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我最愿意在国内出版”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2.04.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方方:“我最愿意在国内出版”

武汉作家方方近日在接受〈财经十一人〉采访时,回答了《武汉日记》为何没有出中文版以及为何将在海外出版的问题。在新浪微博上,方方与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再度隔空交锋。

China Coronavirus (Getty Images/AFP)

方方在《武汉日记》中记录了她个人对于疫情的所见所闻(资料图片)

(德国之声中文网)“我要向你们说明的是:我最愿意在国内出版,国内的版税收入应该比国外高很多,我需要这笔钱,为武汉那些拼过命的人做一点事。”

在接受财经旗下《财经十一人》采访时,作家方方再次强调,她“最愿意”《武汉日记》在中国出版,她答应的第一家出版社是正在出她的新长篇小说的译林出版社,因为他们第一个来约稿。“但是后来我发现译林社比较谨慎,所以,我就表示不在那里出,而交给了其他出版公司。”

方方说,有十几家出版社向她询问出书,“但是后来有人挑动公众对我叫骂,而且谁帮我说话就去围攻谁,从而导致国内没有一家出版社敢出。”

而在另一方面,翻译方方小说的著名汉学家白睿文2月17日就向她提出翻译她在微博上记录疫情的日记。当时方方因无意出书没有同意,但在2月下旬疫情缓解后,方方回复了白睿文先生。“他马上开始联系出版社和代理人。我也是图省事,三月初,便把全球版权,全都委托给了代理人。而我这边的日记并没有结束,白睿文先生在与代理人签了协议后,即开始翻译。”

对于在海外出书,方方说,“海外有人联系出版,对于作家来说,没有人会拒绝。这是好事,我也不会拒绝。”

而对于《武汉日记》在国内的境遇,方方的表态是:“我的出版人还在国内为此事奔波和争取。当然,日记的全部文字都在网上挂着,实在出不了,也无所谓。”

在接受《财经十一人》采访时,方方还再次表示,她会将《武汉日记》的稿酬全部捐出来,且“因为考虑到稿酬不会太多,所以想定向捐给牺牲的医护人员遗属。”

观看视频 01:54

武汉解封第一日

网络暴力与攻击

此前,围绕《武汉日记》内容本身以及为何将在海外出版,甚至海外出版物的封面设计,网络上都出现了火爆的争论,甚至大量对方方进行人身攻击和谩骂的言论。

在4月11日的个人微博中,方方写道:“网络暴力几乎持续两个月,一波一波的攻击非常清晰。这不仅仅是网管不作为可以说得通的。我很想知道他们的后台到底是什么人,是什么人支持他们可以如此目无网纪国法,并且为什么全中国只有他们可以这样在网上嚣张跋扈。”

就在4月11日当天,方方接受学人Scholar公众号采访,对《武汉日记》为何将在海外出版以及国内没有出版社愿意出这本书的问题做了说明。她还表示,“……而我跟国家之间没有张力,我的书只会给国家以帮助。因为我很详细地写到了后期湖北换帅之后的各种举措。写到了疫情是怎样得到有力的控制的。写了方舱医院,写了下沉干部,更写到了医护人员、志愿者、建设者们是如何努力的,以及武汉九百万市民是如何坚守的。”

然而,《武汉日记》中的记录无疑也揭露出中国官僚体制在疫情发生后打压吹哨者,欺瞒老百姓、缺乏透明度、对应机制运作不力等种种问题,并且要求问责,触及官方痛处。此外,随着疫情在全球肆虐,海外出现越来越多要求彻查病毒来源,彻查中国政府一开始隐瞒真正疫情带来的影响,甚至要求中国赔偿的声音,批判性的《武汉日记》将在海外出版的消息更令一些人感到不安和害怕。

《武汉日记》将在海外出版的消息一传出,《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就在环球网上发表长文,称“美国的抗疫都烂成这样了,还发起了对中国抗疫的猛烈攻击。特朗普政府的首要目的就是向中国甩锅,一些美国精英甚至在鼓动西方国家一起要求中国赔款,那让很多中国人联想到“庚子赔款”。中国面临着抵制美国攻击的严峻挑战。这个时候方方日记被美国的出版商加紧出版,散发出来的决不是什么好味道。”他还写道,“它(指武汉日记)不会是一般的纪实文学交流,它一定会被国际政治捕捉到。很有可能的是,在未来的风浪中,中国人民,包括那些曾经支持了方方的人,将用我们多那么一分的利益损失来为方方在西方的成名埋单。当然,中国是强大的,不会因为一本方方日记在西方的出版真就怎么样了。从长远看,中国社会需要能够承受多元化所意味的各种代价。但在今天这个时间点上,方方的确带来了对公众的一份刺痛。”

对此,方方在微博上写道,“竟如此低级而阴暗的文字。记录在此。让记忆的耻辱柱留下此人的名字。”胡锡进继而也对此做出了回应。

方方和胡锡进最新的隔空交锋是在近两日。方方4月21日转发一篇题为“胡耀邦:“坚决不许对作家打棍子,人家打棍子时候我们要保护他们”的文章并呼吁“有两千多万粉丝的胡锡进当学习一下这文章。以自己总编身份发声时,想想它会造成何种恶果。”她写道,“这次的网上文革,极左团伙用各种谣言挑拨民众攻击我,胡总则为他们助了最大的力。这将会是胡总一生的耻辱。”

胡锡进当日便在微博上回应说,“你被“打倒”了吗?你不是都好好的吗?是官方处理你了还是主流媒体批判你了?我觉得,你总体上应当算是我们社会每一个时期的幸运儿,包括武汉封城的时候,甚至包括现在,是这样吗?……”

对此,网名今纶的网友毫不客气地留言指出:“老胡,不要在这装了,他们那叫批评吗?什么脏话都有。你去她微博下看一下,现在已经有人开始在街上贴大字报,还有人公开威胁她生命安全了。你是聪明人,干了一辈子媒体,又写评论,自以为很多话语拿捏到位,呵呵,但是你的屁股一开始就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