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舵手,老航道 | 北京观察 | DW | 11.03.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北京观察

新舵手,老航道

中国人大换届大会行将结束,中共第五代习近平将成为国家元首,他的两个长篇讲话继续在党内外引发巨大的争议,朝野对体制认同的断裂必定是未来五年的常态,习近平的新南巡究竟会把中国带到哪里?为世界关注。

(德国之声中文网)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的议程已经过半,中共第五代领袖习近平,虽然几天之后才会名正言顺成为中国国家的一号人物,但是大会所有正在审议,即将表决通过的报告,包括内政外交方方面面的记者会,都已经笼罩在新中央的大政方针和治国方略之中了。

2月27日,90岁的《炎黄春秋》社长、前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杜导正,在颇有影响力的中国民间论坛——《炎黄春秋》新春联谊会上,针对习近平的两个长篇讲话:去年12月《在广东考察工作时的讲话》;1月5日在新进中央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的讲话,提醒与会者:“这两次讲话都是关于整个治党治国大政方针根本性的内容, 他不是讲哪个政策,哪个措施,很值得大家认真的对待。”

Volkskongress China 2013

人大会上的新旧国家主席

习近平究竟会把中国带到哪里去,这不仅是中国,也是世界关注的问题。

邓小平的南巡路线已走到尽头

邓小平自1977年7月恢复了原来担任的中共党政军的领导职务之后,在1978年12月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掌握了中共中央的最高权力,成为中国这条航船的舵手。他不得不改变毛泽东建国27年的航道。毛泽东搞文化大革命已经把前行的航线完全堵死,中国这条航船随时濒临翻船的险境。为了救党,为了救中共政权,邓小平开始“摸石头过河”,进行改革开放。

六四屠杀之后,邓小平又改变了80年代胡耀邦、赵紫阳推动和引领的中国改革开放的航线,以南巡讲话为坐标,中国开始了权贵资本主义之路,也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路。到胡锦涛交班,用学者荣剑的话总结:“从外观看,开奥运,办世贸,经济位居世界老二,呈现中兴气象;从内里看,矛盾激化,冲突加剧,机体腐烂,败絮尽显。经济绩效没能带来民意支持,反而引发汹涌物议,盖因财富资源机会日趋向少数人集中,权力和利益格局高度固化,缺失起码的公平正义良知。改革已死,盛世国危。”

民间发出“政治体制改革”的强烈呼声,“政治体制改革”就是要求中国的航船再一次改变航道。《炎黄春秋》元旦社论和《南方周末》被省委宣传部长庹震修改之前的新年献词,都明确提出宪政的理念和宪政目标。

习近平的基本思路就是继续邓小平南巡之路

习近平在十八大之后,连续三次发表实施宪法和法律的讲话,提出依法治国,都受到好评。他选择邓小平南巡之路为他上任后第一次离京考察之路,也被舆论肯定。据说庹震坐镇广东宣传口后, 《南方周末》遭枪毙的1094篇稿子中,包括一篇记者对习近平新南巡的6千字采访报道。

China KP Kongress in Peking Politbüromitglied Xi Jinping

习近平说他“不折腾”

但是当习近平《在广东考察工作时的讲话》在高层传达,内容传出之后,却引发党内外普遍的批评,有的甚至是尖锐的批评。杜导正说:“12月广东的讲话,一万多字,我读了5遍,越看问题越大,越看越没有信心,越读问号越多。……基本的思路,基本的评价不好,有些地方我认为不好,很不好。”

杜导正认为“很不好”的是有关苏联解体的一段讲话。他不看好的“基本的思路”又是什么呢?就是习近平要坚持走邓小平的南巡之路。习近平在广东回顾了邓小平两次考察广东,将邓小平南巡谈话:“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上升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中国、发展社会主义、发展马克思主义。”认为这是个“重大判断”。他高度赞扬深圳30年的发展变化,总结为:“深圳的发展,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代表作,是一个中国奇迹,也是一个世界奇迹。老话说,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从某种意义上,深圳打破了这个说法。”

陆定一之子陆德在《炎黄春秋》新春联谊会上,对中国发展指标提出严厉的质疑:“我们向全世界宣布,2005年到2020年15年间,单位GDP减排要达到40%到45%的超速度。这个指标是误导。15年我们的GDP以8%的中低速度增长,15年GDP翻两翻,就是现在的4个GDP。根据我的计算机计算,我们到2030年之前,我们每年的污染,要年年增加,我们2020年要全面达到小康,我们污染还要增加1倍,算什么小康?”

“2020年翻一翻,这个指标,跟解决贫富差距之间,两个参数没有相互关系,不是正相关。前十年,我们的GDP发展速度是最快的10.7%,人均收入增加,城镇是9.8%,农村是8.8%,也是最高的,但是这十年我们的贫富差距拉的是最大的。西南财经学院的一个国家项目,用了四年的功夫,计算出我们的基尼系数贫富差距已经突破了0.6,达到了0.61,0.61是动乱线。在全国人民的压力下,国家统计局终于亮出了基尼系数,一亮就亮12年,亮出了终位数,基尼系数又是假的。”

老路与“邪路”考

胡锦涛在十八大报告中说;“在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一以贯之的接力探索中,我们坚定不移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话是胡锦涛讲出来的,但是十八大报告的起草组组长是习近平。据知情人透露,这个调子也不是胡给习定的,而是习一直认定的。报告起草过程中,习近平在玉泉山谈了十几回“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不走老路、不走邪路”是习近平的原话,与胡锦涛没有关系。

在广东,习近平对此作了十分明确的说明。他说:“我们的改革开放是有方向、有立场、有原则的。有人把改革定义为往西方普世价值、西方政治制度方面改,否则就不是改革。这是偷换概念,曲解我们的改革。我们当然要高举改革旗帜,但我们的改革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不断前进的改革,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

“邪路”的意思十分明确,指的就是苏联解体,苏共垮台之路,是往“西方普世价值、西方政治制度方面改”的路。至于“封闭僵化的老路”,并非社会普遍认为的指毛时代的社会主义道路。这与他1月5日讲话中提出的“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紧密关联,一脉相承。

习近平在广东两处谈到“僵化的老路”,一处是谈改革方法,肯定了继续“摸着石头过河”。他说:“摸着石头过河,这是富有中国特色、符合中国国情的改革方法。不能说改革初期要摸着石头过河,现在再摸着石头过河就再不能提了。为什么呢?我们是一个大国,决不能在根本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出现后就无法挽回,无法弥补。同时,不能因此就什么都不动、什么也不做,那样就是僵化、封闭、保守。”另一处是谈生态文明建设,这里的“老路”,又是指欧美现代化的老路了,习近平说:“须抓好生态文明建设,我们建设现代化国家,走美欧老路是走不通的,再有几个地球也不够中国人消耗。……走老路,去消耗资源,去污染环境,难以为继!中国现代化建设之所以伟大,就在于艰难,不能走老路,又要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那就只有走科学发展之路。”北京的雾霾竟然需要沙尘暴驱逐,不究改革发展模式和利益集团的责任,不究领导人的责任,不究政治制度的根本原因,反而说不走几百年前欧美国家的老路,简直成了反讽了。

习近平说他“不折腾”

“不折腾”一词,在中国的政治术语中属于胡锦涛的版权。2008年12月18日,在纪念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大会上,他首次提出“三不”:“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开放,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其中“不折腾”一词成为海内外舆论关注热点,中国人大多认为,胡锦涛指的是改革开放新时期,对毛泽东大搞阶级斗争、路线斗争、群众运动的治国方式的否定,多予以好评。2011年7月1日,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大会上,胡锦涛再次提及这个热词。。
习近平《在广东考察工作时的讲话》中也重复了这个词,但是具有“翻唱杨柳枝”的新意。与民众赞同的胡锦涛口吐的“不折腾”,含义已经相去甚远。习近平在谈改革方法时说:“治大国若烹小鲜,大国政贵有恒,不能朝令夕改,不要折腾。今天喊这个口号,明天换那个口号,这不行。这不叫新思路,而叫不稳当。

Xi Jinping Generalsekretär Kommunistische Partei Chinas

习近平南巡期间在深圳植树

在广东,习近平回忆邓小平南巡的同时,还回忆江泽民、胡锦涛对广东的考察,习近平说:“2000年春,江泽民同志在广东考察时提出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2003年春,胡锦涛同志在广东考察时,提出了科学发展的要求。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说明广东多年来敢闯敢试的探索和实践,为理论创新提供了丰厚土壤。”

习近平上台之后公示了政治局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他以身作则,很多讲话,语言简洁有力,显明生动,没有官话、套话,获得好评。但是80年代同样内容的规定,胡赵在政治局已经做出了正式决议,限制得非常死,“四菜一汤”就是那个时候提出来的。习近平为什么要重新提出来?为什么20年腐败泛滥到现在这种程度?为什么党风,政风溃败到与天下老百姓为敌?不讲出真实的原因,只依靠理想、信念来教育党员、干部,整党难能有结果。

60. Jahrestag der friedlichen Befreiung Tibets durch die VR China

习近平2011年在西藏

习近平在广东对苏联解体,苏共垮台的判断,对一批老干部老学者刺激很深,杜导正说:“我还没有收到正式文件,只是传过来的版本,我的看法,如果大政方针的讲话是真的,确实是领导人大的思路,治党治国的真实的想法,紧急情况出现,结果就不要说了,肯定完蛋!但愿这个讲话啊是假的,是真的,肯定完蛋!非常的危险。”

Gao Yu

作者高瑜

习近平在广东提出“凝聚共识,就是要形成推进改革开放的合力。”在“不同地方、不同阶层、不同领域、不同方面”,“把最大的公约数找出来,在改革开放上形成聚焦”。但是为什么讲话的效果恰得其反?朝野对体制认同的断裂已经是中国社会的常态。未来5年,社会矛盾集聚会不会越来越激烈?正是值得大家共同关注的严重问题。

作者: 高瑜

责编: 达扬

作者简介:高瑜,中国独立记者,专栏作家。原在中新社工作,后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因参加八九民主运动,两次系狱。作品广有影响。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