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克福书展“中国与世界学术讨论会”专访中国独立作家戴晴 | 中国 | DW | 15.09.200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中国

法兰克福书展“中国与世界学术讨论会”专访中国独立作家戴晴

中国独立作家戴晴是否能够出席上周末法兰克福《中国与世界》研讨会的问题,一度在媒体中闹得沸沸扬扬。戴晴先是收到邀请,稍后又被“出局”。最终开幕式上神奇地亮相演讲,却又导致了中国官方代表的集体退场。戴晴本人对此感受如何呢?

讨论会后戴晴接受德国媒体访问

讨论会后戴晴接受德国媒体访问

德国之声:戴晴,您这次专程来法兰克福参加了这次关于中国世界形象的这么一个讨论会,那么您现在的感受是什么呢?

戴晴:这个讨论会如果说要是对法兰克福书展做一个热身的话,而法兰克福又是一个文化奥运的话,那么第一呢,就是中方官员他们是很努力地重复他们那套嗑儿。第二呢,就是他们这种努力可能会遭遇到他们想象不到的局面。也就是说,你没有那么容易,就是所有的人,所有的媒体,所有的听讲者都受你的操纵,像在中国一样。

德国之声:这次讨论会引起了德国媒体非常高的重视,这是前所未有的,而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您本人。因为您本人的与会之前引起了很多的争议,一会儿受到邀请,一会儿又出局,最后还是得以成行,您对这样一波三折的经过,现在是什么感受?

戴晴:我觉得,我本来一点都不知道会被邀请参加这个会,我也没有非常强烈的愿望来参加这个研讨会。我平常想说的,我也在我的作品里都写了。但是呢既然得到了邀请,而又特别是受到了阻拦,也就是官方作的那些小动作,那就把我的拗劲给吊起来了。你越不让我来我就越来,因为这是我的权利。那么也就是我说的:谁要快乐就能笑,谁要做就能成功,谁要寻找就能得到。我就是要找我的权利,我要坚持。

德国之声:您是执意要来参加这个会,但是这个会组织者曾经有一段时间是希望你还是不来。德国媒体对这个事情的评论,他们说中国已经能把他们的新闻审查制度出口了,能够直接影响到像法兰克福书展这样有国际影响的一个组织了,您对此有何评价?

戴晴:本来我是,后来德方的主办者就说他要做一个另外的安排,这次你就别来了,等到十月份我再邀请你。我觉得也没什么,不就是找个机会发表自己的观点吗?这时候和那时候不是一样么?但是后来我又得到了德国笔会给我写的一封信,说我们还是坚持。这次我们坚持。所以我觉得都是朋友,那么我说,你们坚持,那好,我就试试。没想到就是这么大的一件事。看起来不过是小小的一个我,但是呢又成了中国走到哪,只要是别人的行为和观点不符合他的意思,他就来玩这一套,什么全体退场啊,发动一大帮人来起哄啊,就来玩这个。你越来玩这个,我是不吃这一套。反正我觉得,最了不起不就是像王实味那样给把头砍掉么,最了不起不就是像胡风那样给关到监狱里么?我自己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思想准备。我觉得,你一定要坚持自己的信念,而且你一定要遵守各种制度和规章--当这些制度和规章是众人定出来的时候。

德国之声:中国驻德的大使梅兆荣先生在讲话里对西方媒体提出了很多的批评。说西方媒体一直在努力地丑化中国,矮化中国。您对此有何评论?

戴晴:问题是那些问题有没有发生?你的国家有没有出现毒奶,婴儿的毒奶粉?你的国家有没有出现整村整村的艾滋病人?你的国家有没有民工被打死?你的国家在地震的时候,孩子的名单到今天也不能确定,你有没有这个事?你有这个事,人家报道了,什么叫矮化你啊?如果这种事情在德国发生,比如说,不要说那么大的事,就像我这次遇到的这么小的事情。如果有官员阻止一个独立的声音在某一个场合发出,那你看德国媒体怎么轰他吧。对吧,所以我觉得真是非常奇怪,我们一个老资格的外交官员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我唯一的理解就是,共产党的那一套,所谓的老嗑儿,他们这一辈子背得太熟了。

德国之声:还有梅大使他也强调,中国政府在您是否出席这场讨论会的事情上没有过任何作为,一切有关中国曾经压制您来参加会的报道都是编造的。

戴晴:你信么?

作者:达扬

责编:谢菲

DW.COM

  • 日期 15.09.2009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Jh3O
  • 日期 15.09.2009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Jh3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