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防疫:“拖死”还是“闷死”病毒? | 科技环境 | DW | 16.03.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科技环境

欧洲防疫:“拖死”还是“闷死”病毒?

德国总理表示,2/3的人口将在今后两三年内都被病毒感染。英国政府则被认为寄希望于“群体免疫”,首相还让民众做好“失去所爱之人”的准备。面对疫情,欧洲国家的防疫策略有着怎样的特点?又面临怎样的风险?

(德国之声中文网) 2月底,意大利北部的疫情刚刚爆发时,德国的冠状病毒研究领域权威专家德罗斯滕(Christian Drosten)就说,病毒的扩散已经难以阻挡,按照传染病传播的自然规律,只有在2/3的人口都感染病痊愈后,才能依靠这部分人的自然免疫力有效阻止病毒继续传播。他强调,必须要采取坚决措施,让人群分散在不同时间感染。许多其他德国流行病学家、病毒学家也持类似观点。

到了上周初,基于这一论断,德国政府的防疫"国策"也逐渐清晰:既然病毒扩散无法阻挡,那么当前工作的重点就要转移到尽可能拖延疫情的蔓延速度,从而避免患病高峰过早、过强,为医疗系统赢得充分准备的时间。

德国联邦卫生部发布的一张动画图,很好地阐述了这一策略:在累计感染总人数基本不变的情况下,通过积极的防疫措施,尽可能让人群在时间上分散感染,从而避免当前感染人数超出医疗系统所能承受的上限。(图例:横坐标为时间,纵坐标为当前感染人数,橙色部分面积代表累计感染总人数,白色虚线为医疗系统上限)

“闷死”策略面临巨大的经济社会代价

担任上海市新冠疫情专家组组长的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上周就在其微信公众号发布的科普文章中,指出目前大部分国家普遍都在采取这种模式。他认为,全国停摆、疫区封城、居民小区封锁、经济停滞两个月等"闷死病毒"的强硬隔离措施,很难在中国以外的其他国家全部照搬,张文宏问道:"有几个国家的经济可以承受这样的停摆呢?"

中国“闷死”病毒的做法,究竟在全面复工后能否经得住考验,不让病毒复发,还需要时间来验证。同时,即便在欧洲内部,各国的疫情防控模式在具体操作上也有显著差别。撇开病例数已经在爆炸式增长的意大利和西班牙不谈,以德国、奥地利为代表的部分国家出台了较为严格的社区隔离政策,关停大量公共场所,禁止集会,学校停课,仅保留开放食品超市、药房、银行等必要的公共设施,并削减公共交通行驶频率,全力推广在家上班,从而降低人员流动与接触。在坚持"拖死病毒"的同时,也不放弃"闷死病毒"的希望。

而英国、瑞典等国,防控力度则要轻得多,截至3月16日仍然没有出台大规模停课计划。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瓦兰斯(Patrick Vallance)在BBC节目中说,如果采取严厉的遏制措施,解除措施后恐怕会让疫情出现反弹,所以英国的防疫目标是让整体社会产生"群体免疫"。英国、瑞典甚至还放弃了对轻症患者进行病毒检测,只是呼吁出现轻微感冒征状的人自觉在家隔离。

Coronavirus in Italien Cremona medizinischen Vorzelt vor dem Krankenhaus

意大利已经启动了帐篷医院

仅靠“拖死”策略风险太大

这种做法,与德国等国的卫生局流行病调查人员主动摸查、联系已知病患的密切接触者的策略形成了鲜明对比。德国各地卫生局已经通过这种方式发现了相当数量的无症状感染者,下达了居家隔离令;已知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在彻底排除感染可能前,也要接受强制居家隔离。卫生局、警方会通过各种手段每天"查岗":一方面是密切观察隔离者的健康状况,必要时能及时送入医院;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监督隔离者遵守命令。根据德国防疫法规,违反居家隔离令者,依照情节轻重,最高可处5年监禁以及数万欧元的罚款;如果违反隔离令者还造成了传染他人的后果,检察院更会以过失伤害罪、过失杀人罪提起公诉。

根据德国学者德罗斯滕的说法,即便是无症状或者轻症感染者,新冠病毒也在咽喉部具有相当高的浓度,从而具备一定的传染力。

目前,英国政府寄希望于"群体免疫"、放弃检测轻症疑似患者的做法已经引发了广泛批评。英国免疫学学会发表公开信,呼吁尽速采取社区隔离措施。

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也在其科普文章中指出,英国的策略对个体而言是存在风险的。尽管大部分感染者确实是轻症病例,但是部分轻症患者会在无预警的情况下,骤然进展至危重状态,且危重患者救治极其困难。"实际情况下,从武汉前期经验和目前意大利、伊朗的疫情发展中,我们知道最大的风险是不加管控的疫情,一旦迅速蔓延,重症患者增多,若是医院应对不充分,有可能会导致医疗资源的挤兑。"

“拖”“闷”并重的德国模式

德国病毒学家德罗斯滕也指出,现有的新冠病毒流行病学数据显示,一个地区的感染者占总人口的比例越高,当地的病死率也越高,这说明医疗系统是否过载会对病死率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根据中国的疫情数据,1月底曾经发生医疗资源严重挤兑、大量患者无法及时确诊治疗的武汉市,其病死率超过了4%,远远超过了湖北以外的中国其他省份。在意大利,当前病死率甚至超过了6%。

Infografik Coronavirus exponentielles Wachstum verhindern EN

来自德国联邦卫生部的这张图,并没有涵盖德国防疫"国策"的全部要素。在努力执行"拖字诀"、不放弃"闷字诀"的同时,德国也在尽全力拉高医疗系统的上限,也就是图中的橫向虚线。德国总理默克尔3月12日夜间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已经协调全国工业界,调配一切资源全力生产呼吸机等医疗器材。她还要求全国医院推迟一切非必要的手术及治疗,尽可能多地腾空病房,并且采取激励措施,医院每新增一张重症病床,都能获得财政奖励。与意大利相比,德国平时的人均重症病床数量就已经是意大利的约三倍。

不缺机器缺医生的德国

张文宏在其文章中也指出,德国是整个欧洲在医疗资源储备方面准备最为充沛的国家,目前足以应付新增的重症病例处理;尽管"德国总理宣布德国感染率最终可能会达到60%,但德国采取了积极的备战备荒态势";在执行"拖字诀"的国家中,德国是模范生,如果疫情管控好,就可以顺利过渡到常态化重症管理。

截至3月16日下午,德国累计病例6904人,病亡16人,病死率为0.23%。不过,德国的防疫形势依然不容乐观。包括卫生部长在内的政界、学界都在警告,疫情高峰还没有到来。在平时,德国医疗系统就面临着严重的医护人员紧缺问题,专家警告,真正的高峰到来时,很有可能出现拥有足够的呼吸机却缺少足够护士的局面。同样紧缺流行病学调查人员的各地卫生局,能否在疫情高峰期依然像现在这样高效地追查接触者、切断传染链,也是一个未知数。而更为令人担心的,则是与德国人员往来密切的欧洲各国:英国、瑞典如果防控不力,德国就会面临源源不断的输入病例。毕竟,欧洲各国当前的严格边境管控措施,不可能长年累月地执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