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处在伊斯兰国阴影下的一个德国小区 | 德国新闻 | DW | 21.04.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德国新闻

曾处在伊斯兰国阴影下的一个德国小区

2013年,十多名德国青年离开丁斯拉肯市(Dinslaken)前往叙利亚,加入极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这群人的离去不只震惊德国,也对他们所生活的小区带来巨大的影响。德国之声记者走访了被极端主义阴影笼罩的洛贝格区。

Dinslaken, Prozess Lohberger Brigade, Terrorzelle (picture-alliance/dpa/M. Gerten)

“宽容之城”——丁斯拉肯

(德国之声中文网)人与人之间充斥着深深的不信任感。今晚天后不佳,还待在室外的寥寥数人眼神紧盯着一辆缓缓驶过的汽车。"这在洛贝格区(Lohberg)很正常。"司机厄内·杜拉诺齐(Önay Duranöz)讲话时带着明显的鲁尔区口音。他说:"每个经过这里的人都会被猜疑的眼光审视。特别是外地人。"

坐在后座的奥马尔·成格弗(Omar Chengafe)颔首表示同意。他指出,洛贝格区非常封闭,对外人而言是个难以接近的世界。这与该区数年前发生的事件有极大关联。洛贝格位于丁斯拉肯市郊区,约有6000居民。

2013年,洛贝格区突然成为广为人知的地名,原因是许多萨拉菲派信徒聚集于此,该地被视为"武装极端分子的温床"。据北威州宪法保护局指出,当时曾有十多名自称圣战者的年轻男子加入了名为"洛贝格旅"(Lohberger Brigade)的所谓圣战组织,并分批离开德国。该组织在叙利亚以及伊拉克先后为努斯拉阵线(Al-Nusra-Front)和恐怖组织"伊斯兰国"效力。这些圣战者都是德国籍的皈依者,其中不少人是移民后代。

近半数的洛贝格居民有移民背景。多数家庭来自土耳其。上世纪50年代,第一批移民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以外籍劳工的身份来到此地采矿。

在这群年轻人分批离开德国前往中东后,大批国内外媒体记者涌入洛贝格采访,争相追问这样的情况为何会发生在一个鲁尔区7万人口的小城市郊区。这段经历给居民带来的震撼延续至今。

不同视角

杜拉诺齐和奥马尔当时以不同的角度见证了事态发展。现年20多岁的奥马尔在多特蒙德攻读社会教育学。这名蓄短须、打扮时髦的年轻男子在丁斯拉肯市中心长大,但他经常到洛贝格造访朋友和熟人。

Student Omar Chengafe (privat)

大学生奥马尔

奥马尔成长于一个笃信伊斯兰教的摩洛哥家庭。他的父亲在丁斯拉肯市区的阿拉赫玛清真寺的理事会任职多年。不同于洛贝格的两家清真寺,阿拉赫玛清真寺以阿拉伯语布道。

年近40的杜拉诺齐则是土耳其裔,高大的外表下散发平静的气息,粗犷却不失温柔。按照这名社会工作人员自己的说法,他于2011年以"外来者"的身份来到洛贝格。他本人是在距离此地20公里的杜伊斯堡市长大。在洛贝格工作8年期间,杜拉诺齐已经成为许多家庭重要的联系人。

2013 年,这名德国儿童保护协会雇员接任新设立的青年之家经理职位。他的主要任务是在洛贝格青年们从学校进入职场的过度期提供协助。

就在丁斯拉肯极端化了 

我们驱车来到洛贝格区中心,车子穿越约翰内斯广场,转弯后在过去的单身矿工宿舍前停车。如今这栋红砖建筑已经成为文化中心,以及多个社团和公司的办公室。这两个地点只有几步之遥,并且在"洛贝格旅"的发展史上都扮演重要角色。

杜拉诺齐说,从前洛贝格的年轻人每日会在约翰内斯广场碰面,一起消磨时间。这群人皆无所事事没有正经工作。自2005当地矿井关闭后,一夕之间数千人失去工作,人们的就业前景晦暗。

当时在洛贝格,每4名年轻人中就有一名失业。在此背景下,穆斯塔法·T(Mustafa T.)开始频繁出现在约翰内斯广场上。这名男子在短短数月内成功在洛贝格建立起一个极端主义团体。

杜拉诺齐回忆起唯一一次见到穆斯塔法·T的情景。"他坐在那儿,周围站着几名我认得的年轻人," 杜拉诺齐正好听到这群人的对话内容。穆斯塔法·T叮嘱众人必须尊重他人,敬爱长者。"例如他对他们说,应该帮老太太将购物袋从超市提回家。" 杜拉诺齐承认,他对穆斯塔法·T的第一印象相当正面。"我心想:哇,这个人能让其他年轻人乖乖听话,而且讲的话很有道理。"

穆斯塔法·T来自洛贝格一个颇有名望的土耳其家庭,父亲是DITIB(土耳其伊斯兰宗教机构联盟)清真寺的理事会成员。许多成年人都以为,孩子与他多接触是好事。2011年夏天,穆斯塔法·T在市政府批准下成立了"教育社团",在附近的矿工单身宿舍建筑中租了聚会场所,与人数逐渐壮大的社团成员碰面。北威州宪法保护局向德国之声表示,这个社团成员共有30名年轻人。

当我们一行人走过洛贝格的街道时,杜拉诺齐和成格弗告诉我,当时聚会的主题围绕在穆斯林受到德国主流社会的排挤、不断增加的仇视伊斯兰教的情况。

田园风光表象

过去的矿工定居区,如今是成排带前院的小房子。看到"矿井街"、"竖井街"或"矿工长路"等街道名称,不仅令人想象过去洛贝格矿业蓬勃发展的时光。穆斯塔法·T在单身宿舍租赁的聚会场所就位于矿工长路上。

社团成立之初,奥马尔还参加过几次聚会。起初他觉得穆斯林青年能有个新的休闲去处非常好。"那里聚集的都是不想待在街上的年轻人。他们在寻找生活目标,因此投入了宗教的怀抱。"但一股不安的感觉使他很快不再前往"教育社团"。他说,"这个社团正往非常错误的方向前进,迹象越来越明显。"

奥马尔确信,他的父母开明的教育方式使他能不受穆斯塔法·T迷惑。但许多年轻人却落入了陷阱。"他们看不到前景,容易受仇恨情绪驱使,很适合成为被吸收的对象。这是有计划的煽动。"

沉默法则

奥马尔向他所属的清真寺协会讲述了心中的不安,"但除了我的父亲外,没有人认真听我倾诉"。虽然理事会聆听了他的意见,但没有实际行动。他说,"我认为,他们担心可能会有安全机构人员进入清真寺。"

洛贝格居民的沉默及闭塞成为穆斯塔法·T的助力,他因此能长时间不受干扰地为社团招募新血。"丁斯拉肯市社会事务官员扬克-霍尔斯特曼(Christa Jahnke-Horstmann)对德国之声表示:"这引起了担忧,许多人早前完全没有发现。"

奥马尔认识所谓的"洛贝格旅"的所有成员,其中包括2015年在伊拉克摩苏尔市实施自杀式炸弹攻击造成20名库尔德人死亡的菲利浦·B(Philipp B)。绰号"高飞"的青年穆斯塔法·K(Mustafa K)则在社交网站上传了一张他面带笑容手里拿着人头的照片。还有许多其他突然不见踪影的熟人。

除了这群死忠成员外,2013秋天又有另外4名年轻人离境,但一个月后又从叙利亚返回德国。外界并不清楚这些人返国的具体情况。据德国《明星》杂志(Stern)报道,这些家庭通过私人关系以及土耳其、叙利亚边境的谈判者,投入金钱物力才将几名年轻人带回丁斯拉肯。

社工杜拉诺齐表示,上述4人在返回德国后深居简出,"他们觉得丢人,不敢去见自己的父亲。"在这段期间,洛贝格还处于震惊之中,"人们私下经常谈论这些情况。"

Dinslaken Önay Duranöz (privat)

杜拉诺奇在与一位老妇人交谈

在洛贝格人人都知道是哪几户人家,但为了顾及这些返乡者家属的面子,无人公开发表任何相关言论,"这在洛贝格是不成文的规矩。你不能讲其他家庭的坏话。"

渴望正常生活

这4名年轻人至今不愿接受媒体采访,只通过当时向他们伸出援手的杜拉诺齐代其发声。杜拉诺齐说,在他们从叙利亚回国的几周后,其中一名年轻人突然来到他的办公室寻求帮助,"他说他想要正常的生活和工作。"这名青年担心安全当局会告知每名雇主他的过去,使他无法求职。"他对我说:谁会雇用一名恐怖分子?"

杜拉诺齐倾听了这名青年的烦恼,随后也与其他三人会面。他没有询问四人前往叙利亚的情况,或是提出相关疑问,因为他确信这将使他们不再向他寻求帮助。杜拉诺齐表示,这4名青年的生活都已重新步上轨道并开始工作,三人组建了家庭。最先找到杜拉诺齐求助的青年在该地区的一家生产公司找到固定工作,已经任职多年,"我特别为他感到骄傲。"

融入是长期使命

杜拉诺齐表示,在2013之前,许多年轻人几乎无法在周边的企业找到工作。但通过儿童保护协会旗下的青年之家的努力,洛贝格的情况出现转变。

青年之家每年向近300名青年男女提供帮助。"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安排所有人接受职业培训。有些人提出的是更基本的问题:怎么去职业学校报名?有哪些学校或求职的选择?"

社会事务官员扬克-霍尔斯特曼表示,在发生年轻人加入圣战组织离境的惊人情况后,丁斯拉肯市政府主动与穆斯林组织保持联系。"尤其是移民比例约占45%的洛贝格,当地有各种不同的穆斯林团体。共同解决问题,这对我们而言相当重要。"

Deutschland Dinslaken-Lohberg Johannesplatz (Imago/H. Blossey)

鸟瞰丁斯拉肯的市集广场

但奥马尔认为,有关单位还需要做出更多努力。他呼吁应该在德国或德语地区培训更多伊玛目,"这里许多年轻人连做梦都在讲德语。德语是他们的语言。会说德语的伊玛目更能接近年轻人。"

若清真寺里的语言隔阂消失,类似穆斯塔法·T的极端萨拉菲教徒或许便无法轻易对年轻人造成影响。奥马尔说:"有才华的年轻人们就这样突然消失无踪,实在令人遗憾。"他认为,或许在那些离开德国的青年中,原本有人能和他一样进入大学就读。

生活还要继续

扬克-霍尔斯特曼表示:"我们认为,如今在丁斯拉肯,萨拉斐派已经不是主要的议题。"事实上,自2016开始,丁斯拉肯这个地名或是"洛贝格旅"已经不再出现在北威州宪法保护局的年度报告中。

引发这一连串事件的穆斯塔法·T后来如何?坊间有许多传言,但没有人知道具体情况。杜拉诺齐和奥马尔表示,在第一批青年离开德国后,穆斯塔法·T就不知去向。

据奥马尔表示,一年前他在杜伊斯堡一家清真寺的礼拜上见过此人。"我很确定那个人就是他。他的整体风格发生极大的变化,穿着棉质休闲裤和短袖衬衫,胡须修剪得很短。从前他总是宣称,蓄长须是伊斯兰教徒的义务。"德国之声曾向北威州宪法保护局询问穆斯塔法·T下落,但宪法保护局不愿透露任何信息。

至于过去的事件对洛贝格民众的影响,奥马尔说:"当时发生的情况肯定还在人们的意识中。不过几乎没有人再提起。"如今当奥马尔在街上再遇到从叙利亚返回德国的那4人时,他会友善地问好。他说,"他们就是我的兄弟,和其他人无异。"

 "洛贝格旅"的多数死忠支持者都已在叙利亚和伊拉克丧命。在他们生活过的小区里,生活又重归平静。人们保持缄默,对外来者投以怀疑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