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吓走乌坎投资商?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5.02.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民主吓走乌坎投资商?

“由于乌坎事件的发生,到现在很多投资商不敢再到乌坎来投资置业”,乌坎新村委会的困难,被置换为“民主困境”引发争议。

(德国之声中文网)广东乌坎村村委会遇到困难,被冠以"乌坎民主遭遇困境"标题的报道和讨论,大量出现在中国网络空间,引起了社会各方对于基层民主的争议。

乌坎村于2011年9月开始爆发维权活动。由于前村委会领导人长期专权,腐败丛生,村务不透明,土地被变卖,村民代表在过去两年十多次上访未果,三四千人于9月21日聚集在陆丰市政府大楼与派出所,与警方激烈冲突。村民成立自治委员会,并透过境外媒体发布信息,发表不惜以武力誓死捍卫民主权利的决心。坚持三个月之后,12月20日,广东当局未能像过去那样对群体事件进行武力镇压,而是和村民进行了谈判,承认了村民的权利诉求。2012年3月,乌坎村民一人一票选举出新的村委会。

乌坎事件受到全世界的关注,既成功阻止当局暴力对待群体性事件的维稳惯性,又顺利实现了真正的选举民主,被认为是中国底层民众维权历史的里程碑。

上海东方卫视对乌坎民主周年进行了回访,发现新的村委会面对很多困难,一筹莫展。被非法土地未能全部收回,收回来的也没有带来新的收益。报道说,"由于乌坎事件的发生,到现在很多投资商不敢再到乌坎来投资置业","之前回收回来的几千亩土地到底是转让还是租赁,到现在还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想法,村委会就没有办法在土地上获得任何的收入,而村民更是没有在土地上拿到一分钱的回报"。

更让人感到惊讶的是,当初领导村民勇敢维权、被视为民主英雄的林祖銮,当选新的村委会主任一年之后,情绪沮丧,后悔当初卷入维权活动。别的新村委会领导也显得一筹莫展。林祖銮希望有能力的年轻人接手。

Lin Zuluan smiles after he was elected as chief of village in an election to select village committees in Wukan village, Lufeng city, south China's Guangdong province, Saturday, March 3, 2012. Villagers who rebelled against officials they accused of stealing their farmland voted for new leaders on Saturday in a much-watched election reformers hope will promote democracy as a way to settle many of the myriad disputes besetting China. (Foto:Vincent Yu/AP/dapd)

林祖銮:从斗志昂扬到情绪沮丧

民主不适合中国?

乌坎新村委会的困难,在东方卫视的报道及网络讨论中,被置换为"民主困境",得到广泛的讨论。被认为是"五毛党代表"的网民 @染香评论说,"乌坎搞民主自治,结果村民的收益反而不如从前,这说明了什么问题?这让我想起,中国的文革是中国历史上最民主的十年,整个国家搞得一团糟。现在的乌坎民主自治,其实就是文革时光返照,注定以失败收场,绝对不会比台湾更好!" 网民@胡杨林717说: "早在乌坎事件进行时我就预见到了这局面,民主不是万能的。"

上海学者吕新雨发表评论认为,"乌坎的实质是资本下乡掠地,土地资本化,被媒体炒作成为民主问题,掩盖了真正的问题。村委会不具备解决这个问题的能力。城市(镇)化的普世发展道路,才是根源。"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科研处处长彭澎发表分析称,"民主选举出来的领导集体,可能没有太多的村务经验,也就是说,他可能是好人,但不一定是能人,虽然自治我们不能放任不管,我们有关党政部门还要给他们具体的指导"。他的意见被网民认为暗示呼吁威权体制下的能人治理。

Villagers write ballots at voting booths during an election to select village committees at a polling station set up outside a school in Wukan village, Lufeng city, south China's Guangdong province, Saturday, March 3, 2012. The villagers in southeast China who ousted local leaders they accused of stealing their farmland have begun voting for new leadership in much-watched elections. (Foto:Vincent Yu/AP/dapd)

民主不适还是民主不足?

基层民主如何完善?

也有人对东方卫视的报道提出质疑。广东中山大学学者郭巍青说,这样的描述似乎想要说明,"还是要依赖强权与资本联手才能规划经营土地并获益,(这是)非常悲催的现实?"

媒体评论人何满认为:"财产不自由,枉论民主自由;局部民主,枉论真正自由"。网民@张羽魔法书指出,"乌坎只是局部样板,放在非民主的大格局下它能怎样?一个健康人放在传染病人群里?能健康多久?"

网民@故宫何处的微博则认为,"造成乌坎今日困境的并不是民主制度!而是过往的腐败和贪渎,以及旧有的制度与传统!乌坎的困境无疑在提醒我们改变的迫切,摊子不能再烂下去了!否则,代价更大!"

曾赴现场观察乌坎村维权的北京新启蒙公民参与立法研究中心负责人熊伟发表分析称,乌坎民主实践陷入困境,主因是村委会未能做好村务公开制度,又未能让村民代表会议发挥监督作用,他呼吁村民应充分发挥一人一票选举产生的逾百名村民代表的作用,完善权力制衡的村民自治机制。

作者:张平

责编:任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