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皮擦里旁观中国 传奇德国驻华记者卸任 | 文化经纬 | DW | 09.12.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橡皮擦里旁观中国 传奇德国驻华记者卸任

在中国累计生活了三十余年的德国《世界报》驻北京记者埃林几个星期前卸任,返回了德国。这位被各大德国媒体驻华记者誉为“传奇”的中国通,本周末在柏林的一场讨论会上分享了自己对几十年驻京经历的心得体会。

Johnny Erling China Korrespondent Zeitung Die Welt (Johnny Erling/beijingtoday.com.cn)

埃林是外国驻华记者中的元老级人物(资料图片)

(德国之声中文网) 讨论会正式开始前,现场首先播放了一段短片,多名曾经或依然驻北京的德国各大媒体记者在片中回忆与埃林(Johnny Erling)的共事经历。德广联驻京记者站的同事们对他尤为感谢,纷纷表示:"埃林虽然在我们记者站租了一间办公室,但是鉴于他几十年来为我们提供了如此多的无私帮助、点拨和指导,我们本应该免收他租金、反而付给他一笔培训费。"

1975年,23岁的法兰克福大学汉学系学生埃林首次前往尚在文化大革命中的中国,是西德最早前往中国的留学生之一。1985年到1990年,他以《法兰克福评论报》记者的身份驻扎北京,亲身经历了"六四"事件。1997年,他再次前往北京,为德国《世界报》以及奥地利《标准报》担任驻华记者,一直到今年11月才卸任返回德国。

67岁的他特意对德国之声记者强调:"我这是卸任,不是退休。回到黑森州的家乡,我还有好些计划已久的项目要做,现在终于能腾出时间了。"

冷眼看中国不喜亦不悲

在讨论会上,埃林回忆几十年前的首次赴华经历,表示当年的自己完全没有预料到如今的中国居然能取得如此长足的发展。他对当时中国的物资短缺印象深刻,对当时西德驻京使馆外交官拥有的"疗养特权"羡慕不已:外交官每年可以去东京、香港"公费疗养"几天,并采购一些在当时中国无法买到的生活用品。"不过需要指出的是,这几十年,不仅仅中国在飞速发展,东京、香港也和从前大不一样了。只不过中国的发展更迅猛、更引人瞩目。"

埃林对中国的政治改革严重落后于经济改革开放感慨不已,认为这在世界范围内相当例外。他表示,若干年前,作为西方记者,他尚能以完全旁观的心态看待这一切。"但是现在中国越来越强大了,这意味着,在中国发生的事情,不久之后也会波及到我们德国、我们欧洲。这就是我最近几年写文章时对中国的批评力度明显增强的原因。"埃林进一步指出,全球舆论近年来的所谓"反华"氛围,同样也不是因为"中国在变坏",而是因为从前没人认真地把中国当作威胁,而现在随着中国实力增强,迫使大家不得不认识到这一点。

作为体验过文革年代、亲历了改革开放、见证了中国迅速崛起的西方"中国通",埃林自称从来没有对中国的发展感到过狂喜。而目睹了"六四"、经历了公民社会遭打压、体会了舆论逐渐收紧之后,埃林也从来没有感到过悲观。"失望和狂喜,都产生于不切实际的期待。作为记者,我一直在努力保持清醒,和这一切保持着距离。也许是因为我知道我随时可以回到德国,所以我从来没有把中国的社会进程当作我个人的奋斗,尽管有时我也会为一些人感到惋惜。"

会后,埃林进一步向德国之声记者解释说,之所以能够在中国生活几十年却依然保持着冷眼旁观、置身事外的角色,是因为当今的中国社会、中国文化很难融入外来者,"即便我能融入中国家庭、中国的朋友圈,但是整个社会依然处处把我当外人。"

China Paneldiskussion in Berlin, Johnny Erling und Felix Lee (DW/M. Cui)

李德辉与埃林在讨论会上

橡皮擦是珍贵的纪念品

除了埃林,参加这场讨论会的还有曾经驻京八年的德国《日报》华裔记者李德辉(Felix Lee)。不过,整场讨论会,大多数时间都是埃林在发言,李德辉更多地在扮演提问者的角色。后者问埃林,离开北京时,将哪些特别的纪念品带回了德国。埃林透露,他带回了许多被法轮功地下组织加印了宣传字句的人民币纸币,以及无数的中国官方会议的记者证件、通行证件。而他最为珍视的则是每年"两会"期间由大会组委会发放的橡皮擦。埃林介绍说,二十多年来,他从来没有错过任何一次"两会",因此也从来没有错失过任何一年的"两会专用橡皮擦";他注意到,人民大会堂门口摆放的橡皮擦、记事本等办公用品,几乎从来没有任何代表伸手去拿。"我也极少看到代表、委员们在会议中做笔记。顶多是分组讨论时,高官们会装模作样地记笔记,仿佛他们真在认真倾听民意代表的意见。在我眼里,制作精美的'两会专用'橡皮擦,象征着这个已经高度数字化的国家,依然有着根深蒂固的官僚主义,有着一个庞大、守旧、僵化、与时代脱节的官僚体系。"

随后,埃林还谈到了外国驻华记者的工作环境。他承认,从过去几十年的总体趋势来看,工作环境在改善,如今的限制要远远少于几十年前。"但是,这几十年中,社会在飞速发展,世界也在不断变化。如果将驻华记者工作环境与社会总体环境相比,它是远远滞后的,因此可以说,驻华记者的工作环境正在'相对地急剧恶化'。"

埃林同时也表示,相对中国本土记者,外国驻华记者依然是"特权群体"。而即便在外国记者圈内,德国记者所受到的中国当局压力也要比英美同行小很多。"美国记者们做调查的力度非常大,敢于揭露中国最高层掌权者的腐败行为,但是有谁见过哪家德语媒体揭露了习近平女儿的求学、求职经历?因此,在中国的涉外酒店、住宅里,CNN的电视节目经常因为涉及中国的报道被短暂掐断信号,而德国之声的电视节目哪怕在报道香港的示威时也不会出现黑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