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探望友人父母 两维权律师遭软禁逾24小时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8.01.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欲探望友人父母 两维权律师遭软禁逾24小时

中国维权律师谢阳与陈科云16日欲前往西安探望同业友人常玮平的父母,但在高铁离站前,被国保以「防疫」为由强押至饭店,软禁超过24小时。

China Xie Yang Menschenrechtsanwalt

谢阳16日欲搭高铁去陕西省探望维权律师常玮平的父母,却被西安国宝以防疫为由软禁在饭店超过24小时。

(德国之声中文网) 中国维权律师谢阳与陈科云16日欲前往陕西省宝鸡市探望维权律师常玮平的父母,却在西安搭乘高铁时,被当地国保强行带到饭店,软禁超过24小时。

这是两人近期第二次被关押。此前,两人在14日因想要到成都参与维权律师卢思位的吊照听证会,曾被警方关押9小时。

常玮平去年10月16日在一段个人视频中分享自己同年1月被秘密关押期间遭受酷刑,数天后他被警方指控「违反法律」,再次以指定监所居住的方式关押,至今尚未获释。常玮平的父母在去年12月14日到宝鸡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外举牌抗议,後也被当地公安软禁在家,现在处於与外界隔离的状态。

谢阳告诉德国之声,他与维权律师陈科云16日希望以朋友身份去探望常玮平的父母,但两人准备从西安搭高铁前往宝鸡时,突然被十几名国保以「疫情防控」为由,带到西安当地的五星级饭店。

谢阳叙述道,自己与陈科云的手机在抵达饭店前,便先被国保没收。他说:「国保把我跟陈科云分开,并对我们进行审问。他们问我为何要去宝鸡,并问是否被任何人指使,还质问我收了对方多少钱。我告诉他们,不该用阴谋论的方式来对我们进行审问,并强调我们只是尽朋友的义务,去探望朋友的父母。」

谢阳说,两人居住地的国保16日晚上也先后抵达西安。谢阳居住地长沙的国保在17日晚上带他搭飞机从西安返回长沙,并在17日晚上11点飞抵长沙後,将手机交还给他,并让谢阳自由。

他向德国之声表示:「中国的国保近期开始以防疫为名,大规模非法限制公民自由,这种做法已被中国政府广泛滥用。我16日被强行带到饭店时也向国保表明,他们的做法是违法的,因为他们限制了公民自由迁徙的权利。直到我离开西安前,当地国保都未说明他们阻碍我搭高铁去宝鸡的法律依据为何。」

常玮平妻:国保要置我先生於死地

事实上,谢阳与陈科云并非首批因关注常玮平案件而被国保打压的人士。常玮平的妻子陈紫娟在丈夫被宝鸡国保关押超过一年後,向德国之声初次揭露,宝鸡国保在2020年10月22日至12月23日间,8度到深圳她工作的医院,要求陈紫娟不要公开为常玮平维权,否则便要剥夺她的工作。

Chang Wei-Ping

中国维权律师常玮平过去一年多因参与了一场2019年12月在厦门举行的私人聚会后,遭中国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两度逮捕关押。

陈紫娟表示,陕西省公安厅与宝鸡市当地的国保12月22日那周曾多次造访她在深圳工作的医院,并向她工作单位的领导展示中国外交部指控常玮平为「犯罪份子」的内容。她表示:「这些国保12月23日在与我会面时,指控我指使常玮平的父母於12月14日到宝鸡当地派出所外举牌抗议,并威胁要以『寻衅滋事』起诉我。他们劝我不要发声,并威胁不然我会失去工作。」

陈紫娟还透露,国保还称,常玮平参与了一个「反华组织」,并扬言在推翻中国政府後,要当陕西省省长。对於这一连串的指控,陈紫娟说她认为宝鸡国保是为了替自己立功才对常玮平展开报复。

她告诉德国之声:「我非常坚信常玮平是无罪的,他绝对没做过中国当局指控的『颠覆国家政权』相关的罪行。他代理的很多是公益案件,他做这些都是为了社会的进步。我觉得他们就是要确认常玮平这个案子完全在他们的掌握中,也要确保不会有人把案件的真实状况传递出去。」

陈紫娟还指出,陕西省的公安近期在全国各地对常玮平的朋友与同学进行笔录,但在做完笔录後,又会以自己的方式去「曲解」当事人的意思。

她担忧,陕西国保可能在盘算做更坏的事: 「我能接受他们把我的工作搞没有,我也可以接受他们把我关起来。」,但她担忧国保想把常玮平置於死地,因此认为自己得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谢阳:维权律师需「为梦想承受苦难」

过去几周,中国政府陆续吊销了卢思位与任全牛两名维权律师的执照,并在14日四川省成都举办卢思位律师吊照听证会当天,逮捕了多名维权律师。当天也被逮捕的谢阳告诉德国之声,中国政府现在完全将维权律师噤声,他忧心接下来北京打压的力道恐怕超越2015年的「709大抓捕」。

谢阳说:「在国际社会聚焦中国政府加强维稳力道的同时,中国政府的行为显得他们非常的焦虑。现在中国政府已扼杀了所有不同的声音。」

他也提到,由于律师执照是所有维权律师谋生的主要工具,因此近日中国政府越来越常以吊销执照作为处分,也代表维权律师未来在关注社会事件时面临的风险提高。

谢阳向德国之声表示:「我们这帮人都在努力活着。但是被吊照後,维权律师在中国面对的风险也越来越大。在这样颠沛的时代,中国的维权律师应该苦难与梦想同行,有梦想就必须要承受苦难。我们都知道未来可能面临刑事羁押的风险,但我们必须坚持关注社会中不公的现象,并继续发声。」

© 2020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