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气候卫士 | Global Ideas | DW | 17.07.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Global Ideas

永远的气候卫士

马蒂亚斯•里绍曾多年经营生态快餐食品,为改善环境出力。然而或许因为当时的生态市场还尚未成熟,最后他的店以失败告终。如今,他开始倡导用文化转型来应对气候变化。

(德国之声中文网)六年前,已婚并有三个孩子的马蒂亚斯•里绍(Matthias Rischau)在柏林开了自己的第一家生态快餐店。或许那是柏林、也是全德国的第一家生态快餐店。不久以后,他又开了五家分店。他要用本地产的生态素食来拯救人们的饮食和气候。三年以后,他名为“大猩猩”的企业申请破产,原因也许在于他要争取柏林人食素的计划过于苛求,也许是他的生态原则过于毫不妥协,也许是市场尚未成熟。

只要是和保护气候有关,里绍的毫不妥协一如既往。如今,他作为行为艺术家,为人们在脸上画绿色彩条。他说,这是“为气候而战”的“战争脸绘”。鼓励人们以自己的行动保护气候,这就是他的目标。他说:“人应该学会做榜样”,他希望用文化的转型来应对气候变化。

Matthias Rischau malt Mike Bonanno einen grünen Streifen auf die Wange, Green Path, Fotos: Robert Felgentreu

马蒂亚斯•里绍在彩绘

“以自己的行动使人信服”

从那以后,他在公共场所组织展览,与志同道合者罗伯特•费尔根特罗伊(Robert Felgentreu)以及一些志愿者试图说服参观者和过路人相信两件事情:第一,从我做起,为保护气候做点事情;第二,鼓励他人为保护气候出力。最近一次,里绍及其志同道合者们在汉堡的一条购物街上,展示大幅照片,照片上的人已经亲自实践气候保护行动。里绍在每个或答应换用生态供电商,或承诺少吃肉,或者不再使用塑料袋的参与者脸上画一道绿色条纹。如果有人还能够说服一位朋友或一个熟人参与保护气候,里绍就为他们在脸的另一面再画上一道。人们也尽可以自己画上这些绿色道道,里绍反正也无法监督。但是,里绍相信人们会信守诺言,成为他人的榜样。里绍把他的“绿色彩绘”行动的原则称作“我以自己的行动使人信服”。

里绍还要求他说服的行动者们,把记录他们说服他人走绿色道路的照片寄回来,也就是说服者和被说服者在各自脸上画上绿色彩条那一刻的照片。

Matthias Rischau, the Green Path, Ausstellung und Besucher Fotos: Robert Felgentreu

里绍及其志同道合者们在汉堡的一条购物街上,展示大幅照片

在脸上画彩条,显然是仿照印第安人的“战争脸绘”。为气候而进行的斗争,让里绍想到了当年美国征服西部,破坏印第安文化的历史。因此,他也在大街上问过路的行人:“要印第安人还是要牛仔?”也就是说,要保护气候还是破坏气候?他说:“不是在脸上一画了之”,为了争取人们保护气候,这脸上的绿色彩条恰恰具有“强大的象征意义”。

纸上谈兵不如马上行动

然而,就凭在脸上画彩条来象征小小的承诺,这真能对气候有用吗?里绍谦虚地回答道:他也每天在这样问自己。然后,他又说:“这就像是只有两位观众观看的一场戏,但是两个人都热烈地鼓掌。”他之所以做这些,是因为他深信我们需要一种新的气候保护文化,而依靠那些大量排放二氧化碳的全球会议是不可能拯救气候的。

里绍认为,文化转型需要榜样,也需要媒体对此进行报道。他说:“积极的报道以及榜样能医治灵魂。”他以平静的语调讲述道德以及榜样的作用。

Matthias Rischau, Green Path, Ausstellung seiner Portraits, Fotos: Robert Felgentreu

以展览使人信服

里绍提出的要求并不新颖,每个气候保护者都耳熟能详。但是,它们也并不因此而显得过时:用当地农业取代全球的肉类工业;利用可再生能源发电并节约能耗;发展对环境无害的交通,多骑自行车,多坐火车,少开汽车,少坐飞机。里绍自己也说,当今很难实现百分之百对气候有利的生活方式,能够这样做的大概只有他在柏林市区森林里认识的那个逃离社会的流浪汉,此人选择了一种没有任何财产和消费的生活。即便是气候科学家,有时也得坐飞机,但是这可以通过措施来补偿对气候造成的损害,譬如向Atmosfair这样的机构支付补偿金,以减少每个欧洲人相当于11吨二氧化碳的平均排放量。

“牺牲”也意味着收获

里绍认为,为此,必须作出牺牲,但是这种牺牲有时意味着收获,譬如多骑自行车会提高生活质量。里绍自己即便冬天也都骑自行车出门,气温到了零下时,还能看见他戴这滑雪眼镜骑车,以挡风雪。

他提出的这些要求以及身体力行,使他成了社会的局外人。他说:“因为我认为重要的,不符合主流民意。”但是这些要做到的事情,早就在政府部门有据可查,“譬如在联邦环境局的宣传册上”,那里的要求比他的更高。

那么,气候到底还有救吗?里绍的回答是肯定的,至少他希望如此。里绍有三个孩子,正是孩子们的出生才使他从自称的“享乐主义者”变成了气候卫士。德国目前发生的变化,也为他增添了信心。即便是工业巨头也在改弦更张,开展环保生产,逐渐退出核能等领域,转向可再生能源。他家乡柏林的许多人已经成为保护气候的榜样,但是“柏林必须争取成为气候首都,把在2050年实现气候中立定为公开的具体目标。”

在里绍看来,要使柏林成为气候中立城市,每个行动都很重要,要“积少成多”。作为环保积极分子的里绍,正是用他的绿色彩绘和坚定的信念在为此奋斗。

作者:Jan Michael Ihl
责编:当远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