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近平”的第一年?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5.11.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毛近平”的第一年?

习近平出任中共最高领导人已有一年。回顾这些时日,中国都出现了哪些改变?虽然在即将召开的三种全会上或会出现经济改革方案,不过在政治上很多观察人士却感到阵阵“左风”。种种迹象让自由派大失所望。

(德国之声中文网)为了庆祝国庆,儿童合唱团正在天安门广场上唱红歌。这首《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是中国少年先锋队的队歌。

共产党的一些传统作风在中国再度兴起。自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上台后,他在一些做法上往往会使人联想到毛的政治遗产,习要求在党内进行“思想净化”。今年夏天下达的一份党内内部文件中提到了西方的七大危险,其中包括:宪政民主、媒体独立以及针对党史的“虚无主义”批评。这份文件使得许多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对习上任的第一年充满失望。《炎黄春秋》老社长杜导正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他抱了很高的希望,现在看,对他抱的希望太高了。这样看来,他治国的大的思路,有点回头路的感觉。”

Symbolbild zu Analoge Fotografie, Kamera Bild: Fotolia/Virste #12861344

中国所有记者都要参加社会主义理论培训班和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进修课。



记者学习班

新一届领导人使用的言词让像杜导正这样的老干部想起了从前。意识形态斗争也被当作重点。本已经受到严格审查的媒体再次被要求要宣传党的方针路线。所有25万记者必须参加社会主义理论培训班和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进修课。课程结束后没有通过考试的人可能会被吊销记者证。各省的党政官员也要上教育课。方法与毛时代相同:群众路线教育以及批评与自我批评。领导们进行自我批评,并给同事提意见和建议。而在这个过程中也会爆出一些令人惊讶的猛料。一位河北干部表示:“像去年,河北省级的三公经费预算的是2.53亿元,但是到了第二年春天的时候,结算的时候就大大突破了,达到了6.6亿元,而且这个当中,公车的消费和购置费和运行费就占了80%,达到4.5亿,占的比重比较高。”

--FILE--Chinese workers assemble cars on the assembly line at an auto plant in Zouping, east Chinas Shandong province, 14 August 2013. Chinese automakers are starting to ask some of the largest Western auto parts companies to supply parts that meet American and European regulatory standards, according to senior executives at the parts companies. The requests are the clearest sign yet that after more than a decade of preparation, Chinese manufacturers are starting to feel the confidence to begin high-volume auto exports to the West. In another sign of shifting policy, a senior Chinese Commerce Ministry official said at an auto industry conference in Wuhan on Thursday, Oct. 17, that Chinese automakers should prepare for the lowering of steep tariffs on imported cars. That policy change has never been stated by a Chinese official. Chinese automakers may have a very huge impact from this reduction of tariffs, said Chen Lin, the Commerce Ministry official who oversees international automotive investment policy.

中共十八大三中全会上,中国政府或会推介出经济改革政策

像这样的自我批评并没有激起公众的愤怒情绪。在中国,干部贪污腐败问题早已众所周知。还没有什么领导做了自我批评之后下了台。这种公开的自我批评的目的只是要提高共产党的形象。很多经历过文革的中国人都会感到回到了文化大革命时期,想起了批斗会的场面。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凯利·布朗(Kerry Brown)认为,这场自我批评的性质有所不同:“这种自我批评的会议有点像管理者的练习课。我们不应该把它过度解读成回到毛时代的清洗运动。我认为现在的这种形式代表着一个符号,即共产党知道党内需要严格的内部纪律。”

可是为什么要严格党纪?难道是为了能够贯彻中国当前急需却步履维艰的经济改革吗?抑或是仅仅是为了共产党自身的利益,为了进一步巩固自己一党统治的权威地位?


作者:ARD 编译:文木
责编:洪沙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