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重启核电站 好了伤疤忘了疼?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5.07.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日本重启核电站 好了伤疤忘了疼?

在关闭所有核电站几个月后,日本重新启动一座核电站。当地的反核运动日益壮大,但能源政策出现根本性转变的机会依然渺茫。

default

大饭(Ohi)核电站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关闭所有50座核电站几个月后,日本首次重新启动了一座核反应堆,这一事件凸显福岛核灾难之后日本能源政策的尴尬处境。一方面,日本中部大饭(Ohi)核电站第3和第4号机组被认为足够安全,可以重新并网发电,而另一方面,根据相关部门的说法,其他核电站将在今年夏末新的核能监管机构成立之后才能得到重新运营的批准。值得注意的是,新的监管机构将不再像从前那样隶属于经济部。

大饭核电站的所有者是电力巨头日本关西电力公司(KEPCO),电能输送覆盖大阪及周边地区。野田佳彦首相(Yoshihiko Noda)领导的内阁同意重启核电站是为了保障盛夏季节的电力供应。

反对意见高涨

Protest gegen Atomkraft in Japan

日本民众集会反对核电

对这一决策持批评意见的人士指出,应对灾难事故发生的基础设施严重不足。相关地区的负责人纷纷抱怨称,尽管在全国范围内,核电站周边疏散区范围已经扩大到30公里,但几乎所有核电站所在地都缺乏通往外部的公路干线,以及放射性探测仪和医疗设备。

与此同时,日本民众的反核情绪正在高涨。《朝日新闻》评论员协阪纪行(Noriyuki Wakisaka)估计,大约70%到80%的日本人反对核能发电。6月底,数千民众在东京首相官邸前举行示威活动,抗议重新启动核电站。脇阪紀行对德国之声表示,"现在日本也出现了类似德国的'愤民'(Wutbürger),不过还没有政党在政治层面上代表这种声音。但是不满情绪正在上升,举行抗议活动的是年轻人,但并不带有意识形态色彩"。

三种可能方案

Premierminister Noda Japan

日本首相野田佳彦

协阪纪行不愿意断言日本未来的能源政策走向。他认为,野田佳彦在能源政策转变方面的态度并不坚决,更为倾向于保护能源供应商的利益,这与其前任菅直人(Naoto Kan)有很大的不同。野田内阁将在今年夏天提出三种可能方案,以确定在2030年之前核电在日本发电总量中究竟占据多少比重:完全退出核电,核电占15%,或者核电占20%到25%。日本社会将为此展开一场广泛的讨论,以做出最后决定。

无论最终结果如何,这都将是某种程度上的政策转变。德国科学与政治基金会的日本问题专家蒂滕(Markus Tidten)提醒人们注意,日本政治人物迄今为止在核电问题上的口吻已经有所变化:"日本政府不再谈退出核能,而是摆脱对于核电的依赖"。蒂滕估计,从中期而言,核电将占日本发电总量的20%左右。而在福岛核灾难发生之前,这一数字接近33%。

东京电力(TEPCO)国有化

过去几周内,日本大型能源供应商和核电站运营方的股东大会也都否决了"退出核能"的要求。蒂滕对此做出的总结是,在大约50个核电站关闭的几个月时间里,人们确信"要引入额外的石化能源以保障日本工业继续正常运行,必须耗费巨额资金。这是一笔非常昂贵的买卖。"

Erdbeben in Japan, Kashiwazaki

柏崎(Kashiwakazi)2007年曾发生6.8级地震

福岛核灾难所造成的损失也同样惨重。为了向受辐射地区的数万民众提供赔偿,同时又避免东京电力公司破产倒闭,日本政府成为了东电的最大股东。到现在为止,政府已经向这个永远与福岛核灾难联系在一起的公司注资约合250亿欧元。

艰苦的能源转型

日本问题专家蒂滕认为,东电公司实际上的国有化"也有一些缓和内政的意味"。这样的话,再次启动核电站的时候,问题就会变得简单一些,"如果民众知道,现在不是哪个只想赚钱的经济财团在做这些事情,而是我的政府"。

东电公司希望无论如何都要重启核反应堆,当然不是在福岛,而是在西北海岸地区的柏崎刈羽(Kashiwakazi-Kariwa)。尽管从7月1日开始,太阳能发电的入网补贴将提高为每千瓦时42欧分,日本的能源转型还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作者:Hans Spross 编译:石涛

责编:达扬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