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网络小资最爱的去处 | 文化经纬 | DW | 27.04.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柏林网络小资最爱的去处

St.Oberholz是柏林网络一代小资们最喜欢光顾的咖啡馆,一个被笔记本电脑和时尚物件占领的地方。它的灵感来自一段百年前始于啤酒、舞蹈和小面包的历史。

Innanansicht Café St. Oberholz: Frauen am Laptop. Die abgebildeten Personen sind mit der Veröffentlichung auf www.dw.de einverstanden. Aufnahmedatum: 10.04.2013 Foto: Aya Bach Copyright: DW/A. Bach

Berlin Café St. Oberholz

(德国之声中文网)我第一次走进这家咖啡馆的时候,只是想喝杯咖啡,却立即又走了出去。不是因为口袋里没有钱,而是因为没有带笔记本电脑。当时只觉得,如果没有进入虚拟世界的钥匙,就无法迈进这就咖啡馆。

"如果你不知道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咖啡馆,或许会被那么多笔记本电脑吓到。但如果你走进来,就会被这里的气氛感染,会想点一杯饮料或小吃,最好还能用移动终端上会儿网。"咖啡馆的老板欧伯霍尔茨(Angsgar Oberholz)说。他刚写了一本有关这家咖啡馆历史的书。

当我初次被这里的笔记本电脑吓退时,这家店开张还不久。这是我每天骑车上班路上一个并不精致的地段的一家不起眼的店面。罗森塔尔广场(Rosenthaler Platz)边拐角位置的建筑底层原先是一家快餐店,后来换成一家脱衣舞酒吧。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变成了一家与众不同的咖啡馆。外墙上画着动物形象和幽默的句子。而圣欧伯霍尔茨(St.Oberholz)这个店名听起来就像一个巴伐利亚乡村酒馆,完全不符合柏林中区时尚、都市的环境。

Zwei Gäste sitzen am Montag (30.10.2006) in Berlin im Internetcafe St. Oberholz hinter Laptops. Foto: Gero Breloer dpa/lbn +++(c) dpa - Report+++

咖啡馆还是网吧?

创业一族和旅游者

现在几乎所有的旅游手册里都提到这家咖啡馆。店里的客人几乎人手一部苹果笔记本,表情专注。许多人还带着耳机。人们很少交谈,偶尔听到一两句往往也不是德语。老板说,"我每天大概30%到50%的时间在说英语。"因为许多客人来自美国风格十足的创业小公司,还有一些外国游客。

2005年这家咖啡馆开张时可不是这样。欧伯霍尔茨在他的新书《这里用还是带走?》(Fuer hier oder zum Mitnehmen)里回忆了白手起家的年代。那时,原属于东柏林的中区(Mitte)虽然已经是潮流一族的聚集地,但罗森塔尔广场一带还远不是高尚街区。咖啡馆最早的客人中,不乏流浪汉和吸毒者,也有一些典型的东柏林人-他们虽然没有苹果机,却有一副热心肠。

有些客人会讲述,东德时代这里是一家国营饭馆,更早是一家艾欣格(Aschinger)。对于真正的柏林人来说,艾欣格这个名字是一个带有传奇色彩的文化现象。这家建立于1892年的连锁啤酒店开创了餐饮业的新时代。不仅因为这里的啤酒品种繁多,还有免费的配餐小面包,更是因为它开发了一个全新的顾客群体--新兴的雇员阶层,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消费和社交的场所。

这给了欧伯霍尔茨灵感。他觉得在100年后的今天,为什么不给自由职业者和媒体人提供一个他们自己的场所呢?

Laptop im Café St. Oberholz. Dieses Foto wurde am 5. Januar 2011 mit einer Panasonic DMC-LX5 aufgenommen. Abgerufen unter: http://www.flickr.com/photos/teezeh/5335834886/. Copyrigth: by-nc-sa/teezeh

最新潮的店面却有百年历史

从百年传承到虚拟空间

100年前这里就是文化人聚集的地方。著名作家德布林(Alfred Döblin)是这里的常客,他的经典作品《柏林亚历山大广场》就对艾欣格有过描述。因此欧伯霍尔茨更觉得应该不辜负这份历史渊源。古老的店面经过多次改建,但保留了高大的空间、回廊、宽大的木制楼梯和顶部尖尖的窗户。

虽然咖啡馆已开始就为客人提供免费上网和足够的电源插头,但老板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会成为这里吸引创业群落的特色。"即便是来自旧金山创业圈的人也吃惊地对我说,这是他们见到过的最不寻常的场面。"

这次我也坐在笔记本电脑前,却依然感到尴尬,因为电脑牌子不对。这时我的一个熟人走进来,他虽然有苹果机,打扮却相当不酷。欧伯霍尔茨说,虽然"我坐在欧伯霍尔茨咖啡馆手里拿了一本书"这样的话已经成为一种打趣的说法,但这并不意味着这里只有数字世界,"我们有一位常客,是一位美国作曲家,他不用电脑,而是在一张巨大的谱纸上手写。"

作者:Aya Bach 编译:叶宣

责编:石涛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