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过后″:叙利亚反对派在柏林商讨未来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8.08.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明天过后":叙利亚反对派在柏林商讨未来

叙利亚反对派数月来在柏林就后阿萨德时代的叙利亚举行研讨会。柏林科学与政治基金会的缪丽尔·阿瑟伯格博士(Muriel Asseburg)向德国之声阐述了研讨会的目标。

Smoke billows from buildings during clashes between Syrian rebels and pro-government forces in the Seif El Dawla district in the center of Aleppo city August 22, 2012. REUTERS/Youssef Boudlal (SYRIA - Tags: CONFLICT CIVIL UNREST POLITICS)

Krieg in Syrien Kämpfe in Aleppo

德国之声:阿瑟伯格女士,数月来一个叙利亚反对派团体一直在"科学与政治基金会"所在地为阿萨德统治结束后叙利亚的和平过渡制定计划,研讨会的主题是"明天过后:支持叙利亚民主转型"。这一项目是怎么开始的?

阿瑟伯格:这一项目是由一个流亡叙利亚人团体倡导的。他们的目标是讨论如何面对叙利亚政权更迭之后的挑战,并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每一个对革命持怀疑或者拒绝态度的叙利亚人知道革命的意义所在。同时,他们也希望向国际社会发出信号,也就是反对派有能力相互合作并且对革命后叙利亚的发展有一个明确的设想。

德国之声:工作小组的成员来自何方?

Podiumsdiskussion in Berlin am 23.3.2012 zum Thema Ein Jahr Revolution in Syrien. Zwischen friedlichem Kampf und brutaler Unterdrückung mit Vertretern der syrischen Opposition. Auf dem Bild: Muriel Asseburg. Foto: Bettina Marx

科学与政治基金会的缪丽尔·阿瑟伯格博士(Muriel Asseburg)

阿瑟伯格:该小组一开始由流亡叙利亚人组成,主要是不久前来到美国或者长期生活在美国的叙利亚人。这些人又选出了其他代表,并且组成了该项目的叙利亚领导委员会。我们和美国合作伙伴(美国和平研究所,USIP)一道对该项目给予了支持,包括提供会议场所,后勤支持并且进行鉴定。参加讨论会的总共有45名成员。需要强调的是,他们不是作为各政党或联盟的代表入选该委员会,而是根据他们的专业知识和个人品行。不过,该委员会也考虑到将最重要的宗教团体、民族和最重要的政治派别的代表囊括其中。成员有的是叙利亚国内的反对派代表,有的是活跃在海外的反对派代表。

德国之声:该小组对后阿萨德时代的叙利亚有什么样的基本设想呢?

阿瑟伯格:成员们一致认为,在阿萨德之后的叙利亚,每个公民在法律面前都是平等的,不管他们属于哪一个宗教派别或哪一个民族。这对德国人来说听上去也许并不那么了不起,但对经历了长达40年阿萨德统治的叙利亚来说并非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叙利亚现在的政治秩序很大程度建立在特权以及宗教歧视和民族歧视的基础上。

德国之声:研讨会的核心问题有哪些?

Großformatiges Plakat in der Altstadt von Damaskus, das mit Hafiz Al Assad für die Wiederwahl von dessen Sohn Bashar wirbt Bild: Kristin Hellberg

阿萨德父子竞选宣传画

阿瑟伯格:我们有6个工作小组,分别讨论六个专题:过渡时期的司法,法治国家,宪法进程和新宪法准则,选举制度,尤其是制宪会议的选举, 经济重建和社会福利政策以及安全部门改革。项目成员认为,这些问题对叙利亚中短期的未来具有重要意义。短期内最急迫的是安全问题。首先是重建秩序,避免报复行为。必须在阿萨德政权倒台前就采取预防措施。 同时也必须为建立一个民主制监督下的安全机构奠定基础。

德国之声:重建经济也需要叙利亚人付出努力。

阿瑟伯格:是的。阿萨德父子40年的执政期给该国带来了巨大的经济上的不平等,过去几年的局部自由化以及过去一年半的武装冲突更加剧了这一问题。这些都使该国面临的人道主义挑战和重建工作变得异常艰巨,更不用说改造该国的经济体制。

德国之声:研讨小组的成员对西方国家迄今扮演的角色有什么看法?西方国家在过去一年半里显得非常谨慎。

A new Syrian refugee and her child are pictured as they arrive at a stopover facility for breaking fast near the Turkish border town of Reyhanli in Hatay province August 9, 2012. More than 2,000 people fled violence in Syria to reach neighbouring Turkey in the past two days, bringing the total number of Syrians who have sought refuge there to more than 50,000, Turkish authorities said on Thursday. REUTERS/Umit Bektas (TURKEY - Tags: POLITICS CIVIL UNREST SOCIETY)

土耳其的叙利亚难民

阿瑟伯格:看到自己的国家日复一日遭受血腥暴力,而西方国家却不能采取果断行动结束这一切,这让许多叙利亚反对派都难以接受。他们尤其感到西方政策的矛盾性。虽然西方国家自诩是人权的捍卫者,但许多叙利亚人感到,一旦动了真格,他们就止步不前。

德国之声:研讨会成员如何看待德国所扮演的特殊角色?

阿瑟伯格:虽然成员们希望德国能多有些行动,但他们也对德国在军事干涉的问题上持审慎态度表现出一定的理解。此外,他们对德国在人道主义领域开展的工作表示肯定,尤其赞赏德国和阿联酋一起致力于叙利亚的经济重建。

(缪丽尔·阿瑟伯格博士(Muriel Asseburg)是德国国际政治和安全研究所-柏林科学与政治基金会(SWP)中近东和非洲研究小组的高级研究员,也是该机构"明天过后"项目的负责人。)

采访记者:Kersten Knipp 编译:乐然

责编:李鱼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