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回家 坎坷路遥 | 文化经纬 | DW | 06.02.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春运回家 坎坷路遥

中国的春运常被称作年度人口大迁徙。春运期间,大约会有8亿中国人需要出行。这对全国的交通系统构成了巨大的压力。来自广东湛江的大学生叶韬,决定避开汹涌的春运客流。

  (德国之声中文网)
21岁的叶涛,在广州的一所高校就学。他的老家,在600公里外的湛江市。春节临近,叶涛要回家同家人一起过年。他可以选择坐长途汽车,也能够选择坐火车,但今年他受够了,决心跨上自行车,依靠自己的双脚一路蹬回家去。
坐车只需若干个小时的路程,叶涛骑车总共花了5天,里程达630公里。不过,叶涛认为,还是坐车回家更可怕:
“以前(春运)也坐过火车,那个火车,人也是特别挤的。人山人海的那种,从车厢里要上个厕所,包括排队可能也要1个多小时才能解决。感觉中国的春运太恐怖了。”


年度人口大迁徙
今年的春运,已经在1月26日正式拉开大幕,为期40天。不少人称春运为“一年一度的人口大迁徙”。铁道部以及交通部预测,今年春运的40天内,全国将有34亿人次出行;按照一个人回家一趟来回需要换乘四次车的平均水平计算,相当于全国有超过8.5亿的人要进行东南西北大流动。在2月9日大年夜之前的运力尤其紧张,所有归乡心切的人,都务必要抢在年夜饭之前到家,和家人围坐在一起辞旧迎新。
大部分的回家客流都集中在这一时段,对长途交通构成巨大的压力。当然,广东的大学生叶涛可以免去买票、挤车之苦。他已经在1月28日平安到家。630公里的路程,骑车对他来说甚至是一种享受:

Studenten YE Tao (21). Er war vom 23. ~ 28. Jan. unterwegs. Von Guangzhou nach Zhanjiang. Copyright: privat Bild geliefert von DW/Cui, Mu, Journalistischer Volontär für DW/Hans Spross.

离家“只有”630公里的幸运儿


“坐春运火车的话,你就得少喝水吧,尽量少上洗手间。因为春运人太多了,挤过那些人群去方便,可能要花很多时间。在那种氛围内,坐那么久的火车,我觉得也是挺难受的。而我比较喜欢骑车那一种‘在路上’的感觉。”
然而,并非每个春运回家旅客,都能像叶涛那般幸运。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2年底,全国共计有约2.36亿流动人口。如果单纯地按照数字,即1/6的中国人正在背景离乡讨生活。他们在大城市铺路架桥起高楼,却不得不把家室儿女留在数千公里外的家乡;他们微薄的收入,也不足以支付一年多次回家的车票;而一年一度的春节团聚,他们无论如何不愿再错过。


症结在于区域发展不均衡
交通部门也在竭尽全力提升运能。据新华社消息,今年春运期间全国每天开行460万趟长途大巴,能提供7800万人次的运力;开行铁路列车2677对,比去年同期增加166对,再创历史新高。民航业的数据显示,春运期间,平均每天执行近万个航班。然而,成千上亿的农民工依然面对一票难求的局面;即便是城市白领,网络订票时,也是同样精神紧张。网络上流传着各种靠谱或者不靠谱的抢票软件,一张小小的车票,牵动几亿中国人的喜怒哀愁。
“春运”一词进入汉语语汇,还不到30年的历史。1986年,该词首次出现在大陆媒体上。随着经济改革的逐步推进,越来越多的人背井离乡,前往发达的沿海地区追寻更好的生活,与之相伴的则是飙升的长途交通流量。同时,由于城乡二元政策,外来务工人员难以在就业城市落籍,他们的家人也因此不得不留在遥远的家乡,无法随迁定居。不少学者认为,这才是春运瓶颈的症结。北京交通大学的经济学教授赵坚说:
“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的话,每年有上亿的人口要回家,交通压力就会非常大。这就是所谓城市化的问题。”
中国城市化积累了大量的相互牵涉、复杂纠结的问题。真正解决,兴许还需数十年。在这之前,数以千万计的中国人每逢春节,依然会归心似箭,穿越数千公里的国土回家探亲;春运的客流规模,也会随之继续不断刷新历史纪录。

作者:文山
责编:李鱼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