽视布鲁塞尔。

Griechenland Containerhafen Piräus (picture-alliance/Xinhua)

中国航运公司中远在雅典附近的比雷埃夫斯港享有经营权

(德国之声中文网)保守派政党新民主党赢得了希腊议会选举,这对中国来说是个好消息。 对企业更友好的米佐塔基斯(Kyriakos Mitsotakis)成为新一任政府首脑。 他说:"现在我们要卷起袖子大干一场!"  米佐塔基斯的目标是让经济增长率翻番、减少官僚主义、降低税收、促进私有化进程以及争取更多的外国投资 --尤其是来自中国的投资。

在2008年至2014年期间,希腊损失了近三分之一的国内生产总值,使得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高达170% ,在欧元区高高位居榜首。自2010年以来,已有50万人离开希腊。其中超过90%的移民是大学毕业生。希腊依然还有数十亿美元的债务缠身,偿还期需要数十年。目前1.9%的经济增长率对该国居民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安慰。雅典依然依赖于类似中国这样的强大投资商。

希腊激进左翼联盟政府虽然因选举失败而下台,但恰恰是在该政府执政期间,北京与雅典达成协议,使希腊成为参加中国新丝绸之路的第一个工业国家。今年4月,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总理领导下的希腊政府签署了中国旨在与中欧,东欧和东南欧国家扩大投资关系的"16+1"倡议。

Frank Sieren *PROVISORISCH* (picture-alliance/dpa/M. Tirl)

专栏作者泽林

2004年至2009年希腊新民主党执政期间,就重点实行对华友好的外交政策。这尤其适合于双方在比雷埃夫斯港的合作。该港口已成为北京新丝绸之路的重点项目。当任何欧洲人都对希腊不感兴趣时,中国人却在那里大规模投资。他们对希腊的信心和信任现在得到了回报:在十年的时间里,中国航运巨头中远集团已经让这个昔日萧条的集装箱码头成为增长速度最快的地中海港口。

现在该港口已经成为中国通往欧洲的门户。来自亚洲的集装箱货轮通过埃及的苏伊士运河之后,希腊的这个港口便成为它们停泊的第一个深海集装箱码头。这些来自亚洲的集装箱船在这里卸下货物后,再用较小的货轮运输到其他地中海码头。此外,中国也在积极推动扩建穿越中欧的铁路项目。

自2016年以来,中远持有了比雷埃夫斯港的大部分控股权,并且也为发展客运做了很多规划。例如为促进旅游业的发展,计划建造一个新的邮轮码头,一个8500吨的Syncrolift升船机以及在港口区域建造四个豪华酒店,两个公园和一个购物中心。这是一项前景不错的项目,特别是在中国中产阶级的旅行愿望不断增强的情况下,他们可以从这里开始其希腊岛屿之行。

结束齐普拉斯的设障

然而,米佐塔基斯的前任政府却开始对中国政府的计划设置障碍。 3月初,希腊国家港口规划和发展委员会拒绝了中方对港口进行扩建的计划。市政府除了列出港口具有"考古价值"的理由之外,还认为庞大的"高端"购物中心和新酒店会抢占旅游行业的风头,将当地的中小企业排挤出局。此外,昂贵的租金和和日常港口工作自动化程度的提高将给当地商家造成不利。齐普拉斯总理从2008年开始就在抵制港口的私有化项目。他认为中远将会把比雷埃夫斯变成一个"痛苦的港口",一个希腊的悲剧。

China griechischer Premierminister Alexis Tsipras & Xi Jinping (Reuters/N. Han Guan)

2016年7月希腊总理齐普拉斯与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举行会谈

现在,米佐塔基斯将尝试为中国人重新清除障碍。他希望籍此向北京表明,中国可以将希腊视为欧洲稳定的合作伙伴。中国人已经参与了希腊电网的建设以及对雅典老Elliniko机场的扩建。然而,希腊也因由此产生的高额借贷首先要在布鲁塞尔承担责任。

布鲁塞尔指责北京通过"17 + 1"峰会等倡议破坏统一的欧盟。为此欧盟宣布了一项针对欧洲中国投资商的更严厉法规。如果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成为欧盟委员会主席,该法规更会进一步实施。因为作为联邦国防部长的冯·德莱恩就将中国视为对"安全政策的一个挑战"。她对新丝绸之路持批评性意见,认为中国尤其是通过发放贷款让世界各国对其产生依赖,从而扩大其强权。 她强调指出:"作为欧洲人,我们必须在中国面前进一步界定和维护我们的利益。"

让布鲁塞尔和北京都满意

如此一来,希腊要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并非容易。推翻2017年夏季与欧盟一起就中国的人权状况发表的联合声明,重新回归到北京的影响之下,对希腊来说不是不可能。不过,自2008年希腊因债务危机面临布鲁塞尔的压力之后,才使得中国的许多交易成为可能,这也是事实。当年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都强迫希腊启动私有化进程。

令人不解的是,欧洲人即不想投资比雷埃夫斯港,也不想投资起始于比雷埃夫斯的铁路线。此外,汉堡,不来梅港或鹿特丹港口的运营商对运抵欧洲的货物已经在希腊进行了转运,并且不再需要绕过伊比利亚半岛这一事实毫不关心。当北京介入这一项目时,只有布鲁塞尔进行了指责,认为这不是人们想象中的私有化方式。

米佐塔基斯被认为是更亲商的中间派。对他来说,要在维护希腊利益以及让中国和欧盟都满意之间开辟一条中间道路,无疑是其任期的一个巨大挑战。

 

德国之声专栏作者泽林(Frank Sieren)在北京生活了二十多年。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