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中国移民带来的冲击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7.08.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新加坡:中国移民带来的冲击

前中国籍的乒乓球选手为新加坡在伦敦奥运上摘下女子单打铜牌,但部分新加坡人却对“外来移民”赢得的奖牌引以为耻。新加坡人对中国移民的增加越发不满,虽然语言与血缘相近,但双方在这个岛国上却不断发生摩擦。

(德国之声中文网)对极度缺乏人力资源、长期依靠引进外国移民提升劳动力的新加坡而言,移民政策和移民问题一直是被新加坡民众放大检视的课题。日前新加坡乒乓球选手冯天薇在伦敦奥运会上拿下女子单打铜牌,这是新加坡52年来首次在单打项目中摘下奖牌。但很多新加坡人对此却并不领情,许多人认为前中国籍的冯天薇只是政府引进的外来人才,无法代表新加坡。根据一份雅虎新加坡网站做的问卷调查,17227名受访者中,有77%的人对外来人才所赢回的奖牌不感到骄傲。这样的结果或许会让总认为自己的成就便是"华人之光"的中国感到愕然。

Singapor Skyline Nacht

新加坡人口在十年间增加了近100万

新加坡政府自1990年代起不断积极引进外来移民,其中中国移民占绝大多数。新加坡统计局最新的数据显示,2000年时新加坡的总人口数仅400万人,在11年间总人口数提升至约520万,2011年的移民人数将近140万人,其中还不包括已归化新加坡公民或永久居民的外藉人士,移民人口约占五分之一。

中国移民引发社会矛盾

询问任何一个生活在当地数年的本地或外地人,几乎都会异口同声的说:"近年的中国移民实在太多太多"。新加坡的中国移民人口在过去几年大幅上升,无论是在公共场所、大众运输、公司企业或机关学校中都能看到中国人的身影。新加坡政府的用意十分明显,引进语言和文化相近的中国人才,不仅能促进当地经济发展,而且不易有种族之间的隔阂问题。新加坡因为敏感的地缘政治关系, 政府需要维持一定的民族比例, 因此从周边国家和大中华地区吸引华人移民。由于港台的经济较为发达,移民的意愿相对不高,因此新加坡政府自1990年代便针对中国大陆地区吸引移民,过去数年的中国移民数更出现爆炸性的成长。

Gewinner der Parlamentswahlen in Singapur Lee Hsien Loong

新加坡执政党人民行动党近年积极引进中国人才

虽然新加坡政府的算盘打得不错,但是中国移民并未如预期融入当地社会。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吸收移民的速度过快,过去十年间增加了近百万的人口,本地人的生存空间明显缩减。而报章媒体上关于中国移民的负面新闻层出不穷,新加坡人对中国移民的不满越发强烈。

数月前,一名领取新加坡政府奖学金的中国学生在网上骂新加坡人是狗引起公愤,认为这样的外来人才"忘恩负义",要求取消其奖学金。今年5月,一名驾驶法拉利的四川人疑因超速撞死了出租车司机及乘客,酿成3人死亡的悲剧。由于肇事者是中国大陆富商,新加坡人排中的情绪更加激烈,排山倒海的批评认为此类"财大气粗"、"嚣张"的中国移民便是移民政策所带来的恶性后果。

另一起事件则突显出新加坡人对中国移民的负面看法:6月间媒体和网络热烈报道和讨论一个视频,一名中年妇女在地铁上责备一名女子让位过慢,以英文斥责她"八成是从中国来的"。事实上,让座的女子也是新加坡人。此类单一事件显示出部分新加坡民众对中国移民的排斥以及刻板印象。

生活空间缩水 "上班挤不上公交"

从事海外华人及新移民研究的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游俊豪分析说,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直至1990年代新加坡开放引进外来人才,两国间并未有太多交集,中国和新加坡的关系逐渐疏远。在1990年开放后,新加坡人对中国人的印象是"来自不同社会体制的一群人",生活水平不比新加坡。但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过去数年赴新加坡的中国人颠覆了当地人既往的印象,他们购买奢侈品牌,消费力超过许多新加坡民众。

此外,经常在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时事评论的新加坡佛学院助理教授纪赟认为,中国新移民给新加坡最大的冲击主要来自物价和房价;举例而言,中国人只要把上海、北京或深圳的一套房子卖掉便可在新加坡轻松购置一套政府组屋(由政府承建的房屋),意即中国房价的增长间接推动新加坡房市,虽然新移民的购房比例不高,"但他们就像鲶鱼一样搅动了本地的市场,并拉高了房价"。

Singapur City

新加坡移民人数大增,公共交通系统不胜负荷

游俊豪则表示:"中国的新移民人数很多,当这个数量大起来的时候,在地人会觉得受到威胁。中国人增加的速度太快,人们可能觉得赶不上去适应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

纪赟进一步解释这个现象说:"其实这些年很多人都认为新加坡人非常排外,但就我来看,新加坡人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宽容最不排外的地区之一。只是当你突然发现每天上班时都挤不上公交,当你发现你想买套房子却有四、五个外地移民在与你争抢时,再怎样理性地解释新加坡需要移民也是没有用的,因为他们确实挤占了一定的生存空间。"

移民带来的竞争

为了吸引中国人才,新加坡政府给与外来移民各种优惠,包括提供优秀的中国留学生政府奖学金和助学金。1999年从中国前往新加坡求学的李健文在大学时申请了政府助学金,条件是毕业后必须在新加坡工作五年。目前在当地就业并且成为新加坡公民的李健文在求学阶段也观察到新加坡人对于中国留学生的不满情绪:

"本身我自己大学的同学,他们对中国的印象也不太好。有一些同学会觉得中国同学比较骄傲,因为他们比较聪明,觉得他们讲话口气比较傲慢。"

在新加坡生活了近13年的李健文说,近几年新加坡人对待中国人的态度确实发生改变,甚至产生许多负面观感;但她身边大部分的中国移民都尽力尝试融入当地社会。

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因为学习能力优异,在学校中容易引起同侪的竞争心理,在企业中也是本地人的强大竞争对手。一名从事人力管理的新加坡人表示:"工作上他们有一些人薪水要求比较低,学历方面比我们高,带来强力竞争。那些高学历的人来到新加坡,他们不会认为自己是新加坡的一份子,什么都是中国最好,也不会想要融入新加坡。"

另一名从事银行业的新加坡人认为,在日常生活中与职场上偶尔能感受到新加坡人对中国移民的排斥,而媒体报道的中国负面新闻也造成她对中国的负面印象。针对是否赞成新加坡继续引进中国人才,她表示:"我不赞成,我真的不赞成。新加坡很小,太多的中国人让新加坡好像一个小型中国,而他们不融入社会。有时候他们来这里看起来是不开心、不情愿的。"

Singapur City

地狭人稠的新加坡近年增加了许多中国移民

中国移民太"聪明"难以融入新加坡

究竟为何中国移民难以融入新加坡社会?血缘、文化和语言的相似为何无法成为族群融合的有效助力?游俊豪分析新加坡人对华人身份的认同感时说:"尽管是属于同一个种族,但是他是来自不同的国家。所以当新加坡人碰到中国人的时候,他们不会认为这是华人碰到华人,而是两个不同国、族的人碰在一起了。"

本身也是中国移民的纪赟说:"就思想上而言,两地居民就有很大的文化差异。中国新移民往往太'聪明',但在一个契约社会里,太聪明的人往往会让人觉得未必靠得住。这主要还是与中国社会的现状有关。在中国合法的事往往比非法的还要难办,所以在这种社会里生存的人,往往就学会了一整套的变通与取巧的方法,喜欢在办事时绕过规则或干脆忽视规则。但在一个健全的社会中,这种人往往会因为太聪明而最终吃亏。"

他以假造学历为例解释说,在新加坡移民政策较松时,许多中国移民办了假学历,因为在中国即使被查到拥有假学历也无大碍,但在新加坡这是一件要追究受罚的事,一旦这种投机取巧的人多了,必然会导致他所属的族群受到"特别关照"。

除此之外,学习当地的语言也是融入异国社会的基本底线,但许多新移民总是嘲笑当地人的英语口音,将其作为拒绝学习英语的借口。事实上,不少中国人是为了更方便的护照、更好的生活条件或子女的教育环境才来到新加坡。而许多中国人将新加坡视为前往第三国的跳板也是中国移民不愿融入社会的主因。

是"华人"但不是中国人

Tianwei Feng Tischtennis Spielerin

新加坡乒乓球选手冯天薇在伦敦奥运摘下铜牌

在争论乒乓球选手冯天薇的移民身份时,仍是有不少新加坡人对其表示支持。一名网友写道:"她为新加坡付出的远比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多。批评她的人应该感到羞耻。重点不是她原先的国籍,而是她对这个国家的贡献。"

从事银行业的陈姓受访者说,身为新加坡人,她对于这样的胜利形式虽然不感到特别骄傲,但承认新加坡社会确实不注重体育发展,对愿意融入社会并带来实质贡献的外来移民并不排斥。

纪赟指出,总体而言,包括中国移民在内的新移民对新加坡的确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使新加坡避免因人口萎缩而衰亡,并且也影响当地的经济和政治活力。

游俊豪也肯定移民政策带来正面效应:"新加坡必须面对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在地人口的老化程度很高,在经济领域方面人才和蓝领阶级的劳力都非常短缺,它很需要外来人才帮助整个国家发展。"

自2010年以来,新加坡移民局明显放缓移民政策,收紧筛选的条件和要求,让受到外来移民冲击的普通民众得以喘息。但就长远而言,吸收移民仍是新加坡政府无法舍弃的政策。无论如何,中国移民的增加已经是既定事实,族群的融合成为当前不容忽视的问题。

Singapur City

纪赟:吸收移民将是新加坡的不二之选。

纪赟在访问的最后表示,融入社会是一个双方面的问题,本地人及新加坡政府也必须负一定责任;但移民是移民者的主动选择,外来者不可能要求移民的社会适应自己。从马来西亚移民新加坡超过10年的游俊豪以自身的经历为例:

"哪怕是在同一个国家里,这个村到另一个村,还是有一个融入的障碍在里面。问题是你面对的障碍是什么,新加坡的障碍不是不能克服的。"

作者:张筠青

责编:李鱼

广告