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真相能被大声地说出” | 媒体看中国 | DW | 03.03.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有一天真相能被大声地说出”

余华和蔡英文分别从不同的角度谈到了真话和真相被压制,戴耀廷则认为应该通过“占领中环”在香港建立民主宪政的文化。

Der chinesische Autor Yu Hua steht in Frankfurt am Main auf der Terrasse des S. Fischer Verlags (Foto vom 05.06.2009). Der 48-Jährige zählt zu den bekanntesten Schriftstellern Chinas. Sein jüngster Roman Brüder, der im August bei S. Fischer erscheint, war ein in China heftig diskutierter Bestseller. China ist Gastland der diesjährigen Frankfurter Buchmesse, die vom 14. bis 18. Oktober stattfindet. Foto: Arne Dedert dpa/lhe +++(c) dpa - Report+++

作家余华

(德国之声中文网)从3月1日开始,香港限制内地人购买奶粉,成人赴港一趟限带两罐奶粉,违者可处罚款50万元及监禁两年。中国食品安全问题再次成为焦点。著名作家余华在《纽约时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写在此新闻发生之前,但是对此现象作了出评论,他说: "只要食品安全的检查有电影审查的强度和力度,有电影审查的精益求精和吹毛求疵,食品安全问题的解决也就指日可待了。"

他还引用一个网友的评论说,"让负责电影和报纸图书审查的去检查食品安全,让负责食品安全检查的去审查电影和报纸图书。这样一来,中国既有了言论自由,也有了食品安全。"

** FILE ** In this July 3, 2007, file photo, a worker selects the daily product at the production line at Wahaha's factory in Hangzhou, China. Chinese beverage maker Wahaha Group is considering buying dairy assets from Sanlu Group, the milk maker at the heart of a scandal over milk tainted with an industrial chemical, reports said Monday October 13, 2008. Wahaha spokesman Shan Qining said he could not confirm the reports citing the company's chairman, Zong Qinghou, as saying he wants to buy a milk powder production line from Sanlu. (AP Photo/Eugene Hoshiko, FILE)

余华:食品安全检查应该向电影审查看齐。

这篇文章的主题是讨论中国的言论审查制度。余华指出,图书出版、电影上映和报刊发行有个不同的审查制度。其中电影最为严厉,图书较为宽松,报纸介于二者之间。其原因在于市场结构的不同。"中国有500多家出版社,每家都有自己的社长(也是事实上的审查官),一本书在一家出版社被拒绝,还有机会在另外的出版社出版。电影却不同。只有北京的国家广电总局满意了,一部电影才能发行。"尽管中共控制报纸一向严厉,但是报纸还要在市场上生存。

余华评论《南方周末》事件说,"《南方周末》继续出报,官方含糊其辞地承诺放松审查,但是却悄悄地开始了秋后算账。最终结果政府仍是赢家,然而这是中国的新闻审查制度几十年来第一次遭遇正面直接的抗争。"

更"激进"的是重塑政治文化

因为建议以"占领中环"来争取普选,香港大学法律学者戴耀廷成为媒体焦点。他在《信报》发表文章,讨论重塑香港的民主政治文化,称"我真正想作的也许更为激进--不单以行动改变香港的政治制度,从而建立真正符合普选要求的民主宪政制度,更要改变香港的政治文化,建立起能够承托民主宪政制度的民主宪政文化"。

戴耀廷说,在上一回政改,泛民政党因为争取普选,各自采取不同路线而出现分歧,导致彼此失去互信。因此,应该回到基本点,不再由各泛民政党商讨争取普选的策略,而是由每个希望可以落实真普选的港人负上政治道德责任,从而实现普选。不过,他说,"占领中环"行动对香港现有的政治文化的最大冲击,不在于直接民主这一点,而是要求我们行使民主权利之前,必须加进商讨(deliberation)的成分,惟有这样,才能突破香港现有的政治困局。

戴耀廷在文章中详细地介绍了"商讨日"的方案,总结说,"我的建议若是激进,那是透过详细计划,有清晰的单一目标,准备以有限度违法的公民抗命行为去建立民主宪政的制度。我的建议当中的真正'激进'之处,应是重塑香港的民主政治文化,好让建立起的民主宪政制度能有相配应的民主宪政文化。这种政治文化重塑的历程,就由泛民主派开始"。

寄望对岸的年轻人

2月28日,台湾政治人物蔡英文撰文,面对中国大陆的年轻人,谈论她对二二八事件的看法。

A bodyguard protects 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 (DPP) Chairperson and presidential candidate Tsai Ing-wen (R) gestures as she takes part in a campaign on a truck through the streets of Taoyuan January 12, 2012. The upcoming presidential and legislative election will be held on January 14. REUTERS/Pichi Chuang (TAIWAN - Tags: POLITICS ELECTIONS)

蔡英文:"如果不知道二二八对台湾的伤害,对岸人民将永远不会真正理解台湾。"

台湾的悲剧为什么要解释给现阶段对岸的年轻人听?蔡英文 说,"我的想法很简单,两岸关系的处理必须建立在对彼此真实的理解上头,而如果不知道二二八对台湾的伤害,对岸人民将永远不会真正理解台湾",她希望"让对岸年轻的心灵感受台湾过去的苦痛,也让台湾的年轻世代衷心的祝福自由民主在对岸可以实现,而终究有一天双方可以同理心的看待彼此,不再有偏见和对立"。

蔡英文认为,二二八事件本质上是一件人民的抗议遭遇国家暴力镇压的血腥惨案。事件之后,"台湾社会陷入沉默,这种沉默让国民党政权更为所欲为。白色恐怖开始,往后的几十年,绝大数的台湾人民因为恐惧不敢说真话,不敢要权利,人性被扭曲,尊严被搁置","人民即使要哭泣,也不能让别人知道他们哭泣的原因"。

不过,蔡英文说,台湾人民并没有灰心丧志。"从一开始,我们是很少数的一群人,慢慢的,反对的力量从零星的对抗汇聚成一股团结的政党。这就是民主进步党的起源"。"我相信有一天民主的中国也会用同样慎重的心情来追思六四","我希望有一天真话能在对岸被大声说出,中国人民的民主梦想也会在世界上绽放光芒"。

摘编:张平

责编:任琛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