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塞尔多夫华人举行反日游行 | 德国 | DW | 24.04.2005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德国

杜塞尔多夫华人举行反日游行

4月23日,大约400名中国人在杜塞尔多夫――这个有小东京之称的德国北威州首府,进行了反日游行和示威。游行的组织者是年轻的在德中国留学生,他们几乎完全依靠互联网进行动员,而且特意澄清与中国官方没有关系。

参加抗议游行的留学生自发在日本驻杜塞尔多夫领馆前发言

参加抗议游行的留学生自发在日本驻杜塞尔多夫领馆前发言

就在杜塞尔多夫华人反日游行的同一天,中国国家主席与日本首相小泉在雅加达进行高峰会晤。为保证其舞台效应不受民间声音干扰,中国官方早在一周前已下达噤声令,弹压民间自发游行,控制稍触即发的社会紧张。海外多地的华人自发反日抗议,就因此格外引人注目。4月23日这天,游行吸引了日本读卖新闻、德国西德电视台、德国之声等多家知名媒体。日本驻杜市领馆也早早发出通知,要求日本人当天尽量不要前往“日本街”。

海外华人留学生表达自己声音

中国的反日浪潮虽然在国内趋于沉寂,却在开始后的第三周延烧到了海外。本周稍早,一个名为“杜塞尔多夫游行筹委会”的非正式组织,号召德国华人在欧洲的日本人居住最集中的杜塞尔多夫发起反日“入常”游行。周六,大约400名主要来自北威州各大学的中国学生和杜市的当地华人参加了游行。他们于下午两点从杜塞尔多夫中央火车站出发,向商业区附近著名的“日本街”—Immermannstrasse行进。游行队伍在周末已经人迹寥寥的宽阔大路上绵延数百米,在反日口号和义勇军进行曲中最后抵达日本领事馆。在日领馆前的示威持续了一个半小时,下午四点,组织者向日领馆递交抗议信之后,人群散去。

Chinesische Studenten Demonstration in Düsseldorf gegen Japan

警车开道

这次游行,发起者是杜塞尔多夫大学的中国学生崔峰。据他介绍,整个活动全部都在互联网上进行,几位组织者也从未谋面,只是在游行前几日才聚在一起商讨组织事宜。多位组织者均强调,他们与有中国官方背景的各校留德学生会没有关系,更不是出自中国驻德使领馆的授意,完全属于自发性行为。只是,谁也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有如此之多的中国人响应,除了网友的义工支持,筹备过程中还有一位热心华人专程捐赠200欧元表示声援。

虽然本次游行的组织者多是20出头、血气方刚的年轻留学生,并且自命为激进的民族主义者,但是,一名在科隆学习MBA的林同学告诉德国之声中文网记者,他不赞成中国国内示威中的过激行为。在他看来,过激行为其实是国内大众政治麻木的衍生物,而正是国内民众的普遍麻木助成了日本国内极右势力抬头。他们此次组织游行,就是要向德国社会和中国公众表达自己独立的声音,表明他们不是也不愿意被中国政府操纵。

Chinesische Studenten Demonstration in Düsseldorf gegen Japan

沿杜市“日本街”游行

由互联网传播、发动然后吸引到各界人士响应、参加、最后汇聚成大规模街头行动,这一点与中国国内前两周在北京和上海等地的示威生成模式颇为相似,却与六年前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轰炸之后中国政府在国内和海外组织的大规模抗议炯然不同。组织者透露,尽管他们曾经事前与中国驻德使馆联系,但中国官方的态度并不支持,只提醒注意安全问题。

民主操练

但在周六的整个游行过程中,安全或者暴力根本不是问题,从一开始迅速批准游行申请到示威全过程,杜塞尔多夫警方都表现了高超的控制技巧,和对民主权利的保障。23日中午一点,杜塞尔多夫警方即派出10余名员警,进入中央车站广场游行集结地点监控;两点始,按照申请线路和时间安排,警车一路开道,并在游行队伍经过的各路口时短暂封闭交通。有经验的随行女警,还多次抱怨队伍走得太快,不合乎德国人惯常的游行节奏,因为较慢的游行节奏有助降低示威人群的暴力冲动。而在日本领馆大楼外,则早已安排好了三十余名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由杜塞尔多夫市警察局长亲自带队。结果,此次游行示威秩序井然,得以在和平气氛中结束。

Chinesische Studenten Demonstration in Düsseldorf gegen Japan

游行以学生为主,也有其他身份的华人参加

更有意义的,不仅一路高喊口号、高唱国歌的中国年轻示威者没有发生任何暴力行为,而且在日领馆前一个多小时的示威中,实践了一次在中国国内几乎不可能的民主练习:多位示威者自发轮流演讲,号召民众将反日游行和抵制日货坚持下去---虽然这看来得不到中国政府的支持,虽然沿途有许多德国民众对此表示不解,更有一位德国人高举“促进中国人权”的标牌陪场。

但是,若这种自发的民族主义运动果真能坚持下去,未必不能赢得国际社会的理解从而影响国际社会对中日关系的认知,因为它已经是在利用国际社会的法治来操练民主,大大超脱中国官方定义的民族主义内涵,从而能够在更广泛的范围内促进中国人的集体认同,这非常接近欧洲近代兴起的民族主义精神。

比如,这次游行中除了年轻学生,最引人注目的是大约四、五十名工作多年或自开公司的当地中年华商。一位已经获得德国国籍、人称“老王”的参加者,告诉德国之声中文网记者,他们大多不是通过互联网,而是通过手机和电话的口口相传,虽然属于德国华人分裂社会的另一群体,但在“反日入常”的民族主义号召下,也加入到游行中。而在场目睹示威的一位携家小出游的台湾中年男子,在表示支持之余,激动地说,“这让我们想起了70年代的保钓运动,那个时候,台湾人和海外华人都团结到了一起。”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中文网”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