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破坏环境 还能去远方吗? | 文化经纬 | DW | 15.09.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旅游破坏环境 还能去远方吗?

面对气候变迁危机,旅游记者Paul Sullivan反思了自己的工作对生态环境可能造成的伤害,并得出结论:我们必须减少旅游。

Island Vatnajoekull (picture-alliance/blickwinkel/K. Irlmeier)

冰岛的冰川在加速消融

(德国之声中文网)当我的航班飞过冰岛上方,我从1万英里高空俯瞰冰岛的秀丽景色,看着流纹岩的皱褶和冰川顶上逐渐消融的白雪时,我的心头升起了一个疑问:身为一名旅游作家,我所从事的工作是否还符合道德标准?

我当时正在筹备更新一本旅游简介,并且为一份报纸评价几间酒店。对当地经济而言,这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从事这个职业当然也充满乐趣。但旅游业对地球造成剧烈冲击的研究报告令人无法忽视-而对环境构成最大影响的分别是航空、汽车、铁路和海路运输,其余的主要为酒店业。

其中,飞行占了整体比例的很大一部份。虽然航空业是一个规模相对小的行业,但其环境影响却不成比例的高,依不同报告统计,约占全球总排放量的3%至7%。而该行业并没有放慢增长步伐的计划。事实上,行政监管部门赋予航空业相当大的自由空间,该行业享有特殊地位,并未被纳入《京都议定书》及《巴黎协定》两份气候变迁协定中;鉴于全球乘客数量预计将于2035年攀升至72亿人次,几乎是2016年的两倍(38亿人次),航空业将会继续高速增长。

虽然波音等飞机制造商正致力开发有机燃料,但目前在该产业内并没有合适的解决方案。

过度旅游的危险

与此同时,从大堡礁、加拉帕戈斯群岛到冰川等主要旅游景点,各地的自然景观正在人类眼前逐渐消失,目前有100万动植物的生存正直接受到气候变迁的威胁,威尼斯、阿姆斯特丹、巴塞罗纳、雷克雅未克等城市因为"过度旅游"不堪重负。

Tourismus in Venedig, überfüllte Brücke (DW/L. von Richthofen)

人满为患的水城威尼斯

我在雷克雅未克听到当地人抱怨,许多生意无法继续经营,被迫改为一般纪念品店、酒店和跨国连锁餐厅让路。冰岛的自然环境也因为过渡旅游受到破坏。

究竟该如何解决因旅游而产生的各种问题?人们立即能想到的解决方案是减少个人的碳排放量。包括笔者在内的许多人其实已尝试在生活中节能减碳多年,例如我无论是私人出行或出差时都尽量搭乘火车(中和搭乘飞机的碳排放量)。但这似乎并不足够。

身为旅游作家,我的工作一方面帮助促进当地经济增长,却也促使环境进一步遭受破坏,这加剧了我的认知失调,令我心存愧疚。笔者的第一反应是赶紧给文章"洗绿",多撰写关于搭乘火车而非飞机的文章,介绍生态旅店以及"环保觉醒"的景点。但尽管旅游业在该领域中尽力释出各种善意,生态旅游或"慢游"等概念听上去就自相矛盾。

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

结论是,旅游业迫切需要受到监管,但我们也必须作好准备以尽个人义务-让我们姑且称之为"道德旅行"(ethical travel),以将其与生态旅行作区分。这里所提出的精神,与提倡减少吃肉的"少肉主义"运动雷同。人们起初会提出质疑,尤其是质问是否真的需要旅游;但愿结论是不需要,至少在部分情况下并无旅游的必要,而只有在这个前提之下,人们才会开始反思出游的方式。

Ecuador Galapagosinseln (picture-alliance/robertharding/M. Nolan)

本是珍稀动物天堂的加拉帕戈斯群岛也迎来大批游客

当然,从某种意义上而言,部分旅游选择正被人类自己剥夺。如今有越来越多的旅行因为积雪或结冰量不足,又或者是天气太热、太潮湿(例如今年欧洲的夏天)而被取消或延后。讽刺的是,这样的情况却又催生了"最后机会旅游"(last-chance travel)。讽刺之处在于,游客涌入生态环境岌岌可危的景点后,又加速了这些景点的落败。正因如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将旅游列为加拉帕戈斯群岛(Galapagos archipelago)的最大威胁之一。

在笔者看来,人们明显需要减少旅行的次数。这当然也意味着经济会因此受到冲击,许多工作岗位(包括我的职业)将会流失。基于上述原因以及继续旅游的渴望,我希望事态会恶化至众人都不能再旅游的地步。在人类造成地球环境失控之前,希望我们至少能找到妥协方案,例如发展有机燃料或其它技术创新。

如若不行,那只能乐观地认为,在当前政治两极化的时代,在家乡旅游有助于让我们更亲近自己的土地并凝聚社区,或许并非坏事。或许这甚至能对抗全球化的乌托邦承诺中脱序的黑暗面。也或许,暂时停止旅游能赋予我们新鲜感,使人们能再次珍视旅游的真实体验。

结论是,我认为宁可积极地做出取舍牺牲,而不是在未来受到强迫制约。毕竟,人类和经济都能从低谷回升,但一个千疮百孔的星球却难以复原。

 

作者:Paul Sullivan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