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天勇获释后续遭软禁 妻批中国法律是「废纸」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5.10.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江天勇获释后续遭软禁 妻批中国法律是「废纸」

中国维权律师江天勇的妻子向德国之声表示他今年2月28日获释之后,并未真正获得自由,而是持续被软禁在位于河南信阳市的老家。 中国政府除了派人对江天勇进行24小时的监控外,在10月1日国庆前夕,更增派监控人手。

(德国之声中文网) 虽然江天勇已获释七个多月,但他的妻子金变玲告诉德国之声,中国政府目前仍持续对他与他的家人进行24小时的严格监控。 她说:「信阳市当地警局在江天勇父母家的正对面搭建一个临时小屋,24小时派人轮班监控江天勇。 此外,他们在江天勇父母家、妹妹家还有他出门必经之路都装了监视器。 」

提到丈夫恐怕会面临无限期的软禁,金变玲说如果中国政府一直强调自己是个依法治国的国家,那根据江天勇的案件来看,中国的法律「根本是张废纸。 」她强烈的呼吁中国政府:「既然中国政府一直对国际社会说你是依法治国的国家,那请你还江天勇应有的自由,我也希望国际社会与人权组织能在访华时,找到机会探望江天勇,并将中国当地打压人权的真实情况分享到全世界。 」

此外,金变玲说江天勇在被关押的两年期间,疑似因受虐与被强迫服用不明药物,导致他不仅记忆力严重下降,出狱后腰也因严重受伤而无法如常人一般坐立,而脚也持续出现浮肿症状。 她向德国之声表示:「江天勇出狱后身体一直不好,但当局只准他到村里的诊所就诊。 但诊所中没有医疗设备,所以他们只随便针对他所叙述的症状开药让他吃,导致他健康状况持续恶化。 」

虽然后来在律师与朋友持续向当局反映后,当局才派人陪江天勇到信阳市医院进行检查。 但检查完后,医生却称江天勇身体很健康,这样的解释让金变玲深信院方是受到国保的威胁下,才说出这样的话。 她说:「江天勇后来再次要求去北京就医,但当局却断然拒绝。 往后只要江天勇与父母要出门,警局人员便会立即贴身跟踪他,甚至在过程中骚扰或打骂他。 他们不断说他是卖国贼、叛徒与汉奸,并以江天勇说话不老实为由,动手打他。 当局可以说是用尽各种方法来威胁江天勇。 」

忧江天勇被二度关押

在十月一日国庆假期前,信阳市警局突然派长官到江天勇父母家中,表示要对刑满释放的人进行回访。 当江天勇再度提出要就医后,他们不同意并开始与江天勇发生争执。 根据金变玲的说法,江天勇在过程中不断抱怨自己虽然表面上被刑满释放,但他一点自由也没有。 她说:「他们在骂江天勇的同时还录像,我认为他们这么做是想藉由激怒江天勇来录下他的反应,然后以后可能以此为证据来再次拘捕他。 」

金变玲说她目前只能透过微信偶尔与江天勇发讯息或通话,而目前她也不清楚江天勇到底何时能赴美与她跟女儿团聚。 根据金变玲的说法,美国政府已核准庇护申请的相关文件,所以江天勇是可以合法前往美国的。 她告诉德国之声:「我跟女儿目前都没收到任何关于江天勇何时能赴美探望我们的信息。 从出狱到现在,他还是处于被软禁的状态,与外界隔绝。 我们一家已分散6年多,我们真的不知道何时才能一家团聚。 」

人权专家忧江案余波效应

国际人权服务社 (International Service for Human Rights) 的亚洲部专员戴海彦 (Raphaël Viana David) 自从江天勇首次被关押后便持续关注此案, 而他向德国之声表示中国过去几年逐渐开始将刑满获释的人从监狱转移至居所软禁,而他认为中国政府很可能会以相同作法来对待接下来陆续获释的维权律师。

戴海彦说:「国际社会常常将焦点放在正在受虐的维权人士上,而遗忘了那些获释后仍被软禁于家中,人身自由受到限制的维权人士。 江天勇的案例显示中国政府如何运用各种法律名义来持续打压已刑满获释的维权律师。 」

戴海彦指出维权律师在中国维权运动中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因为律师将各个不同领域的维权团体串连起来,而中国政府打压维权律师,也是为了要能够斩断这些团体之间的链接性,并防止中国的维权运动未来继续扩大。 他告诉德国之声:「打压维权律师不仅能弱化中国维权运动整体的影响力,也能防止他们未来的规模持续扩大。 」

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办事处9月24日发布新闻稿,呼吁中国政府立即停止对江天勇的监控与骚扰。 联合国专家表示北京对江天勇进行的惩罚不但过于极端,也是违法的。

China Screenshot von Jiang Tianyong (weibo.com)

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办事处9月24日发表声明,呼吁中国政府立即解除对江天勇的软禁,并让他能马上到附近医疗院所接受检查与治疗。

此前,包含失明人权人士陈光诚在内的多名维权人士也曾在刑满获释后,遭中国政府以软禁的方式持续打压。 德国科隆大学的中国法律专家阿尔 (Björn Ahl) 曾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中国刑法规定,只有在对当事人存在刑事犯罪的嫌疑,而且已开始调查程序的情况下,才能采用监视居住。 而中国政府对维权人士采取的软禁,在刑法中是找不到依据的。

今年2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一篇曝光的谈话中表示,中国在全面推行依法治国时,必须要走自己的路,推进共产党的领导制度化与法治化。 他强调,中国绝对不能走西方「宪政」、「三权鼎力」、「司法独立」的路子,而是应该透过法治建设来加强党的领导。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