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年轻人对抗“体制”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3.09.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泰国年轻人对抗“体制”

泰国目前的示威抗议运动不同于此前数十年的政治冲突,它要求根本的革新。它是否能成功?

(德国之声中文网)上周末,数千人在曼谷老城举行反政府、反君主制示威集会。数周以来,示威者们得到越来越广泛的支持。示威运动的核心诉求是,解散国会、制定新宪法、终止对公民的恐吓。8月初,诉求中增加了改革君主制的10点要求。在泰国,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破除禁忌行为。这一破戒诉求却让学生们得到了出人意料的广泛支持。

上周日(9月20日),示威者们在皇宫前的皇家田广场镶嵌起一块金色圆形牌匾,牌匾中取自好莱坞大片《饥饿游戏》中的三指形象成了运动的象征。牌匾上刻有这样的字样:"国家属于人民"。该牌匾具有重要象征性,因为,她相似于1932年开始实行君主立宪制的一块纪念牌。2017年,这块纪念牌一夜之间消失不见。现在的这块金森圆形牌匾也未能存在24小时。现在,在皇宫前广场的这个牌匾镶嵌的地方只能看到一个水泥浇筑的窟窿。

Thailand Sanam Luang Park Pro-Demokratie Proteste

示威者表达抗议的金色标志也未能存在24小时

同一天,活动人士、女大学生帕努萨雅(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向安全当局递交了一份改革君主制的建议信。当局答应,将信件转呈给国王委员会。该委员会负责向国王提供咨询。该信提出的诉求中包括:废除君主诽谤罪法律、宪法赋予的王室权力和估计为400亿美元的王室财产接受国家控制。

对君主制无感情

要在数月前,不会有什么人会相信,部分泰国公众会从根本上、并且是公开地质疑君主制。而这样的诉求只能来自年轻人。他们对国王和君主制没有什么感情。

德国蒂宾根大学泰国问题专家沙法尔(Wolfram Schaffar)对德国之声表示,当前运动的组织者和发言人没有历史包袱,这也是他们的魅力所在。他们年轻,无所畏惧,提出迄今无人敢提的明智诉求。他指出,与此同时,这些诉求是与持批评立场的司法界人士和历史学家们磋商协调的结果,诉求的表述非常专业,几乎可以直接成为法律草案。

Thailand - Krönung von König Maha Vajiralongkorn - Rama X - Weg zum Tempel

泰国国王奢淫的生活方式令支持者也难于为他辩护

要求公正和尊严

主要由年轻学子们领头的抗议运动首先不是为某个政党提出诉求,示威者要求的是国家有一个民主进程,承认所有泰国人的平等权。正如曼谷玛希敦大学政治学家端加泰(Duanghathai Buranajaroenkij)所说,"示威运动关心的问题不是未来谁当泰国的领袖,而是我们如何能尊重民主的价值和所有泰国人的尊严。"

还有,沙法尔教授认为,示威者们因多年来快速扩大的不平等而感觉窒息,这一点在从前的示威抗议运动中也扮演了某种角色。他指出,"社会不平等具有了一种新型封建主义的形式。对作为这一不公最大象征的君主制发动攻击,便就是顺理成章的了。"

下一步怎么走?

尤其是对王室的抨击对泰国的统治精英们构成一种不久前还难以设想的挑战。尽管众多示威领袖和活动人士一度被捕,到目前为止,各届政府、安全力量和军队都相当克制。沙法尔教授指出,前将领、现总理巴育(Prayuth Chan Ocha)总体形象不佳。他认为,政府目前处于守势,年轻学子们不怕恫吓,巴育无路可退,因为,尤其是在他自己人那里,以及在国王眼里,他都未能控制住局势。

Thailand Prayuth Chan-ocha zum neuen Premierminister gewählt

泰总理巴育态度保留

据此,不能完全排除做出过度反应和暴力镇压抗议运动的可能性。但鉴于示威者中的很多人来自大都市里富裕的中上层,这似乎不太可能。到目前为止,将示威者贬为"危险的极端主义者"或"反社会分子"、质疑其爱国情操的企图均告失败。

沙法尔教授认为,此时此刻,某种形式的圆桌会议、寻求某种妥协仍旧可能。他说,对君主制的批评或许从泰国国情看显得极端,但相关批评的主旨却"仅仅"是实现民主标准,而在泰国,虽不完美,却曾实行过民主标准。他强调,"精英们等待的时间越长,暴力冲突的可能性便越大,各方的代价也会越高。"

示威者们已宣布,10月14日举行总罢工。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