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家人失踪 哈萨克人要求北京出面解释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9.03.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新疆家人失踪 哈萨克人要求北京出面解释

过去一个多月,数十名哈萨克人在中国驻哈萨克斯坦领事馆外示威抗议,要求北京解释他们失踪的家人在何处。专家认为,国际社会与哈国社会对新疆议题的关注,将使哈国政府的处境更加艰难。

Kasachstan Muslimische Camps in China

2017年起,有大量的哈萨克人因在新疆的家人被关进再教育营,导致他们与家人失联。

(德国之声中文网) 在中国政府与西方国家针对新疆人权迫害的议题相互制裁的同时,数十名哈萨克人在中国驻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的总领事馆外举行长达一个多月的示威行动。他们举着亲人的照片与海报,在中国领事馆外喊着口号,要求中国政府解释他们在新疆失踪的家人究竟身在何处。

长期协助新疆再教育营受害者的哈萨克人权团体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 (Atajurt Kazakh Human Rights) 的创办人比拉仕(Serikzhan Bilash) 告诉德国之声,这些哈萨克人从2月8日开始天天到中国领事馆外发起示威行动,但近日哈萨克政府开始以新冠疫情为由,阻止他们继续在中国领事馆外示威。

他说:「这些哈萨克人时常被哈国警方威吓,我认为哈国警方会以防疫为由,禁止他们继续示威。此外,哈萨克当局也不断更改示威游行相关的法律,想藉此阻止哈萨克人在中国领事馆外示威抗议。」

比拉仕表示,哈萨克政府之所以不愿让哈萨克人在中国领事馆外示威,是因为他们怕得罪中国政府,而哈萨克社会也完全无法接受中国在新疆迫害哈萨克人丶维吾尔人与其他少数民族的作法。

他告诉德国之声:「不仅亲人被关入再教育营的哈萨克人对中国政府的作法感到不满,本地的哈萨克人也有类似的感受。他们认为中国政府不仅非法将大量新疆的哈萨克人关进再教育营,中国政府这种做法也强迫拆散大量的哈萨克家庭。哈萨克社会现在犹如一个火药桶,随时可能因为对新疆议题不满的情绪爆发大规模反中国政府的示威行动。」

哈萨克人苦寻新疆家人消息

数名海外的哈萨克人向德国之声透露,自2017年起他们与多名在新疆的家人失联,不少人在2018、2019年才辗转得知家人已被新疆政府判刑超过十年。目前居住在土耳其的哈萨克公民麦力开•玛合木提指出,她在新疆的舅舅与两个姨妈在2018年3月被当地警察带走,但家属从未被告知缘由。

麦力开表示,中国政府任意抓捕跟关押哈萨克人的政策对哈萨克人的家庭造成极大伤害,因为家人除了会因此失去工作外,在外也会被他人贴上标签,认定是「罪犯」的家属。她告诉德国之声:「我的舅妈与两个姨妈的老公去警察局询问他们家人被关在哪时,警察威胁他们说,如果他们询问家人的下落的话,他们也会被抓走。我姨妈的先生也因为妻子被抓走,导致他失去了工作。」

Xinjiang Kasachen in Xinjiang

目前居住在土耳其的哈萨克公民麦力开•玛合木提指出,她在新疆的舅舅与两个姨妈在2018年3月被当地警察带走,但家属从未被告知缘由。

麦力开说,後来舅舅与姨妈的家人被准许去探视他们,但两名姨妈见到家人时只能不断哭泣,舅舅看起来也消瘦了不少。她说:「我们最後一次得知的消息是,我舅舅跟我舅妈见面时说,告诉国外的家人我过得很好。我们怀疑是中国警察要求他告诉我们,他活得非常好,不需要我们关心。」

另一名哈萨克公民库木斯汗•巴办向德国之声表示,他的弟弟与弟媳妇在2018年相继被新疆政府关进再教育营,虽然两人数月後陆续获释,但他的弟媳持续被软禁在娘家,无法回家与他弟弟团聚。他弟弟在2019年12月再次被当地政府以朗诵名为《哈萨克的委屈》的诗歌再次入狱。

巴办说:「我弟弟至今仍被关在新疆昌吉州乎图壁县监狱。入狱前,他便有肺与肝等健康问题,我们对他的现状一无所知,当地政府也禁止我在新疆的父母丶亲戚和弟媳与我联系。我们无法透过他们得知更多关於我弟弟的消息。」

此外,哈萨克公民古丽皮艳木•卡孜白克也说,她的妈妈在2017年12月被新疆政府以做礼拜为由判了12年的刑期。另一名哈萨克公民帕丽达•哈布里别克的先生则是在2017年9月在新疆服完间谍罪13年的刑期後,立即又被当地政府送进再教育营。她告诉德国之声:「我先生还未能与亲戚见上一面,又被当地政府关进再教育营,他失去自由至今已17年,新疆政府仍不愿放人。」

Xinjiang Kasachen in Xinjiang

麦力开说,後来舅舅与姨妈的家人被准许去探视他们,但两名姨妈见到家人时只能不断哭泣,舅舅看起来也消瘦了不少。

麦力开说:「我的姥姥已80多岁,在我舅舅与姨妈都被关进再教育营後,她自己一人在新疆生活。她有哈萨克护照,我们原本也打算将她接到哈萨克斯坦与我们一起生活,但由於中国政府没收了她的护照,她无法离开新疆。」

哈萨克政府的艰难处境

哈萨克斯坦外交部3月12日曾向媒体表示,他们已向中国「求助」,希望他们协助解决新疆再教育营受害者家属提出的要求,也就是释放他们被关押於再教育营的家属。哈萨克斯坦外交部发言人Mukhtar Karibai指:「我们已要求中方与这些家属会面,并根据他们的投诉作出决定,以让示威者不再每天聚集在中国领事馆前。」

哈萨克斯坦外交部证实,部分哈萨克公民以及有亲属在哈萨克斯坦的中国公民已有一段时间无法再从新疆入境哈萨克斯坦。他说:「我们遵守的其中一个国际准则是,一个国家不能干涉另一个国家的内部事务,但由於另一个国际准则规定不能让近亲分离,我们正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长期研究新疆与中亚议题的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罗伯兹 (Sean Roberts) 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哈萨克斯坦政府之所以对新疆再教育营的议题始终未采取明确立场,是因为哈萨克斯坦政府并未养成回应公民社会要求的习惯。

此外他还说,部分哈萨克斯坦公民也担忧其政府可能越来越依赖中国,这个担忧更有可能让哈国公民社会对中国产生敌意,也让哈国政府越来越无法忽视中国相关问题。「考量到哈萨克斯坦在经济上如此仰赖中国,我认为哈萨克斯坦政府会尽量避免对这个议题作出回应。」

罗伯兹认为,随着中国与西方国家在新疆议题上产生更多歧见,哈萨克斯坦的处境将变得更困难,因为该国长期通过避免在地缘政治议题上表态来维持经济的成功表现。他说:「由於哈萨克公民社会越来越关注新疆的议题,这会让哈萨克斯坦政府的处境变得更困难。」

另一方面,罗伯兹也指出,与维吾尔人相比,大多数的哈萨克人都更关注自己国内的活动,所以即便他们认为中国在新疆对哈萨克人所做的事十分可怕,但他们认为那是中国的问题,而非他们的问题。

罗伯兹告诉德国之声:「哈萨克斯坦国内的精英阶层很清楚,哈萨克斯坦国内的很多发展都与中国交织在一起,所以对很多哈萨克人来说,他们对於中国在新疆迫害哈萨克人多半抱着一种很模糊的心态,他们可能也不愿意公开谈论自己如何看待新疆人权迫害这个议题。」

© 2021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