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自由探底 记者斥港警“行刑式施袭”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2.05.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新闻自由探底 记者斥港警“行刑式施袭”

「反送中」一周年将至,港警与传媒的关系跌至冰点,香港新闻自由指数创新低,65%受访记者表示曾遭警察暴力對待。日前港警被指在示威现场指无差别袭击记者,遭掐脖一度休克的女摄影记者仍然留医。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记者协会周一(11日)公布「新闻自由指数」调查最新结果,公众及新闻从业员对香港新闻自由的评分,分别是40.9分和36.2分(滿分100),两者均创下2013年开始调查以来新低,跌幅也是历来之冠。

记者人身安全受威胁成为评分下跌的主因,有93%受访新闻从业员认为「执法人员以暴力故意阻挠采访」情况普遍。

65%记者曾遭警暴力对待

记协今年新增一份「新闻工作者在采访社会事件时遭暴力对待」问卷调查,发现222名受访记者中,65%表示曾遭警方或不同立场人士暴力对待,包括强光照眼丶言语辱骂丶推撞丶喷射胡椒喷剂丶刻意遮挡镜头丶抢夺摄影器材丶近距离投掷催泪弹丶拳打脚踢,甚至泼洒腐蚀液体等。不同立场人士主要为亲政府丶亲警队人士,也有「反送中」示威者。

Hongkong Journalist aus Indonesien durch Polizei verletzt

2019年9月反送中示威期间,一名印尼女记者疑遭防暴警察发射的橡胶子弹击中右眼失明

记协主席杨健兴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对结果完全不意外,警方自2014年占中开始仇视传媒,这种情绪在2019年反修例运动中激化,警员认为传媒采访会阻碍执法,而拍摄他们制服和拘捕示威者的片段也令警方尴尬,「他们总觉得传媒针对他们,这种潜在的猜疑变成敌视,把记者看成敌人」。

他指前线警员辱骂记者已成常态,轻则说「记者不是大晒(了不起/说了算)」丶「你以为你有第四权吗」,重则称记者为「黑记」丶「毒媒」丶「曱甴(蟑螂)」,甚至在记者名字中夹杂脏话。「不少前线警员很情绪化,现场就经常看到有警员失控,其他警员喝止或拉走他,但这个情况一直改善不了,是警队质素丶文化和管理的问题。」

DW.COM

他坦言,由于警员拥有公权力可合法使用武力,前线记者采访时处于十分不利的位置。记协曾考虑举办自卫术课程,但如记者采访期间受警方袭击而自卫,恐被控阻差办公,更加吃亏,「所以记者只能够消极走避」。他叹道:「从来没想过在香港做记者会有人身安全问题,更没想过会出现以记者为目标的攻击,而且是来自警方。警方和传媒的关系已到达冰点。」

延伸阅读:新闻自由备受考验 香港记者现身说法

「自己人查自己人」

几乎每一次警方与传媒发生冲突后,警方都重申可按既定程序投诉,但杨健兴直言投诉机制无效,正正是警方滥暴的根源,因为专门处理投诉的警察投诉科并不独立於警队,在「自己人查自己人」的制度下,过去多宗记者受袭个案都未能追究涉事警员责任。

他续指,警队高层的态度也直接影响前线警员行为。「明显是警方做法不对,也从来没有道歉,针对母亲节袭击记者事件最多也是说不理想。这样给前线警员一个错误的信息,觉得有一哥撑他们,违法违规也没有后果。」

警方:传媒经历不理想

港警周日(10日)母亲节在旺角街头驱散人群期间,包抄传媒并施以肢体及言语攻击,警务处处长邓炳强周二(12日)在元朗区议会回应议员质询时,承认「传媒经历不理想」,认为要检讨检视当晚发生什么事,也认同警员要更加专业,不过他并没有就事件向传媒道歉。

邓炳强周一(11日)致信记协在内的4个传媒协会组织,邀约下周开会商讨如何便利记者采访。他表示,穿上黄背心丶持相机在示威现场采访的人越来越多,过往也曾搜出假记者证,「鱼目混珠」情况日趋严重,增加警方执法难度,期望与新闻界加强沟通,探讨有建设性的方案。

对此,记协主席杨健兴批评邓炳强转移视线,试图合理化警员的违法违规行为,「不是现场人多才导致混乱,问题根源是警察的暴力做法」。

Honkong Polizei Tang Ping-keung (Chris Tang)

警务处处长邓炳强

传媒组织联合抗议

香港7大媒体工会(壹传媒工会丶香港记者协会丶香港摄影记者协会丶香港电台节目制作人员工会丶独立评论人协会丶大专教育工作者联席丶明报职工协会)周一(11日)曾罕有发表联合声明,批评警方行径扼杀采访权利,践踏传媒尊严,要求紧急会见邓炳强,立即遏止警队袭击记者歪风,对失控警员停职调查。

立场偏保守的香港新闻行政人员协会也发表声明,对警员粗暴对待记者丶妨碍正常采访表示极度遗憾,严正要求各方尊重及保障新闻采访自由。

「行刑式施袭」

《明报》编辑部指,当晚该报2名记者挂上记者证在行人路上拍摄,大批警员仍趋前驱赶,前後包围一众记者,其间没有指示记者可采访的范围和离开路径,便要求记者蹲下,并无理地向已被包围的记者喷射大量胡椒喷剂。其中一名记者继续执行拍摄工作,却被警员阻止并带到後巷搜身。

明报职工协会形容警方对记者「行刑式施袭丶侮辱式对待」,指该报记者亲睹警员包抄大批记者后有人跌倒酿「人踩人」,有警员刻意拉开记者的防护面罩,令胡椒喷剂流向眼睛,更夹杂污言秽语辱骂「黑记」,讽刺「你有gear(防护装备)不怕啦」,再向耳朵喷射胡椒喷剂。警方要求所有记者蹲下并喊话:「我管你是不是记者在工作?我说的。」

「记者版的8.31事件」

事件中,《苹果日报》一名女摄影记者遭警员掐脖20秒后一度休克,全身包括双眼因被射中胡椒喷剂而灼伤痛楚,目前仍留院接受神经外科治疗。她周一(11日)在病房外接受所属媒体访问时忆述,当晚犹如「记者版的8.31事件」,即警员无差别攻击记者,又形容掐她脖子的警员「想勒死我」,事后回想也感到惊恐。

她续指,自己受伤后遭其他围观警员嘲笑及拖延送院时间,「完全是战争罪行,你见死不救」。她在医院进行脑部扫描後证实未有大碍,但仍有多项检查要做,未知何时能出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