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特朗普成德国人“首怕”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7.09.201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民调:特朗普成德国人“首怕”

谁能想到,如今,政治最让德国人担忧?一项最新调查结果显示,德国人已经不再像2017年那样,最畏惧恐怖主义,对经济的担忧也已减弱,—取而代之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对外政策。

USA, Washington: Donald Trump trifft Sheikh Sabah al-Ahmad al-Jaber al-Sabah im Weißen Haus (Reuters/K. Lamarque)

德国人怕特朗普?

(德国之声中文网)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s Trumps )宣誓就职之前,很多国际观察员就已经担心他的上任将给世界带来不安宁。而之后特朗普的几篇不靠谱的推文确实让人感觉这种担忧得到证实。然而这位白宫主人也叫很多德国人彻夜难眠,着实令人惊讶。这位喜欢用最高级词汇吹嘘自己业绩的美国总统现在又可以创造另一个"突出的业绩"。根据题为"2018年德国人的恐惧"的最新调查,德国人最害怕的是特朗普的政策将带来一个更危险的世界。

让德国人恐惧的幽灵

在去年进行调查时,这位美国前地产大亨的作用在人们看来还无足轻重,但是现在却完全不同。如今69%的德国人对特朗普的政策感到担忧,其政策成为德国人的最大担忧。"R+V保险公司"已经提供了27次资助的这一长期调查的结果显示,人们对特朗普政策的担忧已经占主要地位,甚至超过了对恐怖主义以及联邦政府争议话题的担忧,如对移民问题的争议以及为债台高筑的欧盟国家买单的问题。

R+V保险公司新闻发言人罗姆斯泰特(Brigitte Römstedt)说,虽然绝大多数德国公民对移民问题及政治家们不中用忧心忡忡,但是望眼世界政治,这些担忧显然是小巫见大巫。三分之二以上的德国人担心特朗普的政策将使世界变得更加危险。

重大影响

人们可能会认为,大多数德国公民会从较安全的角度观察特朗普的政策。不过他们显然感觉特朗普的行动是最危险的。调查研究小组负责人、政治学家施密特(Manfred G. Schmidt)向德国之声表示,"我们对所得到的数据感到惊讶。"人们为国际政治感到担忧,因为它对德国的外交和安全政策产生着巨大影响。

施密特接着说,特朗普在批评欧洲和北约国家的安全政策时表明,他将做出重大改变。施密特认为,这会给德国国防政策的整体结构带来后果,"因为迄今我们一直认为,美国这把保护伞可以为我们提供我们所需要的,依靠自己的力量不能达到的安全保障。没有美国的帮助德国就没有防御能力。"因此美国的外交政策也就成为德国的事务。

难民问题成焦点

除了跨大西洋关系之外,根据调查结果,难民问题也是令德国人关注的问题,-关注率达63%, 比特朗普的政策仅少6个百分点。德国人普遍担心大量难民将令德国人及其政府负担过重,力不从心。在去年的调查中,对难民问题的关注率为57%,排名第六位。此外63%的受访者担心外国人的继续涌入将导致德国人与外国人之间的关系紧张。这个比例比前一年增加2个百分点,在最新调查中排名第三。

排名第四的是对政治家不中用的担忧。对该问题的关注程度增加了6个百分点,达到60%。这个数字表明公民对政治的信任缺失。对德国政治家的评分差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在1992年以来每年都进行的公民恐惧调查中,对政治家的评价越来越差。施密特说:"这一次,持政治家不能胜任这一看法的人高于平均值。"

对政治不信任

施密特表示:"对政界难以掌控势态发展的担忧显而易见,这种担忧仅位于不仅今年,而且最近几年一直都有的一些担忧之后。"对国家和政府无法掌控寻求庇护者和经济移民涌入的恐惧,同时也是在对当局无法保证基本安全的恐惧。对政治家的失望可以追溯到2017年联邦议会选举之后政府的迟迟不能组阁。施密特说:"看来大执政联盟以及联盟党在重大问题,包括对难民政策上的意见分歧起着重要作用。"

Deutschland Ernennung der Minister | Horst Seehofer, Frank-Walter Steinmeier und Angela Merkel (picture-alliance/Geisler-Fotopress)

“难产”的政府,内阁成员分歧严重,比恐怖主义还要让老百姓心烦

在去年的调查中,人们感到最恐惧的是恐怖主义。而今年这一恐惧已退居到第5位,只有59%的人对此感到担忧。如今美国政策成为人们的最大担忧。调查组织方认为主要原因是最近以来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恐怖袭击。

"未做好应对挑战的准备"

该项调查负责人施密特说,令人惊讶的是在此次关于恐惧的调查中,首次体现了2个庞大主题。一个是重大的国际外交政策问题,另一个是重大的内政事务与分歧。现在存在这样的一种外交政策挑战。他说:"这是一个全新的局面。我认为,这是德国外交和安全政策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也是德国政策迄今还没有做好应对准备的一个挑战。"

相比之下,对经济的担忧显然位居次要地位。只有四分之一的受访者担心会失去自己的就业岗位,人数之少前所未有。担心经济下滑的人还不到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