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报》遭整肃传递政治信号? | 北京观察 | DW | 18.07.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北京观察

《新快报》遭整肃传递政治信号?

《新快报》突然遭到整肃,报纸版块被阉割,总编被调职,有人认为这与该报转载有关政治局委员知青生活的报道有关,但其它发布相同报道的媒体却安然无恙。整肃《新快报》会不会是“十八大”前的杀鸡儆猴之举?

广州《羊城晚报》旗下的新锐媒体《新快报》最近遭到整肃,自7月16日开始,该报的评论、国际国内新闻、深度等多个必备版块均被取消,仅剩下文体娱乐和本地新闻版块。据悉,下达整肃指令的是广东省委宣传部。

敢言媒体的敌人遍天下

广东媒体以大胆敢言而著称,从《南方周末》到《南方都市报》,虽然屡次遭到整肃,但依然难改之前的风格,时常敢于碰触舆论火线。在继这两家报纸之后,《新快报》异军突起,扛起了舆论监督的大旗,成为了广东媒体当中一颗耀眼的明珠。

虽然中宣部等新闻主管部门一直在想方设法通过发禁令的方式来钳制媒体进行异地监督,但《新快报》在此前却大量报道省外消息,包括近期的天津蓟县大火以及四川什邡官民冲突等。在两年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美国高谈政改,最先报道的媒体除却湖南长沙的《潇湘晨报》外就是《新快报》了。

为了提升报纸的品质和影响力,《新快报》在过去一年多时间内招募了一大批知名调查记者。这些记者所作的采访报道基本上都是负面消息,就在今年2月7日,该报记者刘虎发布了深度报道,揭露了石油巨头中石化在四川放高利贷和霸占民营公司的丑闻,令中石化高层大为光火。在看到该报遭到整肃的消息后,中石化管理层欢呼雀跃,刘虎在7月17日中午收到中石化的短信,短信称其报道是对中石化的"造谣、污蔑、诽谤"。

《新快报》每天发行一期,迄今为止,深度报道不一而足,因为都是以调查性新闻揭露弊端,所以,该报的敌人可谓遍天下。一些异地官员和企业高管对其报道恨之入骨,只是,因为其报道内容尊重事实,而且不在其管辖范围内,所以无法直接对其进行报复,不过,通过关系向新闻主管部门告刁状的则大有人在。

遭整肃后难现昔日辉煌

《新快报》遭到宣传部门整肃,不仅报纸版块被阉割,而且总编辑陆扶民也被调职。陆扶民于7月16日下午5点多钟通过新浪微博证实了他被调职的消息,虽然他转任《羊城晚报》政文部主任,但这种非正常职务调整对于《新快报》而言显然是沉重打击。

据悉,《新快报》员工称接到总编室通知,通知称以后所有广东省外题材全部不做,哪怕电话采访也不可以。国内国际新闻版撤,意见周刊大道周刊撤,所有评论深度报道都不能碰国内新闻,无论正面负面。可见,对《新快报》的整肃非常彻底,新来的总编辑即使对陆扶民有萧规曹随之心,恐怕也难以逾越这些明确的条条框框。

涉高官报道并非被整肃根源

《新快报》遭整肃引起了海内外舆论的强烈关注,公众纷纷猜测该报是因何惹祸。大部分舆论都将矛头指向该报于7月10转载《济南日报》头一天的一篇报道,那就是《政治局委员们的知青岁月》。该报道涉及到的现任政治局委员包括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李源潮、张德江。

通过这篇报道的标题,其实很容易搜索到这篇报道,其实,转载该报道的不仅有《新快报》,还有《河南商报》,首发该报道的《济南日报》和转发的《河南商报》均安然无恙,而《新快报》却遭到整肃,显示上述报道跟《新快报》遭到整肃并无直接联系。另外,通读该报道不难发现,报道其实还是意在美化这些政治局委员的正面形象。

当然,《新快报》的这种遭遇肯定是跟其报道有关的,不是一篇报道,而是一系列的报道。在今年5月,中央将曾长期在《经济日报》社任职的新华社副社长庹震空降到广东出任省委宣传部长,其实就是在有意控制广东的舆论。当时就有人猜测,庹震很可能会拿某一媒体开刀。果不其然,两个月之后,《新快报》便被整肃得支离破碎、面目全非。

"十八大"前舆论将进一步收紧

现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一直以比较开明的形象著称,他在讲话中曾大力鼓励媒体进行舆论监督,汪洋决定整肃《新快报》的可能性不大,这要么是庹震的自主动作,要么是中宣部和中央高层的指定动作。当然,此事对于汪洋的形象多少还是会有负面影响,因为《新快报》毕竟是他治下的媒体。

庹震之所以被中央空降到广东主管宣传,显然隐含着对广东媒体的担忧,因为在今年下半年,中共中央将召开"十八大"。每逢党代会之前,舆论都会被收紧,广东媒体比较敢逆龙鳞,所以,需要一个思想比较保守的宣传官员来控制广东的舆论。从《新快报》被整肃来看,中央高层对于广东的媒体应该可以高枕无忧了。

其实,宣传部门在整肃《新快报》的同时,《南方都市报》的现实版和网络版的评论部分也遭到了阉割。所以,这很可能是一种政治信号,那就是在"十八大"之前,新闻主管部门对媒体的控制将比以往更为严厉,稍有不慎便可能赴《新快报》后尘。倘若真的如此,估计在未来几个月内,还会有媒体遭殃。

2012年7月17日

作者:刘逸明

责编:达扬

作者简介:刘逸明,1980年出生于湖北鄂州 。担任过《中国民营》杂志社驻深圳记者。现为自由撰稿人,网络特邀编辑。2011年1月被评为凤凰网2010年度十大写手之一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