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期”——漫话中共党史术语系列之九 | 时事评论 | DW | 14.10.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事评论

“新时期”——漫话中共党史术语系列之九

“新时期”,大致是社会科学界尤其是党史界,对于1976年粉碎“四人帮”以来历史时期的概括。延续多年,在官方和书面语言中至今还在用。

06 - 60 Jahre China im Umbruch | Die Kulturrevolution | Personenkult

资深媒体人徐庆全:“新时期”明确地将“文革”前和“文革”后予以严格区分,而从历史的延续性来说,“文革”前从1949年至1976年的毛泽东时代,就应当是“旧时期”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新时期”语出何时?很少有人考察。我把那几年的《人民日报》和有关文献翻来翻去,查到最早出现这个词,大概——只敢用“大概”这个词——是华国锋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政治报告。这个报告是1977年8月12日做的,1977年8月18日全会通过后发表的。在这个报告中,华国锋说:

第一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结束,使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进入新的发展时期。在进入这个新时期的关键时刻,党中央作出了抓纲治国的战略决策,这就是在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激烈斗争中,实现安定团结,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达到天下大治。

与华国锋讲话相衔接,在十一大上,不管是叶剑英的《关于修改党的章程的报告》、邓小平的闭幕词,还是大会的公报决议,都有相同或相近的表述。叶剑英的表述为“新的时期”,邓小平表述为“新的发展时期”,公报表述为“新的发展时期”。华、叶、邓及公报都没有用“新时期”这样一个固定的词组——华国锋虽然用到“新时期”这个词组,但前面是有铺垫的,是指“新的发展时期”,与叶、邓及公报的表述相一致。

大概这次会议以后,就有了将“新的时期”或“新的发展时期”概括为“新时期”的概念了。

至于是谁首先做了这样的概括,要给出答案,必须翻遍那个时期所有的资料,这里只能就我所看到的资料来说话。在我看到的资料中,似乎“新时期”这个概念首先是在文学界使用的。

1978年5月底至6月初,中国文学艺术家联合会召开粉碎“四人帮”以来第一次全委扩大会议。6月5日通过的《中国文联第三届三次全委扩大会议决议》中,用了“新时期文艺”的概念。这年12月,“文革”前文艺界的“巨头”、刚刚复出的周扬,在广东省文艺座谈会上做了长篇讲话。后来整理成文的题目就是《社会主义新时期文学艺术问题》。之后,在文艺界人士的文章中,“新时期”成为一个固定概念。推而广之,或许可以说,“新时期”一词由此滥斛。

可是,细细地推究起来,把粉碎“四人帮”以后的历史用“新时期”这个概念来定位,是很成问题的:
第一,这个概念不符合十一大报告表述的原意。华、叶、邓及大会公报的表述,用意很明显,所谓“新的时期”或“新的发展时期”,是相对于“文革”前而言的,是相对于社会主义历史阶段而言的,并不是明确地将“文革”前和“文革”后予以严格区分;而用“新时期”这个概念,则对“文革”前、后做了严格的区分——前者为“旧”后者为“新”,似乎1949年以来的历史由此分野。这从一贯用词考究的周扬的说法也可以得到印证。周扬在广东的讲话中用了“新时期”的提法,但前面有个“社会主义”的定语,用意很明显:所谓“新时期”,是“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的“新”。似乎周扬刻意在避免给人造成历史要由此分野的印象,或可说是准确地理解了华国锋等人或十一大公报表述的原意。当然,后来“新时期”被广泛运用,周扬用词也不那么考究了。

第二,历史是有连续性的,对于一个时期的命名,要与此前或此后的历史相对应,不能孤立地乱命名。后来“新时期”被广泛运用,显然没有考虑到历史延续性这个问题。“新时期”明确地将“文革”前和“文革”后予以严格区分,而从历史的延续性来说,“文革”前从1949年至1976年的毛泽东时代,就应当是“旧时期”了;再往前推,1949年以前就是“旧旧时期”了。这样一细究,“新时期”这个词就有可能引起历史书写的混乱。因为谁也不会说毛泽东时代是“旧时期”,1949年以前是“旧旧时期”。我想,当年华国锋等中央领导在讲话中用“新的时期”或“新的发展时期”,周扬在“新时期”前加上“社会主义”的定语,不明确地用“新时期”这个词,不敢说他们当时就考虑到历史的连续性的问题,至少可以说,他们用词是相当谨慎的。

第二,单纯地分析“新时期”这个概念,也讲不通。所谓“新”,是相对于以往的“旧”而言的。那么,这个“新”字,就是说,相对于1976年以前,从1976年或者说1978年以后,我们全部改弦更张了,大道维新了,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了。事实上并不如此。我们在经济上是彻底抛弃了毛泽东体制下的那一套,这应该没有问题,但政治体制的改革至今仍在“积极稳妥”地推进着,尤其是在思想意识形态的管理上,并没有大的突破。所以,通常意义上说的“新时期”,只能是局部的“新”而不是全体的“新”。既然是局部的而不是全体的“新”,怎么能统称之为“新时期”呢?

第三,“新时期”的开始时间是1976年或者说1978年,但截至时间呢?1990年代以后还是不是“新时期”?新世纪以来一直到今天,还是不是“新时期”?退一步说,即使是“新时期”这个概念用得对,可一个历史时期总有个截至时间,但目前好像官方没有一个权威的说法。进入1990年代后,由于有了“三代领导人”的提法,官方和学界开始用“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江泽民时代”这样说法,也有学者用“后新时期”,或“后邓小平时代”诸如此类的说法。这些概念的出现,说明人们觉得用“新时期”这个概念不能说明问题。但“新时期”这个概念还在用,虽然不像1980年代用得那样广泛了。
或许还应该再追问一点,为什么当年“新时期”这个概念会大行其道?这恐怕既与我们历史文化传统有关,又与当年的个人崇拜意识有关。就历史文化传统来说,历史上的皇帝登基,或改朝代或改年号,以示“大道维新”,“新时期”当为流韵犹存的表现。就当年个人崇拜意识来说,承接“文革”中的个人崇拜,华国锋被视为“英明领袖”。既是“英明领袖”,开辟个历史“新时期”,自然就不在话下了。

 

系列报道说明:

无论何时代,中共的宣传语言都很接地气,随时皆可因地制宜地把通俗易懂的白话纳入文件,形成一系列政治术语。历经国共内战的散文大家王鼎钧就认为,国共较量,国败共胜,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国民党行"文言文",深奥难懂,政府文告难以贯彻到底层;而中共行"白话文",以"顺口溜"宣传政策理念,则深入人心。到2021年,中共将立党百年。中国当代史学者、资深媒体人徐庆全纵观百年历程,以"名词解释"方式解读中共党史政治术语。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