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电影节参赛影片:哪些值得看? | 文化经纬 | DW | 12.02.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柏林电影节参赛影片:哪些值得看?

今年第69届柏林电影节期间,竞赛单元共有16部影片角逐金熊奖和银熊奖。它们当中哪些务必一看,哪些则可以放弃?

Bildergalerie Kinopaläste in Berlin (picture-alliance/dpa/B. Pedersen)

谁能擒熊?将在周六的颁奖仪式和庆典晚会上揭晓

(德国之声中文网)丹麦导演隆娜·谢尔菲( Lone Scherfig)执导的《陌生人的善意》(THE KINDNESS OF STRANGERS)是一部社会题材的片子,讲述人们进入生活的危机状态后,又都恰巧在纽约会合。称赞一方认为,演员把各个人物的性格表演得淋漓尽致,很有幽默感。但批评方则指出,情节落入俗套,了无新意。

《系统破坏者》(SYSTEMSPRENGER)是德国导演诺拉·芬沙伊德(Nora Fingscheidt)的作品。故事的主角是一名脾气暴躁、极有进攻性的女孩,照顾她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喜欢这部片子的人说,感情充沛,把儿童也逃脱不了的社会问题展现在观众眼前。反对方认为,粗暴恶劣的环境,恐怕让观众承受不了。

法国导演弗朗索瓦·欧容(François Ozon)带着影片《感谢上帝》(GELOBT SEI GOTT)参加柏林电影节的竞赛单元。电影的故事基于真人真事:多个男子被神父性侵,多年后公之于众。人们赞扬欧容积极投身社会政治活动,参与当下议题的讨论。但反对方指出,故事叙述的方式,尤其在电影的开头部分,过于跳跃,很难让观众身临其境。

中国导演王全安带来一部蒙古题材的片子《恐龙蛋》,讲述一位牧羊女的故事。她追求独立,不愿成为男人的附庸。该片的画面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让人感受到大草原无边的开阔。一些奇异的画面使人难忘。但它想告诉观众什么呢?这个问题一时还很难解答。

奥地利导演玛丽·克鲁泽(Marie Kreutzer)拍摄了《脚下的土地》,它是一部女企业咨询家的画像,她生活中的一面是需要她全心投入的职业,另一面是患有心理疾病的妹妹。演员 Valerie Pachner将从容镇定以及疯狂的状态,表演得恰如其分。但批评者认为,人物刻画方面,不论是自我优化,还是追逐赢利,都没有走出老旧的巢臼。

观看视频 01:24

直击现场:柏林电影节红毯

挪威导演汉斯·皮特·莫郎( Hans Petter Moland)拍摄的家庭史诗剧《外出偷马》根据同名小说改编。它讲述了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一对父子情。影片画面极富北欧情怀。但故事本身缺乏高潮,转折之处显得生硬。

德国导演法提赫·阿金(Fatih Akin)执导的《金手套》讲述上世纪七十年代汉堡市发生的连环杀人案,多个妇女被杀害后遭到分尸。通过这部电影,人们看到酒馆里的那些"生活的失败者",主角扮演者的技艺令人叫绝。但强奸等镜头过于凶残。

《上帝存在,她叫佩特鲁尼娅》是马其顿导演缇奥娜·斯特鲁加·米特威斯卡(Teona Strugar Mitevska)此次带来的作品。影片讲述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女主人公因为一个偶然的巧合变成了一名男权传统社会的叛逆者。主角的扮演者首次登上银幕,其表演极为真实与可信。但影片的结尾出现双方的谅解,显得突兀。

《琼斯先生》由波兰导演阿格涅丝卡·霍兰( Agnieszka Holland)执导,讲述上世纪三十年代一名英国人在乌克兰报道大饥荒的故事。该片将这个被人遗忘的事件再现到观众面前。不足之处是,数百万饿死的百姓,在影片中不过承担了道具的角色,服务于煽情的故事内容。

《鬼城事件簿》是一部加拿大影片,导演为德尼·科泰( Denis Côté)。魁北克地区一个仅有几百名居民的小城,出现了奇怪的陌生人。该片的画面奇异,给人插上想象的翅膀。但即便努力去做,仍然很难理会电影的含义。

土耳其导演埃敏·阿尔(Emin Alper)给人们讲述了《三姐妹的故事》。虽然这是一个封闭的山间村落,但村民男女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影片的风光画面令人叫绝,叙事的方式以及演员的技巧都让人难以抵挡影片的魔力。但观众看这部片子时需要一点耐心。

 

李鱼 / 石涛(德新社)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