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气袭击:如何能够在德国起诉阿萨德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8.11.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毒气袭击:如何能够在德国起诉阿萨德

德国司法部门正在审查有关叙利亚毒气袭击的刑事诉讼。德国之声与《明镜》杂志和证人进行了沟通,并拿到了诉讼文件。

Syrien Ein Schatten fällt auf die Fahne mit dem Portait von Präsident Bashar Assad

阿萨德是叙利亚军方的最高总指挥

(德国之声中文网)夏日的清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郊区的古塔区空气清新微凉,似乎并无异样。不过就在这一天,2013年8月21日,叙利亚反政府派武装控制的这片居民区遭到了沙林毒气攻击。

伊曼(Eman F.)是一名护士,也是3个孩子的母亲,她回忆表示:“就像是审判日,人们仿佛是被杀虫剂杀死的蚂蚁一样。许多人横尸街头。汽车静静地停在那里,里面挤满了人,像是尝试逃出来的过程中死亡的样子。” 

伊曼请求哥哥把孩子们带去安全的地方。然后她匆忙赶去医院工作。丈夫默罕默德之后也赶来帮忙。

当地民众已经习惯,空袭和炮击来临时躲到地下室。这一夜,枪声响起时,人们照例奔向地下,他们并不知道,致命的沙林毒气就集中在地面附近。

Syrien Zeugen des Giftgas-Einsatzes von Assad gegen die eigene Bevölkerung

伊曼和丈夫默罕默德是毒气袭击的幸存者

“我失去了知觉”

默罕默德回忆说:“我去了妻子的医院,去地下室叫她出来看看发生了什么。我再上来的时候,一枚火箭落在楼前。我之后失去了知觉。”

伊曼之后从地下室回来的时候,她看到丈夫躺在地上抽搐。在他的周围,还有几十个人在抽搐。她哭着说:“那是一个可怕的场景,我无法描述。"

这位叙利亚护士现在住在德国的一个城市,她向我们讲述了自己的故事。为了安全起见,她用了匿名。她还有家人在叙利亚:“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赶紧跑着去拿注射器和阿托品,这是一种抗窒息的药物。当我回来的时候,我突然什么都不知道了。我不记得之后发生的事情。”

这对夫妇吸入了沙林,这是最危险的神经毒剂之一。无味的气体麻痹呼吸,大多数受害者窒息而死。幸存者指责阿萨德政权在叙利亚内战中使用了迄今为止最致命的化学武器。

观看视频 03:29

人间地狱:东古塔

失去了亲人

2013年8月这一天的夜晚的经历给伊曼带来心理创伤,她得了恐慌症。神经毒气杀死了他们三个孩子中最大的那个19岁男孩。她和丈夫穆罕默德几天后才知道此事:一个亲戚从网上的照片中认出了这个年轻人。

伊曼和穆罕默德并不是那晚唯一失去亲人的受害者。根据多个独立的消息来源,至少有1000人在这次袭击中丧生,其中包括400多名儿童。

镜头下的记录

„直到今天,我还能看到死在我眼前的孩子们,"记录这次袭击的叙利亚记者泰厄(Thaer H.)表示,他说:“我不是医生。我不知道该如何救治眼前这个奄奄一息的人。我们没有受过应对毒气的训练。“

他当时为“违规文档中心”(Violations Documentation Center)工作,该机构记录了叙利亚战争中侵犯人权的行为。他给德国之声提供了他当晚录制的视频画面。

视频中可以看到躺在地上抽搐的人,有的受害者口吐白沫,有的受害者大喊救命。奄奄一息的人似乎在试图拼命呼吸,希望能将空气送入受损的肺部。

泰厄说:“我一开始拿相机的时候很害怕,当我看到孩子们在我面前死去时,我就把摄像机关掉了。但后来我想,如果我现在不拍,谁来告诉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时和他一起工作的一名同事此后不久被绑架,从此消失得无影无踪。泰厄最终成功逃到了德国。

Syrien Massengrab bei Ghouta 2013

2013年古塔埋葬毒气袭击遇难者的集体坟场

古塔毒气袭击事件震惊了世界。法国、英国和美国考虑对叙利亚政权进行军事打击。但这一计划没有成功,国际社会随后希望国际刑事法庭能够进行干预。但这个计划也失败了。联合国安理会中,俄罗斯和中国投出否决票,阻止将此案提交海牙国际法庭。

大马士革政府多年来一直否认参与了针对本国民众的毒气袭击。叙利亚驻柏林大使馆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在幸存者看来,国际社会未能将犯罪者绳之以法。“他们让我们失望了",伊曼说:"所有国家都失败了,特别是阿拉伯国家,他们甚至拒绝接受我们。我们感谢德国对我们的帮助。但面对阿萨德的不义行为,德国也让我们失望。"

但7年后的今天,事情可能会转向有利于受害者的方向。10月初,三个非政府组织向德国联邦检察署就2013年在古塔和2017年在坎安萨尔发生的沙林毒气袭击提出刑事诉讼。

根据国际法原则,位于卡尔斯鲁厄的德国联邦检察署可以受理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案件,无论这些罪行是在哪里发生的。该机构还可以调查既不是德国公民也不是德国居民的嫌疑人。自2002年以来,这一国际法原则已被载入《德国国际刑法典》。

 “开放社会司法倡议”(Open Society Justice Initiative)、“叙利亚档案 „(Syrian Archive)和 "叙利亚媒体和自由中心 „(Syrian Center for Media and Freedom)这三个组织提出诉讼。

有什么样的证据

提交的资料中包含了大量文件和网上搜集的数据。此外,至少有50名逃离叙利亚政权的证人提供了大量证词。 

指控中的大部分内容有包括受害者在内的当地民众拍摄的视频和照片提供证据。这些材料由柏林的 "叙利亚档案馆 "收集、归档和核对。

联合国已经正式调查了古塔的袭击事件。虽然无法指出肇事者,因为这不属于其任务范围之内。但联合国能够确认这里曾受到毒气攻击。

联合国调查组在袭击发生后不到一个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我们收集到的环境、化学和医学样本提供了明确和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这里曾被使用了含有神经性毒剂沙林的地对地导弹”。

逃离者的证词

10月在德国提出的刑事诉讼也是基于叙利亚研究与科学研究中心(SSRC)高级军官和科学家的证词。该机构负责制定叙利亚化武方案。

所附的申诉清楚地指出,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弟弟马希尔·阿萨德直接下令在2013年8月对古塔的袭击中使用沙林毒气。进一步的证词也可以看到,未经总统同意是不能使用沙林毒气等武器的。

Bashar Assad Präsident Syrien ARCHIVBILD 2000

阿萨德(右一)和弟弟马希尔(左一)

阿萨德兄弟

根据收集到的罪证,这次袭击可能是这样的过程:阿萨德的弟弟马希尔下达了命令。然后,叙利亚研究与科学研究中心内部的一个精英组织将化学武器装在炸弹上。在马希尔的直接监督下,发射了地对地导弹。时至今日,主要是已经逃离的高级军官提供了阿萨德与此事相关的证词。

但这足以让德国检察官对叙利亚统治者提出指控吗?一项基本原则是,能够找到作为指挥机构一部分的某人能够对暴行负责----即使他们没有亲自犯下这些罪行。

莱顿大学国际人道主义法教授赫因希(Robert Heinsch)表示,向普通士兵下达命令的人可以被指控。或者,即使他们自己没有下达命令,但知道士兵采取了攻击,也是如此。由于他们担任军事指挥官的职位,就可以被追究责任。

作为总统,阿萨德是叙利亚军队的首领。他曾多次明确表示,作为总司令,他掌控着最高权力。

不过,德国检方若是起诉这个叙利亚政权的最高决策者,仍有许多障碍需要克服。比如在任国家元首拥有免受起诉的豁免权。自2015年逃离到德国的达维希(Mazen Darwish)现在是叙利亚媒体和言论自由中心的负责人,他说:“我们知道,整个过程可能需要10年、20年、甚至30年的时间。也许这是一个开始。”

其他国家的刑事指控

据估计,目前有60万叙利亚人生活在德国。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为了逃离战火而离开家乡。在申请庇护的听证会上,他们经常被问及他们在暴行中的身份,是作为受害者还是作为犯罪者。

人权活动家不仅希望德国对叙利亚化武袭击事件的责任人采取法律行动。三个非政府组织计划近期也向其他欧洲法院提出诉讼。

 “开放社会司法倡议”的科斯塔斯(Steve Kostas)说:“我们希望,在国际法原则的框架内,我们能够说服检察官调查这些袭击事件,听取我们的证据,以便他们能够展开刑事调查。”

Syrien Dritter Jahrestag des Chemieangriffs auf Ghouta

叙利亚大马士革一处悼念古塔毒气袭击遇难者的涂鸦

正义诉求

 "叙利亚档案馆 "位于柏林一栋不起眼的建筑里,在一件简陋的办公室里,除了一块用于记录的白板外,再无其他。简朴的风格也凸显出其创始人哈提卜(Hadi Al Khatib)的精神: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叙利亚正义诉求更重要。

在德国等地追究阿萨德的责任所做的努力对他来说也非常重要。不过他的长期目标是在叙利亚设立一个法庭。"这些都是重要的机制--直到在叙利亚能够进行正义审判,这对那里的所有人来说都有非常不同的意义。"

永远的伤痕

对古塔袭击的受害者伊曼和穆罕默德来说,毒气袭击那天的是挥之不去的伤痕。伊曼说:“不公正的待遇让我们学会了勇敢。但无论我们多么勇敢,我们都是弱者。而发生在我眼前的一切,永远不会消失。但这是我对这个世界的愿望:希望将阿萨德和所有对我们和其他许多人犯下罪行的帮凶绳之以法。”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