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公安文件"曝光3年 仍在盼望自由曙光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1.01.202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新疆公安文件"曝光3年 仍在盼望自由曙光

2019年底"新疆公安文件"曝光后,许多疑似被关押的维吾尔人仍音讯全无。国际对新疆问题的矛盾态度消磨着维吾尔人以及人权捍卫者的希望。

(德国之声中文网)今年11月初,德国总理肖尔茨(Olaf Scholz)出访破例连任三届的中共党魁习近平的计划遭到多方批评,其中以维吾尔人权活动家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的抗议声最为突出。在这个节点上访问中国,多里坤·艾沙批评道:"表明了对德国来说,经济利润高于人权"。

不久后,2022年11月24日在乌鲁木齐市发生的一场大火,将维吾尔人在中国的境遇再次推到了舆论面前。

据中国官方报道,那场火灾中有10人丧生,死者的民族身份没有公开。而位于华盛顿的《维吾尔时报》在一篇署名评论中甚至称死难者多达44名,且全部是维吾尔人。这场火灾直接促成了海内外前所未有的抗议中国政府的行动。

大火再现维吾尔人境遇

在德国,18岁的德裔维吾尔女孩Esma和不久前已获得欧洲庇护的25岁"维吾尔男孩"(化名)是在乌鲁木齐大火后站出来的,反对中国迫害维吾尔人的抗议者。

他们对德国之声表示,维吾尔人被镇压和囚禁在新疆"拘禁营"的情况至今仍未改变。除了那份"新疆公安文件"(The Xinjiang Police Files)和一些匿名的受害者口述之外,维吾尔人在新疆的生存现状依然成谜。

"维吾尔男孩"不仅在杜塞尔多夫参加了今年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的游行,12月初柏林中国使馆门前也有他的身影。他说,参加"白纸抗议"是因为中国能出现这样的反抗实在太难得了,"目前的'窗口'可能很快,甚至已经正在关上,我们必须抓住这个时机,让更多人关注到被迫害的维吾尔人。"

在德国出生的Esma是一名大三学生,今年4月她和朋友们共同创办了"whatifithappenedtoyou",一个为维吾尔人维权和发声的民间公益组织。当记者问她在新疆的家人近况如何时,Esma说:"除了父母和姐妹之外,我所有的亲人都仍然生活在中国,但他们下落不明已经超过4年了。"

"我不知道我的亲人们是否被关在拘禁营里,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活着…" Esma称在新疆,据她所知,那些有亲人生活在海外的维吾尔人被关进拘禁营的概率更高。

因顾及到亲人的安全问题,"维吾尔男孩"对讲述自己的情况讳莫如深。他小心地透露,目前自己和家人还能偶尔联系,但痛苦的是,已有许多年无法彼此敞开心扉了。每次与他们的通话中都充斥着一股异常正式的气氛,除了肤浅的问候之外,家人会生硬地叮嘱他要爱党爱国,不要忘记国语。然而至于他们的日常生活怎样?中国政府究竟是如何对待他们的?护照是否还在自己手中,以及新疆拘禁营等话题都是绝对的禁忌。

2019年,由《纽约时报》首次发布的"新疆公安文件"震惊了世界。大量中国境内维吾尔、哈萨克等少数民族在新疆被侵犯人权的证据第一次呈现在人们面前。人们因文件中指出的各种严刑、性犯罪和强制绝育、引产等践踏尊严的罪行惊愕不已,该文件引起的广泛关注使许多维吾尔人认为他们终于将迎来自由的曙光。

然而现实却不是这样。批评者认为,3年后的今天,"新疆公安文件"的真实性已经越来越得到认可,但国际社会看似严厉的口诛笔伐,在他们绥靖中国的行动前面显得苍白无力。

2022年11月4日,在50个联合国成员国因新疆问题联合谴责中国仅几天后,德国总理肖尔茨带领德国商界首脑访问中国,让维吾尔人组织及其声援者无法理解。

德国总理肖尔茨11月初访问中国

德国总理肖尔茨11月初访问中国

"我认识的德国人常一边对我们表示同情,一边又说他们无能为力","维吾尔男孩"的声音显得无力和脆弱,他说,他知道要求其他国家放弃自身的利益去支持维吾尔人是不现实和不应该的。"唉,只能说我们很无奈,也很矛盾…" "但欧美国家不是口口声声坚持保护人权吗?"他轻声自问道。

今年5月24号,包括德国明镜周刊(Das Spiegel)和巴伐利亚广播(Bayerischer Rundfunk)在内的14家国际媒体发表了联合调查报告,再一次展示新疆压迫少数民族的事实。 德国外交部长贝尔博克(Analena Baerbock)紧接着在当日发表讲话称:"这些令人震惊的文件证明了在新疆发生的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

2022年8月31日,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公署发布对《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权关切问题的评估》,正式声明了中国新疆当地政府"在实施反恐和反'极端主义'战略的背景下,犯下了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

发达国家严厉谴责

2022年9月1日,联合国人权评估报告发表的第二天,中国外交部痛斥该报告为"美国及一些西方势力一手策划和制造的,完全非法、无效的报告。" 9月26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收到了一份支持中国的集体声明。伊朗、俄罗斯、古巴、中亚三国(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沙特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69个国家提出他们视新疆、香港和西藏事务为中国内政,并反对别国对其进行干预。

"维吾尔男孩"对德国之声说,中国近年来不断采取的贸易笼络,使许多发展中国家毫无底线的倒向了中国政府。"原本大多数维吾尔人逃离中国后的首要目的地是土耳其、中亚或阿拉伯半岛等地区,然而许多人却像我一样,最终不得不辗转到欧美国家避难。"

"维吾尔人的护照到期后会被中国领事馆告知必须回国续期,但回去就等于自投罗网。""维吾尔男孩"指出。海外五年多的个人经验和观察告诉他,除了土耳其对维吾尔人的庇护政策还相对友好以外,一些中亚和阿拉伯国家甚至会将维吾尔人遣返回中国,而且这一情况在2019年后发生的非常频繁。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沙特(2022.12.9)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沙特(2022.12.9)

今年10月31日,关于新疆人权问题的国际纷争又一次被推向高潮。德国、美国、英国、瑞士、乌克兰和土耳其等50个国家联署表达了他们对中国在新疆侵犯人权问题的担忧,再次声明新疆境内涉嫌有针对维吾尔和哈萨克等民族犯下的歧视性和肆意的拘禁、酷刑、性犯罪和强制绝育等危害人类的罪行。

次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驳斥了50国的联合声明,并称:"新疆的人权状况怎么样,新疆各族人民最有发言权。"

沉默的新疆维吾尔人

Esma和"维吾尔男孩"对德国之声说,近年来逐渐有更多人知道新疆以及"新疆公安文件"、拘禁营的真实存在,但这一点并没有改变维吾尔人在中国内外的境遇。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在《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权关切问题的评估》中总结道,有迹象显示针对维吾尔等少数族裔的集中"拘禁营"起码大规模的发生于2017至2019年间。但在此后,继续以"反恐怖主义"和"反极端主义"为名而延长拘役时限的情况甚至有增加的趋势。

两年前,"维吾尔男孩"已身处海外,原来在新疆上学时的"维族班"微信群突然把他踢了出去,甚至有两个朋友还跟他断绝了往来。一开始他很生气,找到以前的班长理论,班长说:"我们还都在内地啊,请你理解一下。" 面对这样的"众叛亲离","维吾尔男孩"说他已逐渐理解和接受了。这些年中国当局镇压他们的势头太严峻,有时候连国外的人给维吾尔人的微信点赞都可能会让他们陷入未知的危险。

"所以在这场大火之前,我还从没有公开为维吾尔人发声过…以前总觉得自己的能力很微小,并且根本无力切实地帮到他们","维吾尔男孩"坦言。2016年离开中国后,没有什么社会资源和金钱的他孤身一人辗转在外,全靠远亲的一些支持度日。与许多身在海外的维吾尔人一样,因为担心中国境内家人可能会随时遭到逮捕,沉默变成了他们长久以来唯一的选择。许多维吾尔人深知,中国政府的"手伸得太长了",自己在海外的一举一动都影响着中国境内亲友们的命运。

"维吾尔男孩"的这一担心不是没有理由。联合国人权办的新疆评估报告中有这样的句子:"新疆政策的履行超越国界,不但分离了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其他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家庭关系,也切断了人与人之间的联系,而对公开谈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经历的海外流亡人群的恐吓和威胁模式则使情况更加恶化。"

新疆的社会和司法透明度几乎为零,"维吾尔男孩"的担忧因此也从未消失过,"没有人知道上个月乌鲁木齐街上抗议的那些人后来怎么样了?有没有人被捕?会不会遭到秋后清算?我只听到了个别在新疆的人说,有信息屏蔽车开进小区给他们断网。"

新疆一座”职业培训中心“门前

新疆一座”职业培训中心“门前

"请别成为共犯"

直至目前,还没有迹象表明德国将对新疆人权问题与中国政府开展任何实质性的交涉,关于该议题的国际声讨看似又暂告一段落。

对于肖尔茨亲赴北京会晤习近平的行为,Esma和"维吾尔男孩"都表现出了相同的疑惑和无奈。Esma说:"维吾尔人所遭到的迫害是一件已经被证实的事实。那么多直接的证据摆在眼前,德国政府的作法却还是那么不明确,我真的感到非常非常的失望。"

"维吾尔男孩"语气极为沮丧地说:"没有人知道里面(新疆)正在发生什么!?近几年来,维吾尔人逃出中国的机会更是异常渺茫... 每当我一遍一遍地对家人重复那些连自己都快无法相信的希望时,心里真的很难受。"

"维吾尔男孩"反复重申,希望中国人能多去了解和关注维吾尔人被迫害的经历,并且要一同"自救"。Esma脸上带着微笑说:"我很高兴看到来自香港、台湾、西藏和中国的人跟维吾尔人站在一起反抗独裁和暴力。" 她表示,他们抗争的核心是为了千千万万的普通人,不单单只是关于一个民族或某种信仰的。"不幸可能会降临到任何人头上,如果不站出来为正义发声,那么我们就会成为不义的共犯。"

与Esma相比,"维吾尔男孩"的声音始终透着些许忧郁。

"无论他乡的生活怎样,都是很难生根的… "东突厥斯坦"是我的家乡,我不想称它为新疆,因为这个词给我带来的只有痛苦。" 在微微停顿了一下后,他语气坚定地说:"我真的很想有一天能回到故乡,再一次拥抱家人、朋友和我童年的回忆… … 为此我可以放弃现在所有的一切。"

 

林双是一名居住工作在柏林的自由撰稿人。出于对个人安全的保护考量,使用笔名进行写作。

© 2023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