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的″新东方政策″为何难以奏效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0.09.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新闻广角

普京的"新东方政策"为何难以奏效

前不久,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中亚遭到中印领导人的微妙“冷遇”之后,他再次推出的“新东方政策”也突然变得前景黯淡。东南亚国家也普遍担心一旦同莫斯科走得太近,会遭到西方的诟病。

普京的新东方政策难以成功

普京的新东方政策难以成功

(德国之声中文网)九月初的东方经济论坛上,俄罗斯总统普京一再重申,他将推动俄罗斯经济同欧盟国家的脱钩。这些国家此前对俄罗斯实施了严厉的制裁。与此同时,上述国家也正在努力摆脱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并同时加强同亚洲的关系。

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的东方经济论坛上,普京表示:"亚太国家所扮演的角色变得越来越重要,这些国家为我们的人民提供了巨大的机遇。"

八月31日发布的俄罗斯海军指导方针中也声称,俄罗斯今后将加强在东方的军事存在。

制裁正在产生效果

国际社会今年年初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措施,对俄罗斯经济造成了极大的冲击。不过,俄罗斯政府则表示,2022年俄罗斯国民经济只会萎缩3%。澳大利亚亚洲学会的伊万诺夫( Philipp Iwanow)表示:"无论是从地缘政治的角度出发,还是从自身需求而言,俄罗斯都希望以其能源、资源、军火以及核技术优势在快速增长的亚洲经济中占据一席之地。"

"向东"将再次失败?

2012年,莫斯科也曾推出所谓"转向东方"政策,但最终以失败告终。专家们普遍认为,普京此次的战略重点转移也难以获得成功。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东南亚问题高级研究员库尔兰斯基( Joshua Kurlantzick)表示:"我认为,这一次莫斯科也无法获得成功,因为无论从战略层面,还是经济层面上,俄罗斯都无法向亚洲提供更多的实惠。"

在上周乌兹别克斯坦举行的一次区域性峰会上,印度总理莫迪对普京表示,莫斯科必须走上"和平的道路"。而普京也不得不公开承认,中国国家主席对战争问题存在"疑问和顾虑"。


评论家们普遍认为,发动侵乌战争以来,俄罗斯在更大程度上变成了北京的"小弟"。

俄罗斯2012年发起亚洲战略至今,收获非常有限。2013年,俄日贸易一度达到创纪录的332亿美元,但2021年双边贸易额又回落到了208亿美元。对韩贸易虽然在2021年上升到了273亿美元,但俄罗斯在韩国外贸中的占比却只有2%。此外,上述两个亲西方的亚洲国家积极参与了西方阵营对俄罗斯的制裁行动,因此今年日韩的对俄贸易必将大幅下滑。

普京出席九月16日的上合峰会,这也是侵乌战争后,普京首次在国际场合露面。

普京出席九月16日的上合峰会,这也是侵乌战争开始后,普京首次在国际场合露面。

在东盟内部,对俄实施单边制裁的国家只有新加坡。2018年,也就是俄罗斯吞并了克里米亚半岛四年之后,东盟同俄罗斯将双边关系提升至"战略伙伴"层面,但尽管如此,从2012年至2021年,双边贸易额仅从182亿美元提升至大约200亿美元,升幅微不足道。

相比之下,东盟同中国和美国的贸易额则分别高达8780亿和4417亿美元。而东盟同台湾的贸易额也比对俄贸易高出四倍。

大多数东盟国家都希望在俄乌战争中保持中立,但东盟中俄罗斯的传统盟国也在渐渐疏远莫斯科。来自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的数据显示,从九十年代开始,俄罗斯一直是该地区主要的武器供应国。

出口下降

今年八月,菲律宾宣布取消了一项从俄罗斯购买16架军用直升机的合同,据称此事同美方施压有关。在1995年至2021年期间,越南武器进口的五分之四来自俄罗斯。不过,越南现在担心,如果继续从俄罗斯购买武器,将会成为美国"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CAATSA)的制裁对象。根据这项法律,美国可以对任何从俄罗斯购买武器的国家实施制裁。

俄乌战争爆发前,大量从俄罗斯购置武器的亚洲国家现在已经纷纷调整政策。根据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的一项报告,俄罗斯对印度和越南的武器出口量已经分别下降了47%和71%。

收效不大

军政府控制之下的缅甸则是一个特例。2021年2月政变上台后,俄罗斯一直是缅甸军政府的主要支持者,并向该国提供军火、援助和廉价能源。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研究员马尔斯敦( Hunter Marston)表示,缅甸军政府当然很希望和俄罗斯成为伙伴,以避免对北京形成过度的依赖。但缅甸和俄罗斯的"盟友关系"是建立在专制政权抱团取暖的基础之上的。


马尔斯敦说,一旦缅甸军政府领导人敏昂莱或者普京失去权力,那么两国的关系也很有可能立即发生变化。他认为,现阶段俄缅两国的盟友关系"并不具备牢固的基础"。

热络的能源合作

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研究学院讲师克里姆( Frederick Kliem)表示,除缅甸军政府之外,东盟内部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看得到同俄罗斯合作的"经济前景"。不过,克里姆同时也表示,开展能源领域的合作,也许会让俄罗斯在东盟赢得一些伙伴。一些亚洲国家正在就是否继续发展核能展开讨论,与此同时,对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也在不断扩大。

今年七月,印尼政府宣布,该国正在审核俄罗斯提出的建设核电站的建议。同一时间越南也同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的子公司NovaWind就建立一个128百万瓦级风力电厂签署了协议。这也是NovaWind的第一个境外项目。

印度总理告诫普京“要走和平道路”

印度总理告诫普京“要走和平道路”

争夺盟友

俄乌战争爆发以来,亚洲国家进口俄罗斯液化天然气的数量有所增加。今年八月,日本的进口量同比增加了211%。此前从未进口过俄罗斯天然气的印度尼西亚也在本周宣布,该国将考虑进口俄罗斯天然气事宜,以缓解国内能源价格暴涨的压力。不过,分析家们普遍认为,俄罗斯对亚洲的能源出口战略难以持久,因为亚洲国家目前扩大俄罗斯天然气进口量的主要原因是,西方的制裁令俄罗斯天然气价格创下历史新低。但这种超低价格对俄罗斯来说并不是长久之计。

研究欧亚关系的独立学者伊斯兰姆( Shada Islam)表示,由于通胀严重、食品供给紧张以及生活成本不断攀升,许多亚洲国家都希望俄乌战争能够尽快结束。但她同时也表示:"但这并不意味着,亚洲各国和民众会对普京再度向亚洲示好的行为心存幻想,普京这样做的真实目的是为其抗衡西方的努力寻找盟友。"

她表示:经验教训令大多数亚洲国家意识到,要尽力避免成为所谓大国博弈的棋子。"同上一次'新东方政策'一样,这一次俄罗斯的'向东转'尝试也不会获得成功。"

© 2022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