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高校领导:“政治不合格学生”绝不能毕业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6.11.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新疆高校领导:“政治不合格学生”绝不能毕业

中国媒体报道称,新疆数所高校领导人最近高调“反分裂”,甚至提出“政治不合格学生”不能毕业。维吾尔学者伊里哈木·土赫提认为,新疆当局“正在做一些很危险的事情”。

China Xinjiang

24.04.2013 DW online KARTEN China Xinjiang

德国之声:《新疆日报》最近报道称,新疆一些高校领导在最近一次会议上表示要"突出政治纪律和反对民族分裂"。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您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为何这些学校领导选在现在这个时候做这样的表态?

伊里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我认为是当局对新疆情况的一种误判。这个跟原来的逻辑和思维是一样的,总是认为洗脑、宣传、灌输自己的立场和意识形态的办法能够成功,从现在的经验来看,这些都是失败的。尤其是网络的发展,当局试图控制思想、言论的办法来达到"稳定"是很可笑的。至于为什么选这个时候提出来,这个跟中国的大环境有关。我前几天看到国家的宣讲团到新疆,带队的是国家政法委副书记,他也在宣讲反分裂、民生、国家政策等。可能新疆在"反分裂"问题上每次都比别的地方做的笨一点,比较粗鲁、露骨,所以引人注意。

©Kyodo/MAXPPP - 05/07/2013 ; URUMQI, China - Police officers guard an area near the international grand bazaar in Urumqi in China's Xinjiang Uyghur Autonomous Region on July 5, 2013. (Kyodo)

今年7月5日乌鲁木齐街头的中国安全力量

根据《新疆日报》的报道,喀什师范学院党委书记徐源智表示:"对政治上不合格的高校领导干部和教师,业务上再强,也要坚决调整;对政治上不合格的学生,专业课学习再好,也绝不能毕业。"这些话不知是不是就是您所指的"露骨"言论。

这些话有点是跟文革一样的。什么是极端,什么是不极端,什么是合格,什么是不合格?在一个高校,本身拿政治来做衡量的标准就有问题。而且,政治是什么样的政治?什么叫政治不合格?都是人为的因素,随意性比较强。谈到喀什师范学院,我上周五还有一个学生来北京读博士,就是喀什师范学院毕业的。他说在那里的五年不像是在读大学,而是像被判了四五年刑。因为外面的人进学校很难,大学里的人跟外面接触也很难,监控很厉害。比如维吾尔学生有同学来看你,进学校都很难的。我不知道汉族学生情况是怎么样的,维吾尔学生情况就是如此。2008年有个"援疆"的老师就此还写过一个博客,他也看不下去。

谈到对于学生的限制和监控,这次的报道中也有涉及。比如,新疆师范大学校长卫利•巴拉提就表示,要高度警觉并坚决制止学生穿戴宗教服饰、封斋等“苗头性问题”。对于这些十分私人的事务,比如封斋等宗教活动,政府如何进行管治呢?

这些都不是新的问题,多年前就开始这么做了,而且不仅限于高校。比如不能进清真寺的问题,当局规定妇女、儿童、学生、18岁以下的人、干部、职工,甚至拿"低保"的人,你想拿"低保"都不可以进清真寺,退休干部也不可以。而在封斋的问题上,他们有很多办法,比如相互监视监控。每一个社区、小区和班级总有安排这样的人。有些地方出现过,封斋日子的早晨,干部就看谁家灯亮着就去查。有些地方、单位和社区,白天封斋的时候就"请"维族人去吃饭,政府自己的网站上都有这些图片、新闻,这些都不是新的东西。但是新疆最近像疯了一样,抓住民族的宗教信仰问题不放。一方面宣传民族和谐民族团结,宗教自由宗教和谐,另一方面疯了一样限制干涉宗教自由和正常的宗教活动。我认为新疆当局正在做很危险的事情,逼这些信仰伊斯兰的民族、群体走在对立面,使他们做一些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做一些反抗。

FILE - In this Tuesday, Dec. 1, 2009 photo, economist Ilham Tohti, from China's predominantly Muslim Xinjiang region speaks to students at the Central Nationalities University in Beijing, China. His weekly lectures are a kind of high-wire act and he has been put under house arrest dozens of times over the past decade for criticizing how China runs his homeland and treats his people. Yet Tohti is not a separatist or even a political dissident. He's a Communist Party member and a teacher at a top Chinese university who sees himself as a bridge between Hans and Uighurs. That the government has so far refused to endorse his middle road and work with him shows how difficult it is to resolve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party and its restive Uighurs and Tibetans. (AP Photo/Elizabeth Dalziel) ** zu unserem KORR **

伊里哈木:“新疆当局正在做很危险的事情”

在《新疆日报》的报道中,我们注意到一共提到六名高校领导人,其中三名校长均为维吾尔族,三名党委书记均为汉族。这在新疆高校乃至社会政治生活中是否是常态,这样的人事安排是出于何种考虑?

这不是偶然的,就是不信任维吾尔族,不仅仅在高校。其实最近以来,除了维吾尔人担任校长之外,高校里也有一些维吾尔人的书记,但我并不认为这代表新疆真实的现状。学校里有很多学院和系科,你会发现院长和书记里很少有维吾尔族,可能是副手,比如副院长可能是维吾尔族,但院长和书记这些党和行政的"一把手"里很少有维吾尔族。高层里可能有一些维吾尔人,但中层里很少。包括自治区政府大院里,据我了解的情况,维吾尔族所占比例不到10%,党委大院里不到5%。我觉得就是不信任(维吾尔人),如果信任的话,60多年了为什么新疆的党委书记还是汉族人?

一方面,您认为当局不信任维族人,但另一方面,我们观察到,中国媒体报道似乎很喜欢引用一些维吾尔族人支持当局政策的表态,您对此有何评论?

最近新疆有一个倾向,就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张春贤书记提出来的,让少数民族干部表明政治立场,让少数民族知识分子写文章。一方面打压这个民族,一方面收买一些人,跟着你走。实际上,无论这些维吾尔人说什么,但他跟绝大多数维吾尔人是分裂的。虽然他的身份是维吾尔族,但他实际上就是共产党的干部,是被收买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人家(政府)大院里总叫你出来为这种错误的政策辩护和背书。他打压你的语言,你却为这种错误的政策背书。一般维吾尔人就觉得这些人是小丑,其实他们出来讲话对维吾尔人也没什么影响。只不过可能外面的媒体或者全国其他地区不了解真相的汉族朋友,可能以为维吾尔人是这样看的,但其实他们的观点并不代表维吾尔族。

采访记者:石涛

责编:苗子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