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棋生:没有多党制何来新型民主 | 中国 | DW | 02.04.200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中国

江棋生:没有多党制何来新型民主

离89民运六四纪念日还有两个月,中国当局对长期呼吁公开六四真相的民主人士又展开了新一轮的打压。莫之许,江棋生,高洪明等人先后被警方传唤,家中电脑,书籍等物品被抄走。不过,在禁谈六四,对民主人士采取高压政策的同时,中国官方仿佛并不忌讳谈民主这个话题。最新一期的《半月谈》发表了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关于民主亟待厘清的六个关系》一文,其中就谈到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的重要性,谈到以发展民生代替民主是一种错误的思维。那么,如何看待中共所谈的民主?

default

六四的历史不会被遗忘

"俞可平谈民主也好,温家宝谈民主也好,我注意到有一个很重要的关节点:他们的民主都不是三权分立的民主,他们的民主都不是多党竞争的民主,他们的民主也都不是两院制的民主。其实我还真不明白,这两个人说的民主是什么民主!缺了三权分立,缺了多党竞争,我想这不是民主。我说得不好听点,就是假民主。"


中国独立笔会副主席江棋生在中共眼里是一个麻烦人物。1989年9月,他因参加六四学潮被关进秦城监狱,直到1991年2月才获释。1999年"六四"十周年时,江棋生又因撰文纪念"六四"入狱四年,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如今,"六四"20周年纪念日将至,警方又在3月31日这一天对江棋生的住所进行一次大搜查,抄走电脑,书籍,手稿和银行卡等物品,并将他带走传唤长达六个小时。整个传唤都围绕纪念八九"六四"20周年的活动。江棋生并不否认他正在撰写一篇纪念六四的长文。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江棋生表示,尽管该文已完成的部分储存在电脑里,而电脑已被警方抄走,但他还是会重新写,继续写:


"我其实就是要说,八九运动和六四屠杀已经20周年了,这个事情现在还没有解决,现在还是一个大冤案,那么,我们作为六四受害者,继续要说出真相,要求讨还公道,要求伸张正义。他们这么干的目的就是要阻止我写,那么我要继续写,客观上就存在坐牢的风险。"


改革30年来,中国经济发展迅速,国力大幅提高,但政治改革止步不前却导致社会矛盾不断增加,社会和谐无从谈起。而在金融风暴的阴影下,中国的经济形势出现恶化,更加深了这一业已存在的矛盾。江棋生认为:


"中国政府当然就很担心,象这种本来应该解决的冤案如果再冒出来,很多人都来说话的话,他觉得受不了。今年这个2009年,它就是不管怎么着都要想办法压住,所以相比其它年份更有胡来的样子。"


有关"六四"的话题在中国媒体与公众生活中仍是禁区。不过,与20年前相比,有更多的中国知识精英看到了政治体制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制约,看到了中国进一步发展所面临的困境。甚至连中国的政治最高层仿佛也不再忌讳提政治改革。然而,在江棋生等民主人士看来,中共政治精英所谈并非真正的民主改革:


"吴邦国说得很清楚,我们的政治改革就是制度的自我完善,这个制度的基本点是不能碰的,所以就没有渐进这一说,所谓渐进式也就是一步一步允许对制度进行渐进式的改变,哪怕慢一点。吴邦国说得很清楚,这个制度的基本点是不能动的。那他推动的就不是民主,他推动的就是一党民主。一党跟多党,这是专制与民主的分界线。"

30年来,中国将发展民生作为维护社会稳定的着眼点和支柱。在中国的民主运动经历89年的重大挫折整整20年后,中国的知识界人士提出"以发展民生,去代替民主,是一种错误的思维",提出"党内民主不是中国民主政治的根本目标,人民民主才是最终目标 ",无疑是一种观念上的进步。但是,民主并不是装饰品,也不是调味品,中国体制内知识精英到底希望中国走渐进式的人民民主之路,还是希望创造一种中国式的民主呢?江棋生认为:


"当然,他从策略上考虑,现在不提,我能理解,如果不是策略上的考虑,他就是认为在不准多党竞争,不准三权分立的情况下,不准两院制的情况下,中国居然能够创造出世界上的一种新型的民主,那我觉得,这就是很荒唐的了。"

作者:乐然

责编:叶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