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伊寧封城逾40日 民眾上網求援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2.09.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新疆伊寧封城逾40日 民眾上網求援

在中國多地持續封城之際,新疆伊寧市因已封城長達40天,當地居民紛紛在社交媒體上向外求援。專家認為,中國之所以堅持清零政策,是因為該政策已成意識形態問題。

Uiguren China

新疆伊寧市因本土疫情已封城超過40天,當地民眾因物資跟食物缺乏,紛紛上傳視頻至社交媒體網站求援助。

(德國之聲中文網)過去幾週,中國因多地傳出新冠疫情變得更嚴重,使政府在33個城市施行某種程度的封城,這也讓多達6500萬的中國居民生活再度嚴重受到限制。除了四川省成都持續執行嚴格的封城外,新疆伊寧市更是傳出已封城超過40天。

長期從海外關注新疆情勢的維吾爾學者阿不都外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自上週便透過推特,分享伊犁當地維吾爾人上傳至抖音或快手等社交媒體平台的求救影片。微博跟其他社交媒體的消息顯示,當地政府嚴禁民眾出門,有住家的大門甚至被封死。部分影片還顯示民眾必須以繩索降至1樓拿取物資,或是核酸採樣員搭乘雲梯車為被封控的民眾進行檢測。

在中國社交媒體平台微博上,仍有不少民眾在「伊寧超話」的頁面尋求外界協助。9月8日,一位用戶表示自己與2歲女兒確診,孩子發燒39度向社區書記通報,卻遲遲未被安排去醫院。另一名網友「是燒燒了」也寫到,目前伊寧市已封城40天,「有八旬老人獨自居家無法進食,數個4歲或5歲的孩童發燒40度沒人管」。這名網友寫道:「孕婦臨產期無人問,坐月子的在隔離點只能吃一天的重油重鹽有辣子的隔離餐。這就是一刀切嗎?」

雖然德國之聲無法單方面證實上述網民分享內容的真實性,但部分內容與阿尤普分享給德國之聲的視頻內容,以及德國之聲訪問到家人在伊寧當地維吾爾人敘述的情況類似。在德國之聲收到的其中一個視頻中,一位伊寧當地的維吾爾女子表示,她有家人目前在當地的隔離中心,而過去7天封城都沒能獲得食物,打電話給當地官方也無人接聽。她稱自己的兒子已連續3天有流鼻血的狀況,自己也有心臟相關的問題,擔心若情況持續下去,自己與兒子的健康會惡化。

而另一名雙親跟岳父岳母都住在伊寧當地的海外維吾爾人Yasinuf則是在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表示,他與妻子兩天前跟家人聯繫時,當地家人表示封城近40天,仍無法透過政府取得足夠的食物或物資,只能試圖向其他人購買。他說:「兩天前,我的岳母有點不舒服,有人聽說後報警,說這個房子裡有人在咳嗽。後來很多人到我岳母家,把她帶到另一個地方進行隔離。」

Yasinuf補充道:「我岳母跟岳父現在在不同的地方隔離,他們沒有足夠的食物可以吃。我岳母告訴我妻子,社交視頻中呈現的情況,與伊寧當地現在的情況一樣。任何不遵守政府規定的人,都會被帶走。」

阿尤普11日也與德國之聲分享2段視頻,內容顯示一群伊寧當地居民在街道上抗議,表示他們仍然缺乏食物或藥品。他表示,這些視頻很快便被社交媒體平台刪除,一開始上傳相關視頻的帳號也消失。阿尤普告訴德國之聲:「自從社交媒體上開始出現這些視頻,我便開始吃不下飯,我妻子看完這些視頻後,也睡不著覺。目前伊寧當地的情況,真的非常的慘。」

當地政府調整就醫問題

在連日來伊寧民眾在網上分享封城後遇到的各種難題後,新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人民政府上週五(9月9日)表示,伊寧市民眾反映的就醫難問題確實存在,而相關問題也反映出當地工作還有不足。根據中國日報9日報導,伊犁州黨委與政府「對由此給各族群眾生活帶來的影響與不便表示深深的歉意,針對群眾關心的就醫問題,當地將立刻進行整改,統籌各類醫療資源,暢通醫療服務渠道,全力保障疫情防控期間群眾就醫需求」。

Treffen Aktivisten und Zeugen des Tiananmen Massakers 1989 China Präsident Tsai Ing Wen

旅美中國法律學者滕彪表示,對中國政府來說,要放棄動態清零也會受到很大的壓力跟阻力,因為除了無法輕易放下之前樹立的「防疫成功」形象外,中國政府也想利用疫情加強對社會的控制。

11日,中國的新京報引述伊寧市公安局的消息,稱近來伊寧市有網民「在互聯網散佈謠言,煽動對立情緒,擾亂疫情防控秩序,造成惡劣社會影響」。其中,有4人因被當局指控散佈不同的虛假信息,被處以5日至10日不等的行政處罰。該報導引述伊寧市公安局表示:「當前,伊寧市疫情防控工作正處在關鍵階段,請廣大網民不造謠、不信謠、不傳謠,共同維護網絡空間秩序。」

專家:清零政策已成意識形態問題

對於中國各地持續因政府嚴格執行封城而傳出民眾向外求援的情況,人權觀察的資深中國研究員王亞秋表示,清零政策在中國已變成一個「政治意識形態問題」。她說:「之前中國疫情控制很好,而美國有一百多萬人死亡時,中國政府便向國內宣傳,稱自己的制度好,這也使中國的防疫政策升級成政治路線問題。」

王亞秋指出,一旦防疫政策成為意識形態問題,中國政府便很難再回頭。她告訴德國之聲:「若中國政府否定之前的政策,便是否定習近平。此外,若民主國家政府防疫搞得很差,肯定會被人民批評。但中國因為沒有反饋機制,當地領導人不會考慮人民的聲音,只會考慮如何讓中國中央政府高層滿意,因為他們認為人民的心聲對他們的仕途沒有影響。」

目前在美國紐約市立大學亨特學院任教的中國法律學者滕彪向德國之聲表示,中國的疫情控制方式從現在來看,「完全不可理喻」。他說:「中國政府在疫情最開始還宣稱自己的防疫措施在全球領先,但這種防疫的代價是巨大的,不僅給人民的基本權利與生活帶來極大的危害與不便,也對經濟造成很大傷害。」

他表示,對中國政府來說,要放棄動態清零也會受到很大的壓力跟阻力,因為除了無法輕易放下之前樹立的「防疫成功」形象外,中國政府也想利用疫情加強對社會的控制。滕彪告訴德國之聲:「中國政府推行的健康碼、封城等防疫措施,都是讓他們控制每一個地方、每個家庭或每個人的絕佳機會。這種防疫措施配合中國政府的大數據與科學技術,讓中國政府能實現嚴密全面控制社會的目標。」

9日,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在出席防疫相關的會議時表示,中國多地發生聚集性疫情,政府要採取堅決果斷的措施,盡快控制住疫情。除了確保防控資源儲備外,孫春蘭還說:「要提高科學精準防控水平,堅決整治『層層加碼』、『一刀切』,最大限度減少疫情對群眾生產生活的影響。」

王亞秋與滕彪都認為,雖然越來越多中國人在經歷漫長的封城後,開始出現想要離開中國的想法,但有能力離開的,仍是屬於少數人。滕彪說:「很多人深受中國防疫政策所害,決定離開中國到其他國家生活,但當然很多想離開中國的人,會因為其他原因無法離開,但疫情會讓那些猶豫不覺得人,下定決心離開。」

即便如此,王亞秋說因為中國政府長期對國內宣傳其他國家防疫情況很糟,所以仍有部分中國人相信相關論述,認為中國政府的防疫措施有其必要性。她告訴德國之聲:「很多在中國的人會覺得,雖然生活過得痛苦,但至少他保住了性命,沒有得到新冠病毒。而對普通人說,除非極端狀況發生在自己身上,在不清楚國外真實情況之際,他們仍會接受中國的現況。」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