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强迫劳动恐渗透太阳能业 德议员:德企需审视供应链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8.05.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新疆强迫劳动恐渗透太阳能业 德议员:德企需审视供应链

英国大学一份报告显示,全球的太阳能产业供应链恐怕已严重受到强迫劳动的波及,因新疆主要供应商参与了当地的强迫劳动计划。德国议员警告,德国公司若不因此中断与中国供应商的合作,未来可能面临刑事责任。

Tableau | Xinjiang - Baumwollanbau | Uighren | 25.03.2021

英国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Sheffield Hallam University)的海伦娜肯尼迪国际司法中心14日发布一项报告,内容指出共有11家新疆当地生产太阳能相关原物料的公司,他们都参与了中国政府在新疆推动的强迫劳动力转移计画,另外还有四家公司接受了被转移的劳工。

(德国之声中文网) 拜登上台後,美国政府持续推动透过发展太阳能与再生能源产业以减少美国的碳排放量,但近日一份英国报告显示,新疆几家生产太阳能电池所用的多晶矽的厂商,都参与了新疆政府推动的维吾尔人强迫劳动力转移计划,这使多家中国与国际公司的供应链,可能受到强迫劳动的影响。

英国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Sheffield Hallam University)的海伦娜肯尼迪国际司法中心14日发布一项报告,内容指出共有11家新疆当地生产太阳能相关原物料的公司,他们都参与了中国政府在新疆推动的强迫劳动力转移计划,另外还有四家公司接受了被转移的劳工。

根据他们的统计,至少有90家中国与国际公司受到影响,其中也包含德国太阳能产业大厂瓦克多晶硅 (Wacker Chemie)。英国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人权和当代奴隶制教授墨菲(Laura Murphy) 与居住在瑞典的维吾尔供应链分析师艾力玛 (Nyrola Elimä) 在报告中写道:「全球95%的太阳能组件都依赖多晶硅,而新疆的多晶硅制造商的供应量约占全球的45%。2020年,中国在新疆以外地区还为全球太阳能产业生产了30%的多晶硅,其中很大一部分也可能受到新疆当地强迫劳动的影响。」

作者在报告中写道,从新疆冶金级矽 (Metallurgical-grade Silicon) 与多晶硅在全球太阳能市场上的渗透程度来看,太阳能组件制造商如果想避免生产可能受到新疆强迫劳动影响的货物,就必须彻底审视其供应链。她们写道:「在新疆政府持续将当地的维吾尔人与少数民族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关进再教育营的同时,地区和地方政府将其打压的重点转移到建立一个巨大的强迫劳动制度。这一制度的明确目标是雇用几乎所有的成年公民,并以提高新疆经济生产力与『维稳』为理由来执行该计划。」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2日在被问到新疆强迫劳动可能污染全球太阳能产业供应链时,她怒斥相关说法为「弥天大谎」。她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前一阶段个别西方国家和反华势力大肆炒作『新疆棉花种植业强迫劳动』的噪音言犹在耳,现在他们又把黑手伸向了太阳能产业。」

她批评,西方国家的目的就是要炮制「强迫劳动」这样的谎言,並在新疆搞「强制产业脱钩」丶搞「强迫失业」,想尽一切办法来打压中国的特定企业和产业。

全球最大冶金级矽制造商影响多国供应链

报告作者墨菲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这份报告中一个重要的新发现是,新疆当地的冶金级矽制造商合盛矽业公司 (Xinjiang Hoshine Silicon Industry) 在多大程度上参与了新疆的强迫劳动转移计划。她指出:「合盛矽业公司不仅贩售给新疆当地主要的多晶硅制造商,还贩售给新疆以外的公司,包含德国的瓦克多晶硅。瓦克是世界上主要的多晶硅制造商,而这些细节都是之前不为人知的,所以这些新的资讯确实改变了整个新疆强迫劳动的相关论述。」

Außenministerium Sprecherin Hua Chunying China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2日在被问到新疆强迫劳动可能污染全球太阳能产业供应链时,她怒斥相关说法为「弥天大谎」。

报告引述2017年中国官媒的一篇报导,提到中国政府将农村「多馀」的工人送到合盛矽业公司位於新疆新疆吐鲁番市附近工业中心的工厂。该报导称,当地政府为合盛矽业公司进行招募,而该工厂的劳工以每吨42元人民币的价格来手工粉碎硅。

根据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此前以卫星地图做的新疆再教育营定位计画,合盛矽业公司所在的工业中心内,有两个被认定为再教育营的设施。然而,英国大学的这份报告特别强调,不清楚合盛矽业公司所得到的强迫劳动者,是否来自这两个邻近的再教育营。

合盛矽业公司的其中一个贸易夥伴德国瓦克多晶硅在回覆德国之声的询问时表示,该公司以经合组织 (OECD) 的跨国企业准则丶国际劳工组织的核心劳工标准和联合国的《企业与人权指导原则》为依据来管理他们与供应商的合作。

该公司在给德国之声的声明中写道:「我们采取了各种措施来确保供应商遵守我们制定的标准。瓦克从2015年便加入了『共同促进可持续发展』(Together for Sustainability) 的行列,该联盟主要倡导企业确保供应链中的人权。该联盟的成员会定期审核供应商,审核过程也以联合国全球契约(GC)和责任关怀的全球宪章为基准。」

瓦克公司称因保密相关法律的限制,他们无法公开是否仍继续与合盛矽业公司合作,但他们强调,深信自身的供应链所使用与采购到的产品是以尊重人权的方式制造的。他们写道:「瓦克确实非常重视人权问题。我们一直不断调整我们的采购战略和供应商的名单。」

强迫劳动恐使德国公司受罚

德国联邦议院学术委员会上周发布一份评估报告指出,有鉴於新疆当地的人权状况日益恶化,在新疆营运的德国企业可能必须缩减当地的生产规模。此外,该报告也提到,一旦德国的《供应链法》生效,只要中国供货商存在强制劳动问题,德国企业就「必须承担中断和中方供货商合作的义务」;否则,德国企业将面临罚款,甚至要承担刑事责任。

联邦议院绿党人权事务发言人鲍泽 (Margarete Bause) 在回覆德国之声提问时指出,根据该报告的建议,在新疆营运的德国公司必须清楚明白,即便他们本身不雇用维吾尔族的强迫劳动者,他们也可能从中国的压迫政策所创造的有利市场条件中获益。

Deutschland Berlin | Menschenrechtspolitikerin | Margarete Bause

联邦议院绿党人权事务发言人鲍泽 (Margarete Bause) 在回覆德国之声提问时指出,根据该报告的建议,在新疆营运的德国公司必须清楚明白,即便他们本身不雇用维吾尔族的强迫劳动者,他们也可能从中国的压迫政策所创造的有利市场条件中获益。

她表示:「如果作为德国供应链一部分的中国工厂使用强迫劳动,德国公司似乎必须终止与该中国工厂的商业关系。在某些情况下,德国公司员工甚至可能因协助和教唆强迫劳动而面临刑事起诉。每家德国公司都必须认真地问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是否真的要与新疆保持业务关系。」

长期关注中国人权议题的德国籍欧洲议会议员艾若格鲁 (Engin Eroglu) 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禁止欧洲和德国的供应链中含有新疆强迫劳动的元素是至关重要的,他认为德国联邦议院有责任必须单方面禁止进口通过强迫劳动生产的产品。

他在访问中也提到:「欧盟关于强制性人权和环境尽职调查的立法举措是促进负责任商业行为的关键因素,因为欧盟需要为各规模的公司在法律上提供的明确标准与指示。欧盟作为全球经济行为体,有责任带头制定《欧洲尽职调查法》,并为我们的全球合作伙伴树立榜样。通过其立法提案,议会已经迈出了重要的第一步,现在委员会需要跟进,我们可能会在下个月完成这个目标。」

报告作者艾力玛认为,各国政府应该举行与新疆强迫劳动相关的听证会,询问该国的公司是否牵涉新疆的强迫劳动。她告诉德国之声:「我认为政府应该关注这个问题,并迫使自己国家的公司进行调查,询问他们的供应链是否受到强迫劳动的污染。企业或政府都不该等待研究人员来发布相关的报告,企业应该进行自我审视,而不是透过已发布的报告才意识到自己的供应链可能有问题。」

英国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的教授墨菲则认为,每个国家都应该要制定相关的法律,规定他们不能进口强迫劳动生产的商品。她向德国之声表示:「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很少有国家有法律禁止进口强迫劳动制造的商品,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我希望各国能够利用这项新的立法来阻止来自世界各地的强迫劳动商品,而不仅仅是来自中国的商品。」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