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锐官方葬礼 女儿拒绝出席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0.02.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李锐官方葬礼 女儿拒绝出席

本周三,中共官方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为党内元老级人物李锐举行了遗体告别仪式,遗体上还披盖了党旗。据仪式现场人士称,朱镕基、刘云山、贺国强等退休高官均赠送花圈。李锐的女儿李南央拒绝出席这场官方葬礼,并强调覆盖党旗、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告别仪式都违背了父亲的生前遗愿。

Li Rui (AFP/G. Chai Hin)

李锐2006年资料图

(德国之声中文网) 李南央在一份声明中称,李锐生前曾经明确表示,死后"不开追悼会,不进八宝山,不盖党旗"。她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说,李锐的遗愿是在家乡湖南落葬,而且绝对不愿意看到身上披盖党旗。"作为他的女儿,我要捍卫他的人格尊严。"旅居加利福尼亚的李南央还强调,她的父亲是"中共铁腕统治下具有独立思维的人"。

而在周三(2月20日),数百人前往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向李锐的遗体告别。中国党政高级领导人去世后,骨灰通常都埋葬在八宝山。

据现场的法新社记者描述,前去参加遗体告别仪式的,许多都是70岁以上、头发花白的老人。一名不愿透露全名的顾姓李锐家属对法新社表示:"李锐是个好人。所以会有那么多人要来送他最后一程。"这名家属还强调,李锐是一个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者,"他为理想奋斗终身"。

而据独立作家高瑜在推特上披露,国保、警方近日都对她以及一些其他异议人士严加看管,不准前往李锐家或者八宝山进行吊唁。她还引述遗体告别会参加者的消息称,习近平、李克强也向李锐遗体告别会送了花圈。不过这一消息无法获得其他信源的证实。

“没看到习、李的花圈”

同样接到“不准参加”指令、却依然成功前往遗体告别会现场的独立学者章立凡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则表示,他本人没有看到习近平、李克强送的花圈,“因为如果他们送了,肯定会排在很前面,但是那里站着许多工作人员,我的视线被挡住了看不清。”章立凡说,他在现场看到了朱镕基、刘云山、贺国强等退休高官赠送的花圈。

章立凡还透露,相比其他同级别逝世高层人物,李锐的告别会规格似乎不是很高,“大厅外没有按惯例悬挂横幅,还设立了‘禁止拍照’的牌子。大厅门口也没有发放逝者生平,大概是官方觉得这个人不好评价吧。大厅内倒是有‘沉痛悼念李锐同志’的标语,但是没有哀乐。”据章立凡介绍,从八宝山地铁站到革命公墓的路上,有不少警察以及便衣人员在巡逻,“他们把外媒记者都挡回去,还不时盘查证件。其实我还在地铁列车上的时候,就有其他乘客建议我要绕开警察,不过我也没绕,直接走过去警察也没拦我。”

诤言灼谏

1937年就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李锐,曾任毛泽东秘书,在反右及文革中皆遭受迫害,六四事件中站在学生一边。晚年的他还大力呼吁实行宪政改革,抨击现行体制,并出版了大量著作,成为中共党史以及毛泽东研究专家,这让他成为了中国体制内的"敏感词"。他的许多作品被禁止再版。

上周六(2月16日),101岁的李锐因器官衰竭在北京去世。中国大陆的媒体几乎没有对此进行报道,社交网络平台也鲜有相关内容。只有《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通过微博刊文,认为李锐早年遭受迫害打压"对其晚年政治立场产生了很大影响",指出"其影响力高峰是在退休后",拥有"'中共老干部+体制批评者'标签,不时发声,受到中国自由派人士以及西方舆论的推崇"。"在享受体制好处的同时,中国国内的反体制力量和西方力量也对他给予支持"。胡锡进认为,李锐晚年做了"以特殊方式抵制中国主流路线的示范","成为中国社会多元化的一个符号,如何看待他这个符号的意义,从不同的角度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而曾任赵紫阳秘书的鲍彤则通过推特表示,"李锐不朽……他的夙愿是宪政民主大开张。实现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些后死者的责任,也是对他最好的纪念。"鲍彤也留意到了李锐遗体覆盖党旗引发的争议,他写道:"因爱戴先生而前来致哀送行的人,因厌恶那种覆盖物而拒不出席的人,方式诚然不同,心是完全相通的:同样敬重先生,同样都在心底宣誓:继承和践行李锐先生的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