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林视点:垃圾财富之终结 | 专栏:泽林视点 | DW | 02.11.2017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泽林视点

泽林视点:垃圾财富之终结

多年里,工业发达国把垃圾出口给中国。然而,现在,这要成为历史了。德国之声专栏作者泽林指出,中国已经太富,不再依赖我们的垃圾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对中国的摇滚乐手而言,我们的垃圾是福。直到90年代,滚石乐队或U2乐手的唱片在中国几乎无法弄到。尽管如此,它们依旧找到了进入中国的通道--作为我们的塑料垃圾的一部分。这些垃圾装入巨型集装箱内,运往中国作回收。乐迷们在唱片公司清出来的那些激光唱片和磁带堆里翻找,然后,将那些通常丝毫未损的原货在地下唱片铺里销售一空,中国的第一代摇滚乐手们可把它们当作了宝贝。

然而,这样的日子早就过去了。今天,欣赏西方音乐的第一渠道是互联网。而本身亦越来越富有的中国也不愿再接受我们的富裕生活垃圾了。本来,不仅是摇滚亚文化,即如中国的经济奇迹也在很大程度上建立在垃圾之上。

全球一半垃圾运往中国

从90年代初起,中国成了全球头号垃圾进口国。中国收购我们的垃圾,以从中搜集铜、铁、纸或塑料,与回收相比,生产它们可要复杂、昂贵得多。例如,回收钢所需的能源要比从铁矿冶炼成钢减少60%。

还有,中国长期只能生产低质原材料 ,不适合回收。于是,这一双赢局面多年里发展成一个全球性巨额生意。直到最近,全球50%以上的垃圾前往中国,在那里作回收加工,部分以商品形式回流工业国家。仅去年一年,中国就进口了730万吨塑料垃圾,价值37亿美元。

然而,这一切现在要划上句号了。今夏,中国通知世贸组织说,截至今年年底,将禁止进口24种垃圾。其中包括金属和电子垃圾、涤纶树脂、聚氯乙烯、聚乙烯等塑料、炉渣、毛和棉花余料、合成纸以及来自钢生产过程的熔渣,等等。当局将它们贬称为"洋垃圾",指出,它们在总体上对中国的环境造成负面影响。

本国垃圾量增加

这是对的,但问题决不仅限于那的确常不做任何防毒处理便运至中国的垃圾。中国很多回收处理装置掌握在私人手里。而恰恰是那些微型、小型企业过去不那么严格遵守环保要求。2016年公演的纪录片"塑料中国"生动地介绍了这一情况。

然而,不仅是我们的垃圾毒害了中国人的生活环境;这个越来越乐于消费的国家同时也在同自己的垃圾作斗争。眼下,中国每天产生52万吨以上垃圾,其中大多数是烧掉的。未来,北京一方面计划使用更利于环保的燃烧装置,另一方面致力于强化回收利用国内生产的物品及原料。

在走到这一步之前,先要采取名字响亮的"绿篱行动"和"国门利剑"等措施,改善对来自境外垃圾进口的监控,并能在集装箱内就检测出有害物质。再下一步是更具持续性的环保政策。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在新近召开的十九大上向民众做了相关许诺。

垃圾现送往何处?

尚不清楚的是,中国政府会如何严厉实施垃圾进口禁令。不过,有一点已无庸置疑:中国这一可以理解的决定将给工业发达诸国带来严重后果。它们不仅将被迫更好地分拣本国垃圾,而且早晚会面对这一两难境地:如何处理自己的富裕垃圾。

很多垃圾出口国只有极不充足的基础设施,用于回收利用整个废旧物品和垃圾。尤其是消费天堂美国,几乎没有回收经济,将垃圾装船运往中国的成本甚至低于国内从甲地运往乙地的费用。不过,尤其对欧洲而言,金属、纸张和塑料的贸易亦为一种经济因素。迄今,欧洲同样让中国人替自己的垃圾付款。

在2016年运往中国的总共730万吨塑料垃圾中,就有160万吨来自欧盟国家。中国垃圾工业担心巨额损失。禁令也会导致就业机会的减少。但是,北京希望,未来有更多的中国人在服务业工作。

Frank Sieren *PROVISORISCH* (picture-alliance/dpa/M. Tirl)

 本文作者20多年来在北京生活

来日无多的肮脏游戏

目前,西方尚无计划,不知如何应对这一禁令。西方人可谓措手不及。扩大自己的堆放能力和回收利用能力、或者早该实现的减少商品生产过程中的垃圾,都是可能的选项。

诚然,更可能的是,未来印度、孟加拉国或越南等其它亚洲国家会替代中国,提供垃圾堆集场服务。但是,这也将只是一种暂时的肮脏游戏。在垃圾问题上,作为消费社会的中国如今已然自顾不暇,西方人"眼不见,心不烦"的那种态度无论如何已经难以为继了。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