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挑战”:德国临危受命主政欧盟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2.07.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最大挑战”:德国临危受命主政欧盟

默克尔有6个月时间在欧盟内达致妥协。最优先项目是应对新冠大流行瘟疫之后果。现在便很清楚:本届轮值主席绝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届。

Deutsche EU Ratspräsidentschaft

德国本届轮值主席标志:一个没有终结、结合在一起的莫比乌斯环

(德国之声中文网)这个7月1日,欧盟轮值主席国换届。本来,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自1957年创立,依据定规,每6个月由另一个成员国担任这个共同体的领导身份,主持会议、组织日常工作、推进在所有可能的政治领域的谈判。在布鲁塞尔有一项未成文法则,根据该法则,轮值主席国以"诚实的交易员"身份出现,寻求妥协、整合所有各方利益是每一届轮值主席任期的座右铭。一名经验丰富的欧盟外交官就此说道:"有时成功些,有时差一些"。也就是说,无需紧张了?

EU-Ratsgebäude in Brüssel

受新冠疫情影响,布鲁塞尔欧盟理事会建筑物内限制人员聚集

"最大挑战"

依然紧张!这一次不同于以往。新冠大流行瘟疫让整个世界失序。默克尔在轮值主席任期启动前的一次新闻会上表示,"若说我们面临欧洲历史上最大的经济挑战,这并不过分。我们也必须与此相应的措施。"事有凑巧:除应对新冠瘟疫后果外,欧盟未来7年财政预算也需重新制定。而正好是经济最强、人口最多、领导人经验丰富的成员国担任轮值主席。智库"欧洲政策中心"(EPC)专家伯恩施莱格尔(Sophie Pornschlegel)认为,人们不妨视之为一种不幸中的大幸,"德国目前也正好是一个赞同欧洲的政府,有意有所建树,并深知,此次危机生死攸关。"

新冠居优先地位

欧盟面临的第一个挑战是向遭受大流行瘟疫重创的国家提供根本性的帮助。一个巨大的财政调配,总额可达1. 85亿欧元。这一团结行动规模之大为欧盟问世以来所仅见。默克尔宣布,"此刻,我们的共同目标必须是,共同、有持续性、有前瞻性地克服危机。这就是我们的欧盟轮值主席任期的指导性动机。"默克尔计划在未来数周在布鲁塞尔举行首次个人峰会上说服另外26个成员国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接受德法作为景气刺激手段的"重建基金"建议和欧盟7年财政预算。为此,欧盟将首次共同举债,然后由各成员国在未来30年逐步偿还。

国外长马斯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明确表示,在轮值主席任期内,德国也将关注自己会得到何种好处。他说,"如果我们在欧洲过得好,像德国这样的一个出口大国会从中受惠。因此,我们将致力于使意大利或西班牙这样的受新冠大流行瘟疫创伤尤重的国家得到帮助,更快走出危机。这不仅有利于当事国,也有利于欧洲、有利于德国。"

巨大期待

那些预期的得款国们认为设立"重建基金"的建议是好的。对那些给款国们,首先是那"节约4国"(奥地利、瑞典、丹麦、荷兰),默克尔尚须作说服工作。2007之后已第二次接任轮值主席的默克尔承认,这不会容易:"我们还须架设的桥梁是巨大的。这么说,无疑是对的。"

Belgien Janis Emmanouilidis, Direktor der Denkfabrik European Policy Centre in Brüssel

埃曼诺伊利迪斯:为克服危机,本届德国轮值主席国任期很重要

智库"欧洲政策中心"专家埃曼诺伊利迪斯(Janis Emmanouilidis)相信,在这个不同寻常的时代,对德国轮值主席任期的期待相当高。他说,"倘不能成功,它会导致欧盟进入一个更严重的政治危机。因此,需要有一个结果;也因此,本届德国轮值主席任期相当重要。"

默克尔与冯·德莱恩

布鲁塞尔的一些欧盟外交官一边开玩笑说,"妈妈会搞定的",一边语调严肃地指出,作为欧洲在位时间最长的政府首脑,默克尔经验丰富。默克尔自己的基民盟联邦议院党团曾称她 "妈妈"。欧盟事务专家埃曼诺伊利迪斯认为,现任欧委会主席的另一位德国人--冯·德莱恩也在寻求妥协方面扮演着重要角色。他指出,冯·德莱恩和默克尔不仅相知既久,且曾长期共事,两人理念相近,因此,他确信,布鲁塞尔将和柏林,即默克尔之间会有一种密切协调关系,"而这也是必要的"。去年转赴布鲁塞尔任职前,冯·德莱恩曾在默克尔总理手下担任部长多年。

Deutschland Berlin PK Angela Merkel und Ursula von der Leyen

默克尔和冯·德莱恩:两名身居要职的德国女性

中国峰会、环境、移民和英国脱欧2.0

轮值主席国任期内的其它诸多重要事项不得不退居克服疫情引发的经济危机之后。但是,至今年10月,还必须同英国达成未来贸易和人员往来的某种协议。然而,退出欧盟以来,英国人的谈判意愿不大。年底有可能发生硬脱离欧盟共同市场。

默克尔总理曾尤其重视与中国领导人的峰会。但因新冠疫情以及在所希望的双边投资保护协定的谈判方面鲜少进展,此次峰会已被无限期推迟,并甚至会完全取消。不过,同非盟的峰会却无论如何也将举行。即使在德国的轮值主席任期内,已延续多年的对避难及移民法的谈判过程也无望结束。联邦德国内政部长泽霍费尔希望达成一种政治共识,将难民分配一类伤脑筋的细节工作交由下届轮值主席国--葡萄牙。在气候保护问题上,已获某些进展,可致达成气候保护新目标。不过,这仍然未能确定。

在欧盟轮值主席国任期内,德国驻欧盟代表处增加了来自各所有部门的约150名官员,使代表处人员总数达到400人。德国驻欧盟大使克劳斯(Michael Clauss)管理着这架机器,负责其日常运作,为数以百计的会议作准备。不过,由于新冠危机导致的欧盟理事会建筑物内的限制措施,只有25%的房间能用于会议。视频会议效果差,而人员亲临会场要从9月份才被允许。克劳斯大使说:"机器只开了一半马力,尽管这样,德国轮值主席任期内也要举办众多决议。"他承认,这经常让他度过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