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革命》:「禁片」年代的海外放映 | 文化经纬 | DW | 31.03.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時代革命》:「禁片」年代的海外放映

記錄香港反修例運動的紀錄片《時代革命》計劃於4月1日至10日進行全球放映,德國數個大城市也有參與。德國之聲對組織者之一「香港人在德國協會」進行了專訪。

(德國之聲中文網)以2019反修例運動(亦稱反送中運動)為主題的香港紀錄片《時代革命》的電影團隊在3月5日發出公告,邀請各地組織於2022年4月1日至10日參與全球放映。「香港人在德國協會」(Hongkonger in Deutschland e.V.)參與了德國法蘭克福、柏林、杜塞爾多夫及海德堡等四個城市的放映會的組織工作。

港人在德協會主席安莉莎(Aniessa Andresen)透露,早在去年,協會已萌生了在德國放映《時代革命》的想法,並已開始聯繫電影團隊。原想把字幕翻譯成德文,後來全球放映計劃公佈,距離目標放映日期卻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考慮到翻譯、替換及影院組織等工作所需時間,團隊討論後覺得全球同步放映意義更大,協會最終決定使用原版英文字幕,並在兩、三周内完成了德國的映前安排。

根據原本的計劃,除了《時代革命》之外,該協會還準備在德國舉辦其他香港民主運動相關紀錄片的放映會,目前已敲定的其中一部電影是《紅磚危城》。雖然片名相近,且也是以反修例運動期間的香港理工大學衝突事件爲主題,但和之前在香港上映時引發電檢(電影檢查)風波的《理大圍城》並不相同。另一部紀錄片《暴烈與溫柔》則從未在香港上映,且預料現在已無法通過電檢,目前正送往台灣參展。而《時代革命》此次德國公映也得到駐德國臺北代表處的資助。

据港人在德協會介紹,與《紅磚危城》片方的洽談始於去年。年底時香港獨立媒體《立場新聞》被迫關停,這令安莉莎擔心電影的合作會受到影響,因爲該片的版權當時屬於《眾新聞》,而後者與《立場新聞》同被視爲批判性媒體 。協會於是在1月1日再次聯繫片方,不料翌日就見到《眾新聞》挂出1月4日起停運的公告。所幸由於合作事宜早前已確定,所以該片還有機會在德國播放。2021年,香港《電影檢查條例》因應港版《國安法》的實施而進行了修訂,電影在香港已無法自由地放映。將這些在香港成爲「禁片」的電影帶到德國,為留在香港的香港人去做他們無法做的事,安莉莎認爲這是海外香港人的責任。

《时代革命》导演周冠威:甘为电影信仰付出代价

在德國的香港聲音

根據其網站信息,「香港人在德國協會」由一群旅德港人於2019年8月開始籌建,並於同年10月正式注冊成立。安莉莎稱協會的誕生與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密切相關。運動爆發之後,協會創辦成員感覺香港的情況需要關注,他們作爲海外香港人希望能夠提供一些支援,這是協會成立的原因。儘管之前已經在各地組織過一些聲援香港的集會活動,但正式注冊後,各項工作可以在德國法律框架下運作,也在操作層面上使得諸如放映會等更多活動得以實現。

安莉莎坦言,協會支持德國的核心價值,即自由民主,並將焦點放在香港的相關事務上,並不限於政治方面。除了組織集會和研討會、發出公開信、出版小冊子、為新來的港人(包括難民庇護申請人)提供支援外,協會也進行文化上的推廣,包括製作一些文化相關的德語短片,組織綫上德語班,以及面向德國人的廣東話班等。在生活方面,協會也組織諸如聚餐等民生性的活動,藉此連結在德港人。

為港人發聲可以體現在具體的事務上。例如,協會曾收到很多居留證申請方面的求助。由於德國各地的處理方法不一致,BN(O)護照(即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 passport,英國國民(海外)護照)及香港特區護照均對應了幾個不同的國家代碼,這會導致申請材料的差異。於是,協會出面去信要求德國聯邦政府進行澄清,經過半年的努力後才最終解決了問題,類似的求助後來大幅減少。安莉莎總結道:「香港人應該做,或者可以代香港人發聲的事,我們都會去做。」

無奈而積極的「境外勢力」

對於協會在海外的努力發聲,安莉莎苦笑著說他們是逼於無奈地積極去行動。協會的組織者都不是政治人,只是草根,純粹因爲見到香港的現狀而自發地想為香港做些事,儘量去做。這是一種很無奈又無助的狀況,但如果大家都撒手不管的話,香港就不復存在了。在安莉莎看來,比如説廣東話(粵語),這種方言在廣州只剩下半條命,在學校不准講;在香港情況其實也是一樣,只剩下一半。如果語言消失了,這也意味著文化的消失。在普通話之前,廣東話才是正統的漢語,繁體字(正體字)才是正統的中文,這些都是真正的中國文化。「我們首先有責任承傳自己的文化……其實我們是很愛國的,很愛中華文化,所以我們更要努力保衛我們的語言和文化。」

成立時間並不長,也由於2020年港版《國安法》實施而遭遇過人事變動、甚至是解散危機,面對經驗不足、語言障礙等各種問題,這個僅有兩歲半的協會仍然在努力地服務社區。安莉莎很感激共同協作的團隊,以及一些願意出錢出力的其他當地組織,尤其是台灣人的支持。沒有這些幫助,這次放映會也無法順利完成籌備。她覺得,雖然協會只是一股很小的「外國細力」(外國勢力),但感覺自己並不孤單。「一班同路人走到一起,那就繼續走下去。」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