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有成为新常态的危险″ | 文化经纬 | DW | 17.01.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暗杀有成为新常态的危险"

历史学家和情报专家内林(Christopher Nehring)为德国之声撰文指出,有情报部门参与的暗杀恐怖浪潮席卷全球,欧洲也不例外。旧的国际秩序解体是原因之一。

(德国之声中文网)2020年1月3日,美国通过无人机袭击杀死了伊朗将军苏莱曼尼(Ghassem Soleimani)。 2019年8月23日,涉嫌俄罗斯特工在柏林暗杀了流亡的车臣人坎格什维利(Zelimkhan Khangoshvili)。 2018年10月2日,沙特阿拉伯情报机构在伊斯坦布尔杀死了记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这样的暗杀、袭击和绑架事件还可以举出许多,在德国也发生过。

令人恐惧的暗杀浪潮在欧洲蔓延。德国联邦情报局(BND)前局长辛德勒(Gerhard Schindler)在德国间谍博物馆举行的一次讨论会上做出预测:"在不久的将来,拥有特工背景的谋杀活动将有增无减。"

观看视频 01:16

伊朗将军苏莱曼尼追悼会万人空巷

越来越不客气

旧的国际秩序瓦解是导致暗杀事件增加的原因之一。美国、俄罗斯和中国等大国与伊朗或沙特阿拉伯等新的区域大国展开竞争。相互之间越来越不客气,手段越来越残酷。德国联邦议院议员森斯堡(Catrick Sensburg)警告说:"现有的和平解决冲突的机制正在消失,目前存在的一个危险的倾向是,暗杀正在成为公开使用的惯常手段。"

显然,最近30年来,俄罗斯、以色列或美国早就在进行有针对性的暗杀。而冷战结束后的欧洲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平安无事。这样的时光似乎结束了。

秘密杀戮和袭击有着不同的背景。例如美国针对伊朗将军苏莱曼尼、以色列特工针对哈马斯和真主党民兵的袭击行动旨在打击军事对手。目的主要是在不发动战争的情况下,防止未来的袭击。

造成无辜伤亡

还有一种完全不同类型的杀戮是复仇行动或报复性袭击。例如对前车臣叛军指挥官坎戈什维利(Khangoshvili)或者沙特持不同政见记者卡舒吉(Khashoggi)、以及前俄罗斯特工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或以色列对纳粹战争罪犯的谋杀袭击。这类暗杀的目的旨在惩罚曾经犯过的罪行,禁止批评人士发声,同时向世界发出象征性的警告。

 Jamal Khashoggi (Getty Images/C. McGrath)

卡舒吉究竟被谁清除?

让卡舒吉"禁声"

那么,都有哪些人面临着成为此类攻击受害者的危险呢?实际上,被列入清除目标的只是极少数人,不是军事敌人就是政治异己、或者是反对派人士和叛逃特工。

自1970年代以来开展的反恐斗争令这些暗杀袭击活动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与以前相比,参与暗杀袭击的团队规模越来越小,相互联网,而且身份不明。他们通常采用"定点清除"的杀戮方法。以色列特工对哈马斯和真主党领导人的袭击只是一个例子。

 然而"定点清除"的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听起来命中目标很准确,但实际上不仅"目标"被清除,而且也造成无辜者死亡。一名英国女性意外发现了本应杀死俄罗斯特工斯克里帕尔的神经毒剂,自己却因中毒身亡。在挪威,以色列特工将一位无辜路人错认为激进伊斯兰分子,并将其误杀。在美国无人机袭击事件中丧生的不仅仅是伊朗将军苏莱曼尼,还有在场的其他人。暗杀事件无法排除附带伤亡和损失的风险。

Christopher Nehring, Historiker, Berlin (Susanne Schleyer/autorenarchiv.de)

本文作者: Christopher Nehring

乱世的前兆

在德国这样的禁止死刑的国家,暗杀行动尤其引起人们的震惊。联合国也对一系列的暗杀行动,无论是对苏莱曼尼还是卡舒吉的暗杀,都予以了谴责。然而,美国、以色列和俄罗斯都以打击恐怖主义和制止国外杀戮威胁为借口,为其暗杀行动进行辩解。而这些国家也确实是处于军事冲突之中,给安全带来威胁。如今,要解决这种相互矛盾的局面,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遥不可及。

 德国的局势相对平静。大多数"有针对性的暗杀"行动都发生在世界上的主要危机地区,如中东、阿富汗或乌克兰。但是全球化、移民潮和新的西方与俄罗斯之间的冲突越来越临近德国。 2019年在柏林对坎戈什维利的暗杀或者2017年在柏林绑架越南官员(Trinh Thanh)事件就是这种不安定时代即将来临的前兆。

 

作者: Christopher Nehring

 

历史学家Christopher Nehring的博士论文课题是秘密情报机构历史,他是柏林间谍博物馆的学术负责人,并于2019年出版《最大的77个间谍神话》(Die 77 größten Spionage-Mythen)一书。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