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维族仍受关押? 澳洲智库揭北京四级监控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4.09.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新疆维族仍受关押? 澳洲智库揭北京四级监控

澳大利亚智库9月24日公布一个记录新疆各地再教育营的数据库,指认出超过380个监禁设施,并发现过去9个月内,新疆政府仍持续建造新的监禁设施。

观看视频 01:48

澳洲智库揭新疆维族人遭关押最新状况

(德国之声中文网)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周四 (9月24日)公布「新疆数据计画」网路资料库研究结果,驳斥了中国政府2019年12月提出新疆「培训学员已全部结业」的说词,并发现北京持续加盖新的监禁设施。

主导这项计划的研究员鲁瑟 (Nathan Ruser)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虽然中国政府声称再教育营的『学员』都已毕业了,但是这个资料库的数据显示新疆政府在2019年与2020年仍持续投资建造新的监禁设施。自从2019年12月以来,新疆至少有61个已存在的监禁设施动工建造新的设施,目前仍有14个监禁设施在施工当中。」

鲁瑟自2017年以来透过卫星图丶谷歌地球与其他工具所指认出来超过380个位於新疆的监禁设施,包含再教育营丶拘留中心以及监狱。超过380个监禁设施中,有50%是安全级别较高的设施,专家认为这可能代表新疆政府正逐渐停止使用安全级别较低的「再教育营」,并将监禁人员转往安全级别较高的监狱。

另一方面,该数据库的卫星资料显示,新疆境内至少有70个监禁设施已开始移除周围的围栏以及其他监控设施,其中包含8个监禁设施已废除使用。鲁瑟指出,在所有开始移除围栏的监禁设施当中,90%都是安全级别较低的「再教育营」。他也说,卫星图显示许多再教育营的周围通常都会有工厂,显示「再教育营」与强迫劳动是有关联的。

数据与北京说词有出入

参与制作这份报告的澳大利亚新疆议题专家雷国俊(James Leibold) 告诉德国之声:「大量的维吾尔人在过去几个月逐渐被转往工厂工作,或是被当地政府从维安层级较低的监禁设施转至维安层级较高监狱。这代表,部分原本被关於再教育营内的维吾尔人基本上已与外面社会完全隔绝。」

他指出,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分析显示,大量被关押於再教育营的维吾尔人已被当地政府透过不同形式转移至其他地方。他说:「虽然部分维吾尔人已回到家中,但当地政府仍继续监控他们的一举一动。」

Xinjiang Lager

根据卫星图比对,这个设施从2017年至2019年有明显扩建的趋势。

雷国俊认为,当国际社会将数据库中的资料与中国政府的官方说词做比对时,他们可以发现中国政府过去几年投入大量资源与资金来发动数波政令宣导,希望能藉此改变与新疆人权情势相关的论述。

他表示,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希望这个公开的资料库能够让部分之前曾被关押於再教育营的维吾尔人,透过这个资料库去指认出再教育营的确切地点,藉此将他们之前公开的一些证词与一个实体的监禁设施做连结。

他告诉德国之声:「我们仍不知道很多发生於再教育营内的事,我希望这个数据库能够提供更多证据,证明中国共产党如何在新疆推动这些侵犯人权的事。我也希望这个数据库能够说服全球各国的决策者能对中国政府采取更多反制措施。」

「我们希望让研究人员藉由这个数据库来协助我们解释这些监禁设施在新疆的法律与政治大框架中,扮演什麽样的角色。我也认为,我们必须持续解析中文的文件,并藉此更了解新疆整体再教育体系的脉络。」

四个层级的监禁设施

为了清楚分辨不同监禁设施的功能,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团队依照监禁设施的维安程度,将超过380个监禁设施分成四个级别。第一个级别的监禁设施是维安级别最低的监禁设施,大多是将已存在的建筑物翻修成监禁设施。新疆政府多半会在这些建筑物的周围加上围墙以及在建筑物的内部加上围栏。

第二个级别的监禁设施的规模比第一级监禁设施大,而这些设施通常会包含很多栋外观一样的建筑物。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团队评估,第二级的监禁设施大多用来关押维吾尔人与其他少数民族。

第三个级别的监禁设施的主要目的是要将被新疆政府视为「危险份子」的人与社会隔绝,所以这些设施多半被数层高墙丶布满铁丝网的围栏与数个瞭望塔所包围。有别於第一级与第二级的设施,第三级的监禁设施通常不包含貌似工厂厂房的建筑,澳大利亚的研究员认为这可能代表新疆政府没有打算让被关在第三级监禁设施的维吾尔人接受职业培训。

China Xinjiang ASPI

这是其中一个位于新疆和田地区的第一级监禁设施。

第四个级别的监禁设施则是传统的监狱,大部分关押於此的都是被正式判刑入狱的维吾尔人。这些监狱多半建造於郊区的空地上,附近通常会有第二级或第三级的监禁设施。根据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分析,在2018年至2019年间,新疆当地的350个监禁设施增加了37%的新建筑物,但是从2019年至2020年,这个速率降低至5%。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鲁瑟告诉德国之声,他计画透过卫星图还有其他工具持续追踪新疆当地监禁设施的状况,并会随时更新数据库中的资料。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着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