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林视点:众矢之的 | 专栏:泽林视点 | DW | 08.02.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泽林视点

泽林视点:众矢之的

德国之声专栏作者泽林认为,华为事件的教训是完全清楚的:世界亟需一个独立于国家利益、创造透明度的国际电讯机构。

(德国之声中文网)越来越明显,有关华为的争执是围绕正在没落的世界大国美国与正在崛起的世界大国中国之间的防卫战。单单时间点就很说明问题:先是华为首席财务官、创始人之女孟晚舟12月初在美国的压力下在加拿大被拘--同一天,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阿根廷G20峰会期间就贸易冲突举行会谈。1月29日,即中国副总理刘鹤率代表团前往华盛顿继续谈判、并且如同特朗普的一位雇员一般不得不在椭圆形办公室办公桌前坐下的那一天,美国司法部对整个华为企业提出起诉。指责的清单很长:违反制裁伊朗禁令、财务诈骗、窃取商业机密、妨碍司法。

此外,华盛顿对其盟国施加压力,要他们远离华为,称这家中国企业可能会在技术中置入用于间谍活动的后门。华盛顿的成功与否迄今在各国情况不同:澳大利亚已经禁止了这家网络设备制造商参与5G基础设施建设。新西兰将某些领域排除在外。日本政府不再购买中国技术,私有日本电信企业则尚未作出决定。英国让华为进行改善。波兰、挪威、德国和法国讨论是否让步于美国的压力。在波兰的例子上,据《纽约时报》报道,华盛顿以在该国设立长期美军基地"特朗普营"作为诱饵。

用政治压力削弱一个竞争者

在世界所有其它的国家,华为不受限制。大多数政府看透了这件事:在缺乏强有力证据的同时,特朗普的对抗路线显示,华盛顿想用政治压力削弱最强大的中国竞争者,以帮助本国的工业。

华为比任何一个家企业都更能反映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科技强国的雄心。这家电信企业是国际上最成功的中国企业。它是网络技术的全球市场领先者。

Ren Zhengfei, Präsident Huawei (Getty Images/AFP/F. Coffrini)

任正非:我爱我的国家

深圳这家企业为世界范围内50家领先的电话供应商中的45家提供设备。它比西方竞争者价格低廉,在西方专业人士中也被视为在5G技术上遥遥领先。去年,该企业的营业额达1000亿美元,是美国市场翘楚思科的两倍。这家中国企业很早对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新趋势进行了投资,也相应有很多专利。在智能手机的销售方面,华为也赶上了苹果--仅用了七年。

华为在这一过程中以任何一种形式采取了犯罪性质的行动?这种说法迄今并未得到证明。华为比其本土竞争对手中兴更容易处在普遍嫌疑之下,因为这家民营企业没有上市,所以不需要披露更多的业务信息。此外,华为的创始人任正非曾是人民解放军的工程师,与他那一代几乎所有经理人一样,是共产党员。而且中国的规定是:根据2017年夏天生效的新网络安全法,中国企业有义务在特定情况下将在外国获得的信息转交给国家部门。特定情况有哪些,基本上没有明确列出。

毫无疑问:在中国,民营企业与国家的关系与美国是不同的。尽管如此,过去几乎从未接受采访的华为老板任正非月初时还是把话说到点子上:"我仍爱我的国家。我支持中国共产党。但我永远不会做任何伤害其它国家的事情。"应当相信任说的这句话。倘若事实证明与此相反,那么这句话将让他声名扫地。而在此之前,单单一项指控还远不能证明被告有罪。

斯诺登的解密证明了什么

Frank Sieren *PROVISORISCH* (picture-alliance/dpa/M. Tirl)

作者泽林

另一方面,据《纽约时报》报道,斯诺登(Edward Snowden)解密的文件证明,美国人所尝试的恰恰是他们今天所指责华为的: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显然早在2010年就通过"Shotgiant"行动侵入华为总部。它想证明,该企业背地里是由中国军方控制的。这一证据从未找到。此外,据这些文件,NSA还尝试过在思科置入后门,以便获取外国的数据。而美国司法部目前还没有找到华为做出类似行为的证据。

总体而言,这意味着:在国家对电信企业的干预方面,比如通过披露源代码,我们需要更多的透明度。但这样的透明度应该是,所有的企业平等对待。一个世界性的电讯机构,类似维也纳的国际原子能机构,可能是一个有意义的解决方法。该机构既不受华盛顿、也不受莫斯科或布鲁塞尔利用。个别大国尝试以各种手段迫使世界其它国家接受其政治观点,而该观点首先有利于大国自身,这无论如何不符合一个新的多极世界秩序。在华为的例子上,我们欧洲人完全可以更明确的表态--面向华盛顿,也面向北京。

专栏作家弗朗克·泽林(Frank Sieren)二十多年来生活在北京。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