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LGBT参议员石川大我的同婚路 | 文化经纬 | DW | 29.09.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日本LGBT参议员石川大我的同婚路

日本支持LGBT运动当选参议员的同性恋者石川大我,在入主国会两个月后,对德国之声表示他的责任重大外,更对将来推进同婚法案的态度更明确。

Japan | Taiga Ishikawa (privat)

成为日本参议院的石川大我,期望能在日本推广LGBT权益

(德国之声中文网)日本在7月21日完成参议员席次选举。这次选举中出现不少新亮点,包括首位渐冻人患者国会议员舩后靖彦与身心障碍的木村英子等。考验日本国会的传统在新世纪面临的考验与改革。

其中,来自东京的45岁石川大我,代表在野党「立宪民主党」当选,成为又一名进入国会的同性恋者。未来,他期许能在日本的保守政坛吹起改革之风。

9月19日,石川大我这位新科参议员接受德国之声访问,在国会旁参议员会馆里的办公室内,挂上了彩虹旗,象徵着新的文化带入。石川大我穿着整齐,谈到成为参议员两个月内的心得,第一句话就表示「这两个月,感受到责任重大」。

过去石川曾在2011年起连任两届东京都丰岛区议员,并在任内推行了「伴侣登记」。然而,这次出马参议员选举,他没有代表任何选区,而是「全国比例代表制」选上。因此,石川跟德国之声说,他等于是背负了全日本LGBT支持者的期待,不能辜负。



Japan | Taiga Ishikawa (privat)

7月21日,石川大我以比例代表制当选为新一任参议员

让社会接受同性

石川大我出生以来,就是个道道地地的东京孩子,父亲是资深剧团演员。一路受到名校栽培,但他在国中的14岁时,首次发现在性向上是喜欢男生。正值青春期的他,一度相当苦恼,还去翻查了字典与资料,当时字典上对同志的解释是「异于常人的性慾望」,让他一度认为自己是个异常的人。

不过后来透过网路,石川开始结识到许多同性友人,让他深觉自己并不孤单。2000年时,他开始组织同志游行,并呼吁日本也应该要重视同性恋者权益,他回忆起当时依旧说:「20年前出来游行时,大家都用很讶异的眼光看着,会觉得这群人到底在干什麽?」。

经过20年的努力后,日本社会已经不像是过去那般相对保守。去年他主办并参加东京的同志游行后,已经有许多年轻一辈跟他们加油打气,甚至还有人过来击掌,游行规模也成长到一万多人,这些都是当初他想像不到的。

「我还看到NHK新闻调查说,现在已婚女性中,对于同性婚姻有69.5%都表示可接受,尊重的态度。20-29岁的女性支持率更高达92.1%」。在现在的日本社会,对于同性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避讳。

会出来选参议员,石川大我也跟德国之声说,因为目前日本已经有20多个行政区通过伴侣法,他认为不久的将来同婚法案也应通过,促使他出来选参议员。他说:「日本也要同性婚姻!是我这次选举的口号,也希望将这理念推广到全日本」。



Japan | Taiga Ishikawa (privat)

拿着彩虹旗站在国会议事堂前,石川大我往后挑战仍然艰辛

与执政党正面交锋

石川大我得到了在野党「立宪民主党」推荐,进入比例代表区内,最后拿到73799票,成功进军国会。然而,面对日本的执政党自民党,跟公明党联合执政下拥有席次过半数的绝对优势,如何突破代表传统形象的自民党,让石川大我在推行同婚法桉时,面临很大的挑战。

「自民党还是很多人跟我们想法有很大落差,认为同性婚姻会剥夺他们的既有权利,还会让日本少子化。有这样的误会之外,还说同性恋只是一种兴趣,不是正确性向」。石川大我表示,他能做的就是先从说明开始,一步步解释同性婚姻为何会需要,而且绝对不会影响到现有婚姻制度的权益。

想起交涉的过程,石川大我仍记忆犹新:「我们旁边的办公室就是自民党的,偶尔我也会去聊个天然后说明一下」。在议会开议时,旁边的席位座的也是自民党参议员,都让他抓到机会去跟执政党议员解释同婚法桉。

就在2018年12月,立宪民主党也提出了「婚姻平等法桉」,希望能给予LGBT人士更多权益。石川大我表示,10月的国会开议后,他希望可以审议到相关法桉,「过去我在丰岛区议员时,也有公明党与自民党的人士支持同性伴侣法」,他希望能延续这样的气势,在国会持续努力说服其他参议员。

Japan | Taiga Ishikawa (privat)

长期致力于同志权益运动的石川大我,也曾来台湾参加过同志游行

对台湾印象深刻

台湾则是在今年5月,率先通过了同婚专法,成为亚洲先例。台湾的环境让石川大我感到相当鼓舞,而事实上,过去台湾举办的同志游行,石川大我几乎都有来台参与,他说:「台湾的同志游行有15万人,让我很震惊,我去餐厅吃饭的时候,都看到餐厅直接贴上彩虹贴纸或是大方挂彩虹旗,让我直接感受到了勇气」。

石川大我认为,这几年台湾愈来愈多人可以大方主张自己的性向,他认为这样的自信与安心感相当好。对比过去20年,他认为日本也是在慢慢改变中,但是脚步没有像台湾这样快,「我希望未来我也透过努力,慢慢让日本在3、5年内能够追得上台湾,变成LGBT人士可以更自在讲出主张的社会」。

除了对台湾的同志活动印象深刻外,石川大我还与台湾支持同性婚姻的政治人物,如社民党的苗博雅、时代力量的林颖孟有联络。他还透露之前也有收到台湾政府的邀请,希望能在10月底的同志游行上现身说法:「当然我是很想去台湾的,但是那时国会也有很多议程,可能到时还需要衡量行程」。

石川大我不只常来台湾参加同志游行外,甚至还有出版社跟他接洽,发行繁体中文版的书。他说,在东京街头宣传拉票时,常常看到许多外国人跟他们鼓励,其中就有许多台湾人,让他们对台湾社会的包容印象深刻。

Japan | Taiga Ishikawa (privat)

参选口号「让日本也有同性婚」,石川大我期许自己能改变日本社会风气

希望日本修民法

相较于台湾是另立同性专法,而非修改民法。石川大我对此表示,如果以他来看的话,他会希望未来日本是以修民法而非立专法的脚步迈进。相较台湾还有用公投方式来决议,他则认为公投不是每项议题都适合:「如果是这种人权类议题的话,那公投的宣传就会变成有较多钱跟资源的人拿到优势,对谁都不公平」。

石川继续补充,他认为平等的意义与价值也是人类的普世价值,他说:「我认为不论异性与同性恋,都应该受到婚姻基本的保障,日本宪法也对此有规定」。他举例,欧洲有很多国家有先设立伴侣法后,再讨论婚姻平等法,但对他而言,婚姻跟伴侣还是有既定差异,因此他仍希望日本将来能直接以「婚姻平等法」立法优先。

不过面对未来6年任期,石川仍认为同性婚姻以外,面对职场霸凌、学校霸凌、老后孤独等,只要是弱势人群的权益,他都会注重。他说:「我的目标是创造出包含LGBT族群在内都可以安心生活的社会」。他也跟德国之声说,不只日本的大都市,现在他也接到很多乡间的委託,希望去当地演讲,这些将是他往后的目标。

从20年前上街组织同志游行,到20年后进军国会成为首位LGBT代表的参议员,石川大我依旧在挑战日本传统社会的各项包袱。不过,进军国会后,石川要面对的不只是社会眼光,更是实实在在的政治角力。能否在参议员任期内,让日本变成他心目中「下一个LGBT人权先进国」,石川大我仍有很长的路要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