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桑坚赞:中国国内对少数民族政策有不同声音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5.12.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格桑坚赞:中国国内对少数民族政策有不同声音

据报道,一名30岁的藏人男子本周二在四川阿坝自焚,他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自2009年以来,中国藏区已有超过120名藏人自焚。德国之声日前就西藏现状采访了在柏林访问的达赖喇嘛驻欧盟特别代表格桑坚赞(Kelsang Gyaltsen)。

Dalai Lama Vien Giac Pagode Hannover 20.09.2013

中央党校一名教授不久前表示,不应将达赖喇嘛作为敌人看待和对待,因为这样的政策将极大伤害成千上万藏人的感情

德国之声:格桑坚赞先生,您正在柏林与德国议员会晤。鉴于中国市场的重要性不断增长,比如,中国是德国在亚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在欧元危机中,中国投资者的意义也在增加,您觉得德国政界今天对西藏问题还有多大兴趣?

格桑坚赞(Kelsang Gyaltsen):德国政府和联邦议会多年来关注西藏的人权状况。德国议会就西藏及其人权状况多次举行听证会。前德国外长金克尔(Klaus Kinkel)与菲舍尔(Joschka Fischer)曾与达赖喇嘛尊者会晤。联邦总理默克尔曾于2007年与达赖喇嘛会晤。因此,德国政府与议会关注西藏人权状况已有很长的传统。德国政府始终公开表示,人权、民主和法治是德国外交政策与关系的基石。在此背景下,德国政府与议会继续与中国政府谈及西藏状况十分重要,因为西藏人权状况已严重恶化

您在柏林的对话最重要的议题有哪些?您的对话伙伴最感兴趣的是什么?

当然是西藏的现状,以及我们从信息源了解到的西藏的最新进展。德国政府也对中国政府与西藏流亡政府之间是否有某些联系和关系感兴趣。以及我们如何判断西藏的状况及中国的发展。对我们而言,德国专家如何判断中国的状况以及他们认为中国存在哪些可能性和发展,如何能努力改善西藏和中国的人权现状,都是很重要的信息。

您曾参加过去九轮与北京代表的谈判。谈判一直进行到2010年,却毫无成果。目前西藏流亡政府与北京代表之间是否有联系?

目前没有直接联络。我此次访问柏林向德国政府传达的信息之一就是,显然在中国国内围绕少数民族政策也在进行着一场有很大意见分歧的公开辩论。中国有新的领导层。而西藏境况则极为严峻,已有123起自焚抗议事件。在此背景下,我们相信,目前是国际社会成员与中国政府谈及西藏的恰当时机,来鼓励和敦促中国领导层在少数民族、特别是西藏政策上转变思维。应当鼓励中国政府与藏人对话,寻求共同的解决方案。

Kelsang Gyaltsen Repräsentant des Dalai Lama

格桑坚赞(kelsang gyaltsen)

不久前,中共中央委员会举行会议,公开60项改革决议。您能从中读出有关中国少数民族、特别是藏人处境的讯息吗

有一点很突出,就是要成立新的"国家安全委员会"。该委员会也将下设西藏和新疆小组。这显示,西藏和新疆问题如今将进入中国最高领导人的责任范围内。这一改变对西藏状况会产生怎样的切实影响,目前还无法准确预见。

官方《新疆日报》日前发表一条引人关注的报道:新疆各高校的维吾尔大学生如果"政治不合格"将不能毕业。喀什一所大学的党委书记甚至表示:"政治上不合格的学生,专业课学习再好,也绝不能毕业。"据您的了解,西藏是否也有这种政策?

十年前,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在一次党的会议上表示,西藏的学校教育系统,关键不在于学生的考试成绩或者学历,而在于其政治立场。这是决定性的一点,是西藏学校教育系统的主要目标。也就是说,这样的表态对我们藏人而言并不陌生。

一方面有《新疆日报》这样的表态,另一方面却也有其它的信号。数月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中国的传统宗教发挥着重要的社会功能,为社会带来更多和谐和道德准则。6月,中央党校靳薇教授接受一家香港新闻杂志的详细采访。靳薇教授研究民族宗教问题。她在采访中明确表示,宗教对西藏民众有多么重要,不应将达赖喇嘛作为敌人看待和对待,因为这样的政策将极大伤害成千上万藏人的感情。靳的看法是,北京必须与达赖喇嘛恢复对话,寻求解决方案。

另一方面,不久前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在党的刊物《求是》上发出完全不同的声调。文章题为"以敢于亮剑的精神确保西藏意识形态领域安全"。要求达赖喇嘛的"声音形象听不到、看不到"。这样强硬的措辞该如何理解?

这些矛盾的说法显示,中国在少数民族政策上正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辩论。在此背景下,国际社会现在争取对这场辩论施加影响,十分重要。因为不单中国有少数民族,许多国家都有。许多国家在如何和平、和谐的处理少数民族政策上有本国的经验,也有不同的模式。因此,我认为推动中国国内开启这场辩论十分重要,由此,可以观察世界不同地方的不同案例,以便让中国真地拥有一个可以满足许多少数民族基本需求的少数民族政策。

采访记者:Matthias von Hein 编译:苗子

责编:李鱼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