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颂恒、游蕙祯宣誓案终极上诉失败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5.08.2017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梁颂恒、游蕙祯宣誓案终极上诉失败

因立法会宣誓风波被裁定丧失议席的香港青年新政游蕙祯和梁颂恒,本周五被终审法院拒纳上诉申诉,指上诉并无合理争拗之处。至此宣誓案终极上诉失败,两人需支付讼费。

(德国之声中文网)青年新政梁颂恒和游蕙祯去年被香港高院裁定宣誓无效,取消两人立法会议员资格。两人其后提出上诉被驳回,他们早前直接向终审法院申请上诉许可,终院今指两人的理据无可争议之处,拒绝受理两人的"终极"上诉申请。梁游须付政府方两名律师讼费。

一场灾难性的判决

梁颂恒和游蕙祯在审讯后会见媒体,就未能捍卫选举结果致歉。梁颂恒称预计讼费达1200万港币,强调"预计最终结局是破产下场。"二人表示,终审法院的决定,间接承认法律有追溯力,对香港来,是一场灾难性的判决。

代表梁颂恒的英国御用大律师彭力克表示,法院要厘清应否介入立法会的内部事宜,直指立法会主席已容许两人再次宣誓,法院不应插手立法会事务。他又称《宣誓及声明条例》并非宪法要求,应由立法会内部自行解决有关事宜。

代表游蕙祯的资深大律师李志喜表示,案件涉及人大释法,释法不应具力追溯力,否则过往行之有效的法例,多年后都可推翻。然而,法官马道立表示,梁游两人是故意拒绝或忽略宣誓,指梁颂恒宣誓时虽手持圣经,但手指呈交叉状,认为这是拒绝宣誓的客观证明,又反问真诚、庄重与宣誓,难道毫无关系。法官李义则认为,梁游两人虽然由巿民以选票选出,但宣誓行为不符合要求,是"如同自己令自己失去资格"。

二人在判决后接受德国之声专访,坦言对终审法院拒绝批准上诉感到非常失望。梁颂恒表示,作为选民举出来的民选代议士,对无法捍卫选举结果,对广大市民感到歉意。游蕙祯批评有关裁决间接承认了人大释法凌驾法院判决,承认法律有追溯力;梁形容这对香港未来说是"一场灾难性的判决"。

将承受破产的结局

宣誓案终极上诉失败,代表二人的议会生涯暂时告一段落,高达1200万港元的诉讼费, 对二人如同天文数字。梁颂恒表示,基本上没有能力偿还,而且整个法律诉讼,律师费占去九成;若要民间筹款来偿还,是对市民不公平,因此无可避免要走上破产之路。而游蕙祯向德国之声坦言,这是政府的目的,令他们在财产上及诚信上承受破产的结局。然而,尽管如此,二人表示对当初参选及宣誓的行为并不后悔。梁颂恒表示,今天既已走到这步,就只会勇敢地往前走,在民主路上继续努力及坚持。虽然议会之路完结,然而,"我们会一定反抗,直至公义得胜。"

游蕙祯又表示,尽管议会生涯暂时告一段落,然而仍难在政治轨道上抽身而去,强调参与政治可从不同渠道出发,未来她将会更"落地" ( 贴近基层), 针对一些社会问题,如青年住屋问题、全民退休保障等社会议题,作具体及系统的研究及倡议。游指出,这项工作最需要的不是资金的支持,而是希望能融汇更的人力资源,共同推进政策的倡议。尽管面对这一场沉重的打击, 即将面临破产的命运,游笑称自已是无产阶级。"倘若你一无所有的时候,你再不惧怕失去,你会变得更勇敢。"

我要告诉他们, 你们从来不是孤身上路

梁颂恒对德国之声表示,相比"双学三子"及那些被囚的社运人士来说,今天的他还未失去自由, 自已的遭遇算不上什么,"他们作更大的牺牲,应该值得尊重。"而接下来的工作,梁恒表示,由于即将有逾过百名社运人士要面临起诉或囚禁,他希望透过自已的经验,在法律程序上可以帮助他们,也借着自已在媒体上有较高的知名度,去呼吁社会关心及支持这班社运人士。梁强调,对于他们,自已不能独善其中,强调正是因为自己曾经经历官司低谷,深明他们的感受,"我要告诉他们,你们从来不是孤身上路。"

香港理工大学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钟剑华接受德国之声专访表示,因为案件早前已遭上诉庭否决,对终终审法院的判决结果不感意外。钟认为,重看这个事件,当中梁游宣誓时所犯的"错误"及自负的表现的确严重,酿成一场维护华人尊严的猛烈声讨及指责;而当日二人的确有点自视过高,与其他泛民阵营关系也不和谐。

钟剑华指出,梁游在选举时,倡议激进的港独路线,事实上,虽然可在一段短时间内得到一部份激进反对政府或专制的年青人支持,然而主流社会尚未接受,在没有社会基础下难以得到支持,这对年青的社运人士及从政者者,可说是一个教训。钟又指出,观察到二人近日与甚他泛民政党关系渐见缓和,在上周声援"双学三子"及东北土地发展被囚人士的大游行中,梁游也出席支持,钟认为这是好的开始,认为二人仍然年轻,只要继续在政治路上努力,相信他日仍有机会东山再起。

成长于小康之家的梁颂恒,9岁时父亲病逝,与母亲及弟弟相依为命。2015年,雨伞革命后,梁颂恒创立青年新政,是首个打着本土纲领旗帜的参政团体。2015年青年新政派成员出战地区选举,开始受到传媒关注。

梁颂恒最受争议的,是曾被揭发在念大学担任学生会干事期间,与时任中联办青年部部长张学理有多次接触,又曾参加学生会北京交流团,令青政"染红论"不胫而走。梁颂恒驳斥当年只跟张学理见面三次,跟对方并不稔熟;他又指参加内地交流活动不代表认同对方立场。

2016年10月,梁颂恒当选立法会议员。在立法会就职宣誓仪式期间,先表明会"效忠及捍卫"香港民族"的利益,其后展示 "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横额,其中念 China 一词时,他以英语念出谐音"支那",被法会秘书长陈维安裁定无权监誓。

26岁的游蕙祯生长在公务员家庭,父母是退休公务员,志愿本来是当一个平凡办公室女郎,却因一场雨伞运动而改变了人生,从此踏上从政之路,筹组本土派政党青年新政,主张香港民族前途自决。2016年,立法会选举出战九龙西选区,游以20.646票,以424票之差险胜老牌泛民激进派黄毓民,夺得西九最后一席,成为立法会史上最年轻的女立法会议员。

其后在立法会大会上宣誓就职,游蕙祯宣誓前加入"向香港民族效忠"、"把"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华人民共和国)中的Republic读成疑似脏话的"re-fxcking"。她又把China读成"支那"及把"Hong Kong is not China "的横额披在肩上。被陈维安拒绝监誓。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